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271章 ——高俅的出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1章 ——高俅的出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陆天放问道:“高衙内怎么会是你师弟呢?”

    “他爸爸跟我师父是师兄弟,”了真答道:“所以他就是我师弟喽!”

    “你说什么?”陆天放惊讶道:“高俅也是茅山道士吗?”

    “他在茅山呆过,不过、不做道士好多年了吧!”

    “奶奶的,原来高俅是个臭老道!”

    “你才臭呢!”了真不愿意听了。

    “呃...?”陆天放愣了一下,“我是说高俅是臭老道,又没说你!再说了,你也差不多,高俅是臭豆腐你是臭鸡蛋!”

    “你才是臭鸡蛋呢...!”

    “不许犟嘴!我说你是你就是,再敢犟嘴我...扒你衣服,亲你胸脯了!”

    了真气得狠狠瞪他,下意识的抱紧了双臂。别说,她的胸还真够挺拔的。

    奶奶的,高俅是老道!这回事情就都好解释了,但是...得想办法出去啊!

    还没等陆天放想出办法,忽然响起咔嗤咔嗤的声音,同时大荷叶嗡嗡的响。

    “什么声音?”了真惊奇的问。

    陆天放看得明白,大荷叶在逐渐的变小,荷叶边缘摩擦地面发出咔嗤声。

    靠!这是什么意思?想用这东西把老子挤死吗?哎哟!这可怎么办呀?

    了真也觉察到了,立时惊慌起来,“这可怎么办呀...何师叔,我在里面呢...大师兄...大师兄,我在里面呢!”

    “喊也没有用的,她们都知道你在这里的!”大荷叶隔了这么长时间才开始变小,外面的人肯定是经过商量的。

    可是了真并不相信他的话,依然蹲在地上,冲着荷叶下的缝隙向外面喊;正如陆天放猜测的那样,外面没有人应声。

    感觉荷叶变得越小荷叶的收缩速度越快,花瓣和荷叶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窄,从最初的七八米变成五六米、三四米...

    “怎么办啊?”了真焦急的问。

    “别问我,这是你那个三八师叔想弄死你!关我屁事?”陆天放自然也心急如焚,但是却想不出办法阻止。

    眼看着空间越来越小,只剩下两米多宽了,了真吓得哭起来。

    陆天放脑中猛然一闪,急忙把黄金棍支在荷叶和花瓣之间。奶奶的,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不行的话就得被挤死!

    转眼间荷叶便顶到了棍头上,两头顶紧后荷叶的收缩停了下来。

    了真兴奋的拍手,“好哎!这个办法管用,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

    陆天放这个气呀!问道:“你从哪看出我像个笨蛋的了?”

    “没有,这不夸你呢嘛...”一句话没说完,荷叶再次向里收缩,了真惊叫起来。

    荷叶的收缩可并不因为她的叫声而停止,还在一寸一寸的前进,把花瓣都顶歪了;说来也怪那花瓣仿佛很硬很脆,倾斜角度稍大一点便折断了。

    那些花瓣都是一瓣咬一瓣,这瓣断了紧挨着的两瓣也跟着折断了,再后面两瓣也变了形。

    了真嘀咕道:“这个办法不行啊!花瓣都折断了咱俩还是会被挤死。”

    “你说点吉利话行不行?”陆天放很恼火,当一个人面临危险却又无法解决时火气都会很大。

    说话工夫黄金棍就顶在第二层花瓣上,再过一会、第二层花瓣也相继折断;接下去是对面的两层,到最后只剩下侧面的两个瓣了。

    到这时荷叶已经缩小到只有三米的直径,而且还在不停的缩小,终于、黄金棍顶在了两侧的荷叶上。

    陆天放的小心脏提起老高,他也不知道荷叶到底是什么材质的,是否能把黄金棍折断或者压弯。

    被黄金棍顶住的两侧荷叶不动了,但是横向的两侧继续往里收缩,无奈之下陆天放和了真只好躲到剩下的两片花瓣之间。

    那是不足一米的空间,两个人得贴身而立,身体接触、呼吸可闻;了真尴尬之极,低着头忽然说:“你转过去呗?”

    靠!这时候还在意这个?陆天放气恼道:“你自己转过去不就行了嘛!”

    了真抬头白了他一眼,鼻子差点没撞到他下巴上、吓得她连忙低头,低得狠了脑门磕在他脸上。

    陆天放连忙说道:“我可没动呀!是你自己贴过来的。”

    了真红了脸也不说话,慢慢的转身;但是空间太小了,刚转了三十度胸脯就顶到他身上。

    陆天放也不动,心想你自己贴过来的总怪不到我吧!了真犹豫了一会儿,努力吐气含胸,猛的转过去了。

    但是事情没有按她所想,她是典型的前撅后翘型,前面躲开了后面又贴上了。

    偏偏她后部很丰满又很敏感,总想拉开俩个人之间的距离、便用力贴到荷叶上,但是又坚持不了多久、一会儿又贴回来;反反复复的几次,把陆天放撩拨得支起了凉棚。

    这时天气不是很冷、大家都没穿棉衣,哪里会感觉不到?于是乎了真更害羞得不行,但是这次就算她紧紧贴到荷叶上也躲不开了。

    陆天放也非常尴尬,尽力往后躲,了真突然侧头骂道:“你怎么这么下.流呢?臭不要脸的,我紧着躲你还往前顶啊!”

    “不是啊大姐,”陆天放委屈道:“那...它就那么长,我还能砍掉一截吗?”

    “吹牛吧...!”话未说完忽听得咔的一声响,了真愣了愣,“什么声音,不会是你的棍子断了吧?”

    陆天放也很担心,张望之下发现右侧的荷叶底边裂开一到口子,不大、一拃来长。

    “哇!这东西还是没有我的黄金棍结实,”陆天放兴奋的说道:“咱们有救了!”

    “太好了!”了真一高兴忘了后面还顶着东西呢,猛一转身令得陆天放很受伤。

    紧接着又是咔咔两声轻响,随即嘭的一声大响;瞬间眼前一片光明,大荷叶被黄金棍撑成了两半。

    陆天放立时拾起黄金棍,推开半爿荷叶跳了出去;何仙姑和了然、了空正站一旁,看着被撑坏的荷叶吃惊不已。

    陆天放冷笑说道:“何仙姑,你还有什么法宝,都拿出来吧!”

    “你混蛋!”何仙姑伸手一招,两片荷叶缩小后飞入她的手中,“敢弄坏了我的法宝,你赔我...!”

    “等一等!”了真忽然插嘴打断她,“何师叔,大师兄、三师兄,你们知不知道我也在荷叶下面呢?”

    何仙姑、了然三个人相互看了看,一时无人回答。陆天放心想:好,我先看看你们窝里斗。

    了真果然怒气冲冲的问道:“你们既然知道我在荷叶下面还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是想让我跟他一块死呗?”...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