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263章 ——家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3章 ——家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陆天放和土豆回到家,还没等两个人下马忽然传来一声呼喝,道路两侧的墙头上突然冒出许多官兵来。

    “西门庆,你竟然敢勾结反叛乱党,”随着说话声从大门里又涌出二十多个官兵,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几岁的汉子,用手里钢刀一指,“来人,给我拿下!”

    “哈哈...”陆天放左右看了看,来的官兵也不过一百来个人,笑着问道:“就凭你们这些人,也想拿我?”

    “西门庆,你也太狂妄自大了吧?”那个都头微微撇着嘴说道:“我知道你打死了景阳冈上的猛虎,但是我们弟兄可不是一只虎能比的!

    知道好歹的就束手就擒,别让我们兄弟费劲,否则、把你剁成十七八块可就难看了。”话音一落众官兵齐声大笑,纷纷从墙头跳落。

    “嘿嘿,那你们就剁剁看!”陆天放突然伸手一招,不知怎么手里便凭空多了一把钢刀。

    众官兵诧异,张目寻视却发现带队都头手里的刀没了。那都头更是惊骇,“你...你会法术?”

    “老子会魔术...舍不得就还给你!”陆天放甩手掷出钢刀。

    钢刀刀尖冲前直奔那都头飞去,都头伸手去接、却慢了两拍,钢刀直插进他的胸膛,众官兵见了都惊呆了。

    “都给老子听好了!”陆天放高声说道:“当今皇帝昏庸、乱臣贼子当道,老子今天反了!想抓老子立功的就上来,否则扔下刀子走人!”

    带队的都头虽然死了,但是下面还有两个队长呢!立刻大声呼喝,约束众兵士上前攻击。

    陆天放纵身下马,没有称手的兵器便向冲到前面的兵士拍出一记降魔掌;那降魔掌连鬼怪都降得了,何况这些普通的兵士?

    一掌拍出,当先的四五个兵士齐齐的倒撞出去,把后面的十来个人都撞倒了;陆天放双手一招便有两把钢刀飞过来,随手抛出就有两个人死于刀下。

    北宋末年没有什么战事,这些兵士几乎都没上过战场,见陆天放一出手便打倒了一片、杀死了三个人,都吓得纷纷退后。

    “不许退!给我上!”一个队长倒是有些胆量,举着钢刀向陆天放冲去。

    土豆看上去就是个十三四岁的半大男孩,众官兵的注意力都在陆天放身上、谁都没有理会他。

    这时队长从他马侧经过,土豆一伸手就把他的钢刀夺了过来,还没等那队长反应过来便挥刀砍死了。

    众官兵见了更是吃惊,土豆趁机喊道:“再不走都得死!”

    一个小男孩轻描淡写的就杀了强壮有力的队长,这也太Dm恐怖了!众官兵早被吓得胆战心惊,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跑啊!唏哩胡噜的都跟着跑了。

    “一群脓包!”陆天放拍拍手说道:“指着他们打仗,大宋朝早就灭亡了!”

    “没灭也差不多少,”土豆说道:“还不是让金兵打得北宋变成了南宋。”

    “让我说是赵匡胤国号起的不好,”陆天放边进府边说:“宋朝、宋朝,可不都送给人家了嘛...!”

    奇怪,走进头层院子没有看到人,二进院子里也没有人。土豆大声喊:“人呢...都到哪去了?”

    前面隐约传来说话声,两个人连忙赶到第三进院子,没走几步呢就看到了几个官兵。

    两个官兵抬着陆天放的黄金棍、两个人抬着土豆的九齿钉钯,另有两人在旁护卫、管家杨通福也跟在后面。

    “混蛋!”土豆怒骂,“你们想偷老子的钉钯啊?”

    几个官兵见了他们俩停下了脚步,一个人拔出钢刀喝问:“你们是什么人?”

    “哈!你在我家问我是什么人?”陆天放伸手一指,“把我的棍子拿过来。”

    杨通福在后面低声说了句什么,那两个负责护卫的官兵立刻冲上来。

    “你们找死!”陆天放手掌一招,黄金棍立刻飞到了他手里,两个官兵只见眼前黄光一闪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另外四个官兵见了转身就跑,实在是太紧张了,那两个抬钯子的都忘了扔掉钯子。

    土豆冲上去一脚就踢到了后面那个,九齿钉钯落地把前边那个也带倒了。土豆抓起钉钯,一钯一个把四个兵士都打死了。

    杨通福呆呆的站在原地,紧张得浑身发抖,“老...老爷,多亏你回来的及时呀...!”

    陆天放扫了他一眼,冷笑着问道:“杨管家,这些官兵是怎么知道我的棍子藏在哪的呢?”

    “我...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宋江藏在庄园里也是你告的密吧?”

    “不是...”杨通福目光闪烁,“老爷,我怎么能...能告密呢...?”

    “王八蛋,凭你还想骗我?老子平生最恨你这种家贼了!”陆天放手起一棍打死了。

    两个人来到第五进院子才在澡堂子里发现了家人,包括吴月娘、李瓶儿在内的所有人都被关在那里。

    李瓶儿头一个扑进陆天放怀里,哭得身子乱颤,吴月娘被占了地方只好抱住了陆天放的肩膀,“老爷,这是怎么回事啊?他们...他们说你是反叛。”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陆天放安慰道:“你们回屋好生休息吧!没有人敢再来骚扰了。”

    李瓶儿抱着他不肯放手,“我不...我要跟老爷在一起。”

    “不行,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此时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陆天放推开她二人,吩咐家丁自己走了就关闭大门。

    那边的土豆却走不了啦!因为梅儿拉着他不放,嘴里还说:“你一个小孩子干什么去?别再让人打了哭鼻子。”

    “嘘、嘘...我哪点让你看出像孩子了?”土豆心爱她不忍心强挣,商量的说道:“快放手,我和老爷去办正经事儿...。”

    “看你,都没有钯子高,你能办什么事儿啊?”梅儿死死拉着他不肯放手。

    陆天放已经走出几步了,这时停步说道:“土豆,你还行不行,可别也学你爹耙耳朵呀!”

    “怎么可能呢...快松开,一会老爷不高兴了。”土豆连哄带推的总算摆脱开来。

    两个人立时出府,上马直奔县衙,路上陆天放还笑话他搞不定自己女人。

    土豆反驳道:“敢情你左一个右一个的,都争着要你。我可就这么一个,惹生气了我晚上还睡不睡觉了...?”

    县城能有多大,不多时两个人便来到县衙,离老远就看县衙之外围了好多官兵...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