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240章 ——尊卑有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0章 ——尊卑有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再正经的女人也怕流.氓天天撩拨呀!既然王婆的房子是李大户的家产,无法赶她走、陆天放就得想让潘金莲换个地方。

    但是...该怎么做呢?既能达到目的,还不引人注目,这可是件费脑子的事情!

    “老爷。”春儿走进来。

    “有事儿吗?”陆天放问。

    春儿想要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陆天放刚想追问,梅儿从里门走出来,“老爷,奶奶请你去。”

    “什么事儿?”

    “去了您就知道了。”梅儿说道。

    嘿!她还卖上了关子,看着她闪烁的目光心想这小丫头片子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

    陆天放起身跟她往后院走,她却规规矩矩的没有异常举动。陆天放忍不住再次询问,梅儿笑说:“都说了,你见到大奶奶就知道了。”

    陆天放满腹狐疑,等来后院见吴月娘坐在堂屋里喝茶,“到底什么事儿?”陆天放问道:“梅儿还不肯说。”

    “老爷请坐...”吴月娘摆手让梅儿进房间去,然后以审视的目光望着他,“老爷,您昨天...回来睡的吗?”

    “我是三更天回来的,怕打扰你睡觉就去了西院。”现成的人情,陆天放自然不能浪费,“怎么了?”

    “哦...”吴月娘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你昨天晚上没回来呢...瓶儿妹妹说她房间的门坏了,我奇怪好好的门怎么会坏,便想问问老爷。”

    “喔,我当什么事...门是我弄坏的...”见她一脸疑问陆天放便随口说道:“门有些旧了,也是我用力过猛...就坏了。”

    “真是这样?”

    “我骗你干什么?”陆天放当然不能说出自己听到声音异常的事情。

    “好吧!”吴月娘说道:“还有一件事情、老爷,秋至将冬府里的棉被、棉衣都得拆洗了,可是府中会女红的女子不多、得到外面雇几个人。”

    “这种小事怎么也问我?”

    “府里大小事情、但凡涉及到花销,一向都是老爷做主的呀?”

    “喔...”陆天放才明白西门庆是个守财奴,“这种事情以后你决定好了。”

    “是,老爷。”吴月娘还挺高兴。

    “对了...”陆天放起身要走,忽然想起潘金莲来,说道:“武松的嫂子女红很好,她家里又困难、让她过来帮忙吧!”

    “那当然好,我正愁找不到知根知底的人呢!”

    “我马上让武松去找...。”

    陆天放立刻来到前面、武松却还在酣睡,他思谋着自己去不好看,便让杨通福派个老婆子去请潘金莲来。

    陆天放心想让潘金莲来可谓两全其美,既可以躲开王婆、到了府里自己又可以找机会验证她到底是不是萧七月...

    春儿捧了壶新茶进来,“老爷,我记得您以前不喜欢喝茶呀!”

    春儿十四五岁年纪,大鼻子头、厚嘴唇、看上去挺憨厚,陆天放纳闷西门庆怎么不挑个机灵点儿的贴身服侍?

    “以前...你指哪个以前?”陆天放觉得这小子也有点怪怪的。

    春儿眨巴眨巴眼睛,“我是说...很早以前。”

    “很早以前?你不是才来两个月吗?”

    “哦...老爷没有很早以前呀...?”

    “你到底要说什么?”陆天放更是一头雾水了,“什么叫没有...?”话说一半忽然听到女子说话的声音,扭头看去见一个老婆子领着潘金莲走过来。

    “谢谢大官人想着...帮我。”潘金莲很高兴,一双眼睛喜滋滋的看过来。

    “呀...?”一旁的春儿忽然叫了一声,吃惊的望着潘金莲,“你不是...?”

    潘金莲走进厅堂,向陆天放施了礼才问春儿,“怎么,这个小弟弟认识我?”

    陆天放也很意外,“你说她是谁?”

    春儿看看他又看看潘金莲,嗫嚅道:“我...认错人了。”

    陆天放心生疑窦、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向潘金莲说道:“嫂子,我府里有些女红要做麻烦你过来帮忙,工钱优厚...”

    “看大官人说的,”潘金莲瞟了他一眼,“你和我家二叔是结拜兄弟,咱不就是一家人了嘛!还提什么工钱。”

    “工钱一定得付的,怎么好意思让你白忙活?”陆天放为了避嫌疑便说道:“既然嫂子愿意,就进去见我娘子吧!”说着示意那个老婆子带她进去。

    潘金莲连声称谢,又施了礼才进去。陆天放转向春儿饶有兴趣的端详他,“你...认识刚才那个女人吗?”

    春儿转转眼珠摇头,“回老爷,我不认识,只是...她很像一个人。”

    陆天放心中一动,“她像谁呀?”

    “像我一个姓萧的朋友。”

    “什么...姓萧的朋友?萧七月...”

    这次轮到春儿吃惊了,“你...老爷也认识萧七月?”

    “是啊!萧七月是我朋友,你...你到底是谁呀?”陆天放激动得站了起来,因为认识萧七月的没有多少人啊!

    春儿也一脸惊喜的看他,“我是...老爷是怎么认识萧七月的?”

    “仓房里的耙子是你的吧...你小名叫土豆?”

    “哎哟我去!真是你啊山药!”春儿咧嘴笑了,“我说瞅你这两天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靠!”陆天放掐着腰左看看右看看,“我说土豆,你怎么穿小孩身上了?哈哈...这我哪认得出来啊!我说九齿钉钯怎么突然出现了呢!”

    土豆不好意思的笑了,“我这不是为了改变一下形像嘛!谁知道我那个笨爹把我弄成了这样...!”

    “我的天,我可想死你了...!”两个人热烈拥抱,有两个家人从堂前走过、看到两个人抱在一块都惊讶万分。

    陆天放连忙放开土豆,重新摆出老爷的派头来,大声说道:“春儿,这件事情你办得不错...我说土豆,我来几天了你怎么不认我呀?”

    “可甭提了,”土豆坐到了他对面,“我一到就以为西门庆是你...”

    “起来!”陆天放说道:“你得注意你的身份。”

    土豆扫了一圈没有看到人,笑着咧嘴,“就咱哥俩你还装啥?真当自己是老爷了?”

    “那没有办法,你要是穿成西门庆我也得装孙子。但是现在咱俩可是尊卑有别...快起来,来人了!”

    土豆只好站起来,没看到人才知道被骗了,悻悻的说道:“我说山药,你的运气怎么就那么好呢?不知道又有多少良善妇女被你遭...”

    “少来!”陆天放拦住他,“我这次来得收服梁山上那一百多好汉,我得做个正义的西门庆!”

    “哈哈,拉倒吧你,”土豆笑问:“你敢说你没睡西门庆那俩媳妇儿?”...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