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256章 ——及时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56章 ——及时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陆天放惊讶道:“李兄,你我是同乡又是好朋友,我告你干什么呀?你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哼哼!”李道元拿鼻孔出冷气,“这些都是我不明白的地方...”

    李道元忽然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子,我知道你不是西门庆,但是不管你是谁...都给我滚远点、别碍我的事儿,否则你得死!”

    “啊...李兄,你受刺激了吧?我不是西门庆我是谁呀?这几天的大牢把你蹲傻了...怎么净说胡话呢?”

    “记住我的话...别碍我的事儿...!”李道元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往回走、上了马和高衙内等人催马离开。

    “山药,这是有人出卖你呀!”土豆在身后说。

    “哼!你还没看明白,”陆天放说道:“是高衙内救他出来的...那个赵知县可没想放他。”

    “是了,凭着高俅的身份,赵知县当然是什么都说了...咱们怎么办?”

    “有什么怎么办的?我的任务是收服梁山上的人,跟他们无干...哎哟!土豆,高俅陷害林冲是哪年的事情?”

    土豆咂嘴道:“山药,你拿我当百科全书使用呢?”

    “你小子不是总自负学富五车嘛!”陆天放笑着说,“高衙内回京城是对付林冲去了,既然他回来了林冲怕是要下大狱了!”

    “你的意思...咱俩去救他出来?”

    “来不及了,等咱俩到了京城、林冲怕是早发配走了...等等武松的消息吧...!”

    陆天放话音刚落,一个西门府里的家丁跑过来,“老爷...老爷。”

    “怎么了,家里出事儿了吗?”

    “没有,是...是武二爷回来了,”那个家丁说道:“他还带了个人回来,请老爷回去说话。”

    “哦...我知道了。”陆天放和土豆立刻赶回家中。

    陆天放径直来到第三进院子,见厅堂之上武松正陪了个面目黝黑的中年汉子坐着。

    “大哥,”见他走进来武松立刻起身,介绍道:“这位便是俺结义哥哥宋江宋公明,他为人仗义江湖好汉都称他呼保义、及时雨的便是!”

    “哎呀呀!”陆天放紧走几步抓起宋江的手,摇个不停,“宋大哥,我早闻哥哥的大名、只是无缘结识,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啊!”

    “过奖过奖,这位便是...”宋江看一眼武松,“打虎英雄西门庆兄弟吗?”

    “英雄不敢当,在下便是西门庆。”陆天放热情的让座。

    宋江上下好一番打量,啧啧称赞,“真看不出,看西门兄弟文质彬彬的,竟然能空手打死猛虎。”

    “那都是小事、不算什么,哪里比得上宋大哥的义薄云天啊!”

    宋江连连摆手,“我那才是小事情,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江湖救急不救穷、都是理所应当之事啊...!”

    陆天放心想:这人怎么都是套词啊?听着倒像是跑码头卖艺的!

    “大哥...”武松瞟了眼一旁的土豆,“俺有话跟你说。”

    陆天放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说道:“你说吧,什么事情都不用避讳春儿。”

    “大哥,宋江大哥摊上了官司、正被官府通缉,能不能暂时住在这儿?”武松说话,宋江在一旁眨着小眼睛看着。

    “当然可以,”陆天放心中暗喜,这刚好是个机会呀!“宋大哥尽管在我这儿住着,多久都无所谓...不知道宋大哥摊上了什么官司?”

    武松说道:“说来话长,朝中老贼蔡京过生日、大名府知府梁中书从百姓身上刮了许多民脂民膏做为生日礼物要送到京城去;

    托塔天王晁盖带领一帮兄弟把生辰纲截了,大哥听说过晁盖哥哥吗?”

    “听说过,江湖传说他很是仗义...”陆天放当然知道智取生辰纲的事情。

    宋江接口说道:“我与晁盖平素交好,官府知晓了此事要缉拿他,我岂能坐视不理?便暗中给他通风报信,不想此事被小妾阎婆惜知道了;

    那阎婆惜与郓城县贴书后司张文远勾搭成.奸,她以此事为把柄要挟于我,我一怒之下杀了她。”

    “杀得好!”陆天放拍手说道:“我平生最恨那些忘恩负义、蝇蝇苟且的小人,宋大哥果然是义薄云天、敢作敢当的好汉!兄弟佩服。”

    宋江连连摆手,说道:“人生在世当然以义气为先,为朋友两肋插刀嘛!我总不能为了女人插朋友两刀吧?”

    众人大笑,陆天放心想这宋江果然是对朋友仗义,看他小个子跟土豆差不多高、这种人可是一肚子心眼啊!想要收服他自己可得费些心思。

    陆天放立刻让土豆去告诉后厨准备酒席,盛情款待宋江、武松。他自然了解他们这些江湖人物,净捡他们爱听的言语说,三个人聊得非常融洽。

    闲谈中陆天放了解到,晁盖、吴用和公孙策那些人已经押着生辰纲上了梁山。暗想这可不太好,自己若是去得太晚怕是难以坐上这头把交椅呀...

    三个人酒饮尽兴,各自休息。西门府里人多眼杂,第二天一早陆天放便安排宋江到乡下庄园里去住;那边清净、也没有官府差人,先避一避风头再说。

    陆天放本来想安排武松一起去的,但是武松要回家看望兄嫂,只好耽误了一天再去。

    私下里,陆天放跟土豆说了自己的担心。土豆说道:“没关系,那个托塔天王晁盖并不在一百单八将之列,宋江才是最后的梁山头把交椅;目前他在这儿呢,你还担心什么?”

    “关键我都不知道怎么算收服他们?是我坐上头把交椅就算呢,还是...不对呀!我记得后来梁山上这些人被朝廷收编了,好像死了不少吧?”

    “嗯嗯,大部分都死了。”土豆问道:“那当初孙师伯是怎么跟你交待的呀?”

    陆天放摇头,“他每次说话都不说仔细喽!就说我得收服那些人,还得最终娶到萧七月。”

    “谁让你不问清楚的...”土豆眨眨圆眼睛说道:“会不会是...让这一百零八个人心里服你就行了?”

    “嘿嘿,那倒好办了,我亮手功夫出来他们谁不服...?”

    说是说,事情应该没有这样简单才对;什么事都不怕去做,重要的是你得知道做什么。

    陆天放目前最确定的一点就是他得守护着潘金莲,所以隔天他又来到紫石街。

    离得老远,他便看到武大郎的炊饼店前站着几个人,他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