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234章 —— 转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4章 —— 转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陆天放怎么看那东西都像土豆的九齿钉钯,接过手里说道:“这东西的形状是挺奇怪的,你们忙吧!我看看。”

    杨通福继续指挥家人干活,陆天放把头上的泥巴磕掉,翻过来看了看。靠!应该就是九齿钉钯,钯头正中那几个小字还在。

    “杨管家,我交给你的那根金棍收哪了?”陆天放问道。

    杨通福凑过来小声说:“老爷,我锁在账房的柜子里了。那东西太贵重了,可不敢轻易放外头。”

    “你做的好,把这个东西跟棍子锁在一起,钥匙给我。”

    杨通福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是什么呀,还跟金棍放一起?难道自己眼拙,没看出这是个宝贝?

    仔细一打量,果然在泥巴掉落处看到一点金色,连忙喊人把钯子抬走...

    陆天放收了钥匙、拍拍手上的灰土转身往后面走,心中惊疑不已,九齿钉钯怎么在这儿...

    难道土豆也穿过来了吗?可是这府里的人自己都见过了呀!没看出哪个人像土豆啊!

    “老爷。”西门庆的贴身家童春儿不知从哪冒了出来。

    陆天放怔了一下,“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有看到你?”

    “回老爷,我刚到、在你身后你没看见我。”春儿说:“大奶奶说您回来就请你去后宅。”

    “哦...我知道了。”陆天放到厅堂洗了手脸便来到后院。

    刚进后院迎面碰到李瓶儿,“回来了老爷,”李瓶儿满脸的妩媚,“你一定累了吧?”

    “这几天事情多,是有点乏。”陆天放应道。

    李瓶儿凑过来,“那就请老爷到我房间,我帮你松松肩。”

    “月娘找我有事情,过一会儿吧!”

    “哦...老爷,我新学了油爆田螺,今晚到我房来我做给你吃好吗?”说着扭了扭婀娜的身姿,加了一句,“人家都想你了啦!”

    靠!这是变相勾.引自己呢!看着她闪亮的杏眼陆天放心中有些发痒,“好,有时间我就过去。”

    这时梅儿从东跨院走出来,远远的叫声老爷。

    陆天放应了一声走过去,李瓶儿在后说道:“说好了老爷,可不许变卦...!”

    梅儿一直候在门口,陆天放问:“你奶奶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也不清楚,她没跟我说。”梅儿紧随在他身边,忽然小声说道:“老爷,奶奶刚刚睡了。”

    “哦...怎么这时候睡觉?那春儿还说她找我有事情!”

    “奶奶每天都午睡的,没睡前是在等你来着。”

    “害得我急急的赶过来...”陆天放到了堂屋便坐下来,吩咐梅儿沏茶来。

    李大户在白石镇跟王员外争地,这件事情...应该可以利用呀!陆天放望着顶梁琢磨着,怎么利用呢?这头老色.狼太Dm混账了,不管潘金莲是不是萧七月老子也要为民除害、弄他个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哎呀!潘金莲到底是不是萧七月呢?外貌太像了,只是她看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啊!怎么才能确定呢?

    对了,陆天放猛然想起来、萧七月腹部左侧...左侧还是右侧来的,有一个红痣;当时离得远,没看清是痣还是痦子,如果潘金莲肚子上也有就证明她是萧七月了。

    但是,怎么证明啊?总不能直眉楞眼的去问潘金莲呀!偷看?宋朝人穿这么多衣服根本不可能偷看到啊!

    正胡思乱想梅儿端了茶水来,刚沏的茶太热,只好先放到一旁。

    梅儿趁着放茶忽然坐到了他怀里,陆天放不由一愣,问道:“干嘛呀,你?”

    “人家想老爷了,”她小小年纪就会撒娇,搂着脖子在他胸前蹭来蹭去的,“老爷,我也想尝尝龙精虎猛嘛!”

    陆天放笑道:“你晚上不好好睡觉,怎么学着偷听呀?”

    “才没有呢!你和奶奶那么大动静,我想不听都不行...好老爷...”梅儿的身躯扭个不停。

    陆天放被逗起了火,连忙推她下去,口中说:“不行不行...。”

    “为什么不行?”梅儿失望的板起面孔,“以前我说不行,老爷偏偏一点点撩.拨,等人家入了道你却又说不行了?”

    陆天放很是尴尬,又没法解释自己不是西门庆,只好顺口说道:“我...累了,等以后再说好不好?”

    梅儿一听立刻又贴上来,“老爷,你都龙精虎猛了,还用以后呀...?”

    话未说完身后突然响起清咳声,俩人回头见是吴月娘站在回廊口,梅儿急忙退开两步,叫了奶奶。

    吴月娘到没有说什么,向陆天放问道:“老爷可否有空,我想跟你商量些事情。”

    陆天放起身走过来,“什么事儿?”吴月娘却不说话,转身走过回廊进了卧房、一直来到里间才停下。

    陆天放纳闷的问:“什么事儿呀,还怕别人听?”

    “当然,”吴月娘看了他一眼,“老爷请坐...我想问老爷为什么停了自家厨师,到外面买炊饼?再有老爷怎么突然跟人结拜?还把打虎的赏银给了猎户?”

    陆天放可不知道他们两口子平时是什么状态,试探着反问:“娘子是埋怨我花银子了?”

    “那倒不是,咱家的银子都是老爷挣下的,我是说、这跟老爷平素处事不太一样啊!让人猜不透。”

    “哦...呵呵...”一时想不出说辞陆天放先用笑来拖时间,“我的银子有白花的吗?舍得舍得,没有舍哪有得?我想做桩大买卖,目前是在放线呢!”

    “哦...老爷这么说我就懂了。”吴月娘笑了笑,“还有件事情、老爷,梅儿这丫头情.窦已开、你就收了她做偏房吧!”

    哎哟喂!古代的女人真是贤惠啊!居然劝自己老公找小三儿,这也太意外了!

    过后一段时间陆天放才弄明白,吴月娘是因为西门庆太过宠爱李瓶儿、才撺掇他收梅儿做偏房,以分李瓶儿的宠,跟贤惠一点儿不贴边。

    陆天放眨眨眼睛,说道:“梅儿...还太小了吧?”

    吴月娘闻听惊奇的看他,“老爷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呀!去年你就和梅儿...以为我不知道吗?今天怎么又说她小了呢?”

    靠!又让老子尴尬,陆天放心中暗骂西门庆混蛋,嘴上说道:“我在筹划大事,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吧!”...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