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253章 ——把柄(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53章 ——把柄(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陆天放记清他们埋人的位置后便悄悄的出了李府,心想这可是个大把柄,自己得好好利用一下。

    回想李道元和王婆三个人的谈话,听起来那个高公子还真是高俅的儿子,可是高俅的儿子怎么会跑去学法术呢?

    他还说是李道元教的他,这时却叫他师兄,王八蛋、他们的师父又是谁呢?

    奶奶的,今天好像听到了挺多东西、但是感觉更一头雾水了,这Dm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一夜无话,第二天土豆看到他就询问探听到什么情况,陆天放告诉了他、两个人研究了一阵子也没得出什么结果。

    吃过早饭,陆天放骑马直奔县衙。将到县衙门口刚好碰到了捕快班头秦成,秦成笑着拱手,“西门都头,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呀?”

    陆天放心中一动,便拉了他来到一旁无人处,秦成纳闷的问:“西门都头,什么事儿还这么神神秘秘的?”

    “对你来说绝对是好事儿,”陆天放笑着说:“我偶然得知了一个命案,元凶和尸体我都知道在哪。”

    “哦?”秦成立刻来了兴致,“我得先谢谢西门大官人照顾了,呵呵...元凶是哪一个?”

    “李大户...怎么样,这回油水够大吧?”

    “天啊!李道元...”秦成惊讶道:“他怎么...会杀人?”

    陆天放说道:“他的女人和他家的家人私通,刚好被他撞到了、他便失手打死了那个家人...尸体就埋在他家后花园一个小池塘的东南角上...”

    “此话当真?”

    “嗐!这种事情我能闹着玩吗?”陆天放低声说:“我和李大户是同乡、平时又常来往,不便出面首告,所以...。”

    “懂了懂了,”秦成连连点头,“我这就去禀告赵大人,抓人刨尸...!”这个案子油水可是大大的有,秦成谢过陆天放立刻进县衙去了...

    嘿嘿,这种事情陆天放懒得露面,拨转马头回府、静等消息。

    果然,不到中午阳谷县街面上就传开了,说李大户打死了人、被抓起来了!

    陆天放听到消息后把管家杨通福找了来,封了二百两银子给他让他去交给知县赵无知。

    杨通福纳闷的问:“老爷,月钱都按时给赵大人送去了,这是什么钱啊?”

    “这是李大户的钱,”陆天放笑着说:“你把这二百两银子交给赵知县,也不用多说、只说一句话...李大户家的田产太多了,他自然就明白了!”

    杨通福嘿嘿笑了,“老爷,我懂了。”

    等到下午,杨通福把那二百两银子原封不动的拿了回来,而且还带回了赵知县的一句话:李道元家的案子有蹊跷,得仔细的慢慢的审理。

    杨通福问:“老爷,你说他这话是啥意思呀?”

    陆天放转了转眼珠,骂道:“这个狗官,你这么做是想独吞了李家的家产...

    我猜想李家想保李道元的命肯定送了大量的银子,赵知县贪得无厌、李家就得变卖家产,你让人出去打听打听...!”

    果然,接下来的几天李家低价出售了许多房产、田产;阳谷县没有谁能吞下这许多房产和田产,再说一听说西门庆要买一般人都躲得远远的,陆天放很是捡了些便宜...

    时间过得很快,七八天了李大户的案子也没有结案,但是秋收结束了;大事完毕那天,陆天放让厨房多做好菜犒劳众人,顺便给土豆和梅儿两个人成亲。

    土豆都快乐颠馅了,梅儿却老大的不情愿,连给陆天放敬酒都撅着嘴;土豆才不管那些,不等宴席结束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她回新房。

    照例两个新人还有个小宴席、喝交杯酒,酒喝过了土豆急匆匆吃了几口菜便脱起了衣服。

    梅儿撅着嘴问道:“天刚黑,你急吼吼的弄啥了?”

    “你说弄啥?一男一女成亲了还能弄啥?”土豆脱得只剩件中衣了,梅儿却坐在那不动窝,土豆一着急就把她抱上了床。

    梅儿白着眼珠看他,“你这么小,还没长大呢就想学大人做那事啊?我看过两年再说吧...!”

    “为什么呀?你怎么就知道我小了!”土豆气恼道。

    “看你的人就知道了...”梅儿下意识的伸手摸过去,立时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啊...你这是...怎么回事?”

    土豆边脱她衣服边说道:“一看你就是没读过书,人小不等于本钱小,懂不?快些吧,你...!”

    梅儿不再噘嘴了、也不再推延了,三下五除二两个人就开始尝试彼此的深浅、长短了...

    土豆是初尝人间美味,美得鼻涕冒泡了、乐此不疲的要了一次又一次;梅儿也是空旷了多时,倒也乐于奉迎他,两个人很短时间内就恩爱无间了。

    第二天快到中午了,陆天放才看到土豆,笑着问:“感觉怎么样啊?”

    土豆摇了摇头,“腿儿软、身子飘,像踩着棉花走路一样。”

    “哈哈,你小子倒是悠着点啊!那是你媳妇了,又不是一次性消费。”陆天放好奇的问:“弄了几次啊?”

    土豆嘿嘿笑着说:“鲫鱼有多少刺?”

    “我的天,都数不过来了...!”

    隔天,府里的女红活儿也都完成了;双倍工钱外,陆天放又给了潘金莲十两银子。

    自从潘金莲进府两个人始终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这时潘金莲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施礼感谢。

    陆天放说道:“自己人不用客气,嫂子回去后自己当心些...特别是那个王婆。”

    “哦...?”潘金莲不解的问:“为什么?”

    “这...”陆天放也没法解释,只说道:“我看王婆那人心术不正,嫂子千万别相信他。”

    “嗯嗯,我记得大官人的话。”潘金莲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转身走了。

    土豆立时凑过来,“山药,既然基本确定她就是萧七月了,就不应该让她离开啊!”

    “活儿都干完了,怎么留人家?我现在是正义和善良的化身,美貌与智慧并重,我得保持形象...”

    “得得,你现在怎么这样虚荣啊?”

    “这叫认清自我...李道元在牢里,高衙内在京城,应该没有危险...哎?”陆天放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李道元和高衙内都说要破掉潘金莲的处子身,好像那是个必须完成的任务;但是,潘金莲在李府时李道元为什么没有做到?

    凭他的法力,潘金莲没有可能阻挡得住啊?难道潘金莲要自杀就能吓住李道元吗?李道元还说他们俩个人打了个赌,都是Dm胡扯蛋!李道元在骗自己...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