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290章 ——靠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90章 ——靠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个老道长着黑头发、黑眉毛,却留着一捧雪白的胡须,很是有些奇怪。

    陆天放见他神闲气定、颇有风度,猜想这个人就是了真的师父司马徒。

    果然,那两个道士到了高知县家门前停下来,跟看门的说了几句什么;看门的入内不大工夫,高衙内和了然等人就迎了出来。

    奶奶的,又添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可是自己这边连点谱都还没有呢!唉,当初是自己想得太简单喽!

    陆天放刚要转身离开,有人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陆天放以为是敌人,抢出两步回身便要出掌,没想到站在他身前的却是李逵。

    “哎呀!你干什么去了?”陆天放不无埋怨的问道:“都快急死我了!”

    李逵却嘿嘿的笑了,“好事、好事,有好事儿!”

    “什么好事儿?”陆天放先从他手里拿过黄金棍,忽然闻到他嘴里一股酒气,不由皱眉道:“你跑去喝酒了?”

    “不喝酒哪有好事呀?”

    陆天放这个气呀,“喝酒还有好事儿?喝酒最是误事!你说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啊?”

    李逵不愿意了,板起脸来说道:“你听俺说啊!你还没听呢,怎么就知道不是好事...?”

    此处离高知县府不远,陆天放生怕他的大嗓门引来祸事,看看柴禾在推车上便叉起来担在肩上、拉了他走开。

    两个人进了一条僻街,到无人处陆天放才问道:“你说说吧李大哥,我看是什么好事儿?”

    李逵说道:“俺喝酒是有缘由的,你走后俺碰到李小乙了,他可是县牢里的伙夫、前次就是他带俺去见的武松。”

    “哦...?”陆天放听出了点意思,“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俺请他喝了顿酒,他就把县牢里的事儿跟俺说了,他说县牢里埋了火药是真的...”

    我的天啊!这不是废话嘛!陆天放苦笑道:“当然是真的,他就跟你说这个?”

    “你莫急嘛!他还说了,点火药的引信就在县牢后院东侧的柴房里,如果咱们把引信弄掉、那火药不是就不能炸了吗?”

    哟呵!陆天放看着李逵笑了,没想到这个莽汉也有细心的一面。

    李逵纳闷的问道:“你笑什么,难道俺说的不对吗?”

    “对对对,你说的对...”陆天放连连点头,这好事来得太突然,让他一时不敢相信。

    “那就行了,俺的几袋白薯没白费。”

    兴奋劲儿很快就过去了,陆天放冷静的想了想问道:“你和那个李小乙...是什么关系?”

    李逵答道:“他是俺的本家,他爷爷的爷爷跟俺爷爷的爸爸是堂兄弟,俺俩从小就在一起玩、后来他娶了媳妇就不跟俺玩了...。”

    什么爷爷的爸爸、爸爸的爷爷,陆天放可理不清这种亲属关系,又问道:“你是怎么碰到他的?”

    “他是伙夫嘛!去买菜从这里路过。”

    “他这个人...可靠吗?”

    “俺都说了,俺和他打小一起玩...还是本家。”李逵说道。

    “好吧!咱俩得找个地方休息,养足了精神再说...。”

    陆天放让李逵在偏僻处找了家小客栈,还跟店家讨价说用柴禾顶房钱...

    这时还没到中午,两个人进房一觉睡到了天黑。吃饭时陆天放仔细琢磨了一番,认为李小乙应该没有问题,劫县牢的事情可以一试!

    陆天放跟李逵说今晚去劫狱,让他做好心理准备。李逵是个不怕事的主,听说去劫狱还挺高兴呢!

    两个人吃过饭又倒在床上休息,直到三更过半、两个人才起来,陆天放带着他从窗子跳出去。

    陆天放每个细节都想到了,两个人不走大路、穿小街、走小巷来到县牢。

    离远看县牢一片安静,只门口点了两只风灯,十来个兵士站在门口闲说话。

    两个人隐在树后观察了一番,陆天放低声说道:“你在这守着,我先进去探一探,如果里面有动静你就把门口那几个人解决掉、劈开大门,能做到吗?”

    “你放心吧!十来个人不在话下。”李逵应道。

    “那好...记住了,没有动静你千万不能动手。”陆天放又嘱咐了一番才绕到县牢后面。

    离得县牢后墙五六米远有几棵大树,陆天放看好四外无人才轻快的来到树下,纵身跳到一棵树上。

    县牢围墙有四米高,陆天放所在位置超过了五米、院内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奶奶的,果然是有防范、陆天放只扫了一眼就看到二十多个兵士,这还不算屋角墙边看不到之处。

    县牢后院西北角有三间房,烟囱里还冒着淡淡的白烟、那里应该是厨房,东墙边有一个低矮的小房、按位置说应该就是柴房了。

    但是院子里那么多人怎么才能进入柴房呢?这时,一个狱卒打扮的人从牢房西侧走过来,在他身后还跟了条黄毛大狗。

    陆天放心中一动,神识进入系统找到召唤符,伸手挥了挥。那条黄毛大狗怔了一下,突然扭头向前面狂奔、一边跑一边狂吠。

    “怎么回事?张头儿?”有人问道。

    那个狱卒愣了愣,“不好,前面出事了!”说着抽出腰刀向前面跑去。

    刚才问话的声音说道:“都过去看看。”一声令下,七八十人从隐身处奔出、分从牢房东西两侧跑向前面。

    陆天放趁这工夫跳进院子,看好四四下无人迅速来到柴房,刚要推门里面有人说话。

    “外面出什么事了?”

    “谁知道啊,怕是劫狱的来了吧?”

    “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大牢里埋伏了这么多人还敢劫狱?”

    “你傻呀!劫狱的当然不知道里面有这么多人。”

    “呵呵,也是。”先前那人问道:“那咱们什么时候点火药啊?”

    “你这个人真迷糊,说了几次了、不是得等牢房屋顶的人给咱们发信号吗?”

    嘿嘿,陆天放听了心中窃喜,这样一来可简单了;破坏引信容易惊动其他人,干掉发信号的人可是神不知鬼不觉呀!

    陆天放立刻倒纵出去,脚尖一点便上了牢房屋顶;伏低身子一观察,发现在屋脊中央支起一个小棚,棚里似乎有人...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