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232章 ——铺垫(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2章 ——铺垫(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哦?”赵知县露出惊疑的神色,问道:“李大户...他都说我什么了?”

    来时陆天放早想好了,这时说道:“今天上午夸街后我刚好碰到他,他说多亏出了我这个打虎英雄,否则那些猎户可倒了大霉啦!

    又说虎患问题早就该解决了,官府和经略衙门都是摆设、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哎呀!那些话我都说不出口。”

    赵知县脸色渐渐变得阴沉,哼了一声说道:“我一向待他不薄呀!他居然敢...我叫人喊他来,好好问问他!”

    陆天放连忙说道:“大人,我和他是同乡、您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我当然不能告诉他...不过问了也是白问,他自然不会承认。”赵知县拍下桌子说道:“真是可气!”

    “大人,我倒是有办法帮你出这口气!”

    “哦...”赵知县看了看他,“真的吗?”

    陆天放笑着点头,“李大户为富不仁、穷奢极欲、欺男霸女、横行乡里、百姓共愤,就算杀了他的头都不过分。”

    靠!这些词用在自己身上,恐怕更贴切。陆天放心想。

    赵知县蹙眉沉吟片刻,说道:“那好,你就帮我狠狠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东西...但是,别弄出人命来...!”

    从县衙出来,陆天放仔细琢磨了赵知县的神色、动作,心想他很可能意识到自己是找借口要对付李大户了。

    管他呢!奶奶的,反正你应该知道西门庆和蔡京的关系、银子你也收了、并且我是打着帮你出气的旗帜,哼!出了事你就得兜着。

    至于怎么对付李大户...这个得好好琢磨琢磨,老子连妖魔鬼怪都对付得了,就不信对付不了你一个老色.鬼!

    陆天放哼着小曲往家走,拐过一个街口忽见对面涌来十几个人;有人骑马有人步行、各人手中都拿着棍棒,匆匆忙忙的赶过来。

    陆天放把马带到路边看热闹,见李大户骑着一匹白马夹在人群中便大声问道:“李兄,这是急着去哪啊?”

    李大户在马上看过来,“去乡下办事!”扔下一句话就马不停蹄的去了。

    靠!看他气势汹汹的样子,是要找人打架啊!这时将近中午,陆天放肚子饿了便也没有过多理会、催马径直回家。

    回到家中进了大堂,刚坐下杨通福便跟进来,“老爷,我打听过了,王婆的房子是李大户的家产。”

    “哦...?”陆天放心中一动,又是李大户、事情这么巧吗?

    李大户占不到潘金莲的便宜就把她嫁给了武大郎,又故意让泼皮无赖去骚扰她,为的就是祸害潘金莲。

    而这个王婆主动替自己和潘金莲拉皮条...这事儿怕不是巧合吧?很有可能就是李大户让王婆这么做的!mD还真是无毒不丈夫啊!

    “老爷,”杨通福说道:“李大户是你同乡,你们又交好、他应该会答应卖给咱们吧!”

    陆天放摇头,“既然是他的房子就算了,你不必理会这件事情了...对了,我刚刚碰到他带着一群人急急的出城,你找人打听打听他家出什么事情了。”

    杨通福答应着去了,梅儿从后面走出来,眼睛有一下没一下的看他、嘴角藏着笑。

    陆天放立时想起她的小兔子来,禁不住在她胸前扫过,那里并不如何高耸、但是因为她身材偏瘦看上去也挺饱满。

    “老爷,奶奶请你去吃饭...”梅儿留意到他的目光,微红了脸问:“你看什么呢?”

    陆天放笑问:“你告诉我你笑什么...脸怎么还红了?”

    梅儿更忍不住笑意了,抿了嘴扬头道:“我不告诉你。”

    哟呵!这个样子可不像是下人跟主人说话呀!陆天放心中一动,挑逗道:“是不是思春了,不好意思说啊?”

    “你...”梅儿扫了一眼,见四外没有人忽然靠到他身上来,“老爷,我也想试试龙精虎猛是什么意味。”

    哎哟我去!闹了半天,西门庆连这个小丫头都没放过呀!陆天放颇出意外,连忙推开她,“这个...先去吃饭,老太爷醒酒了吗?”

    “老太爷一早就走了,那时老爷还没起呢。”梅儿快步跟上来,小声说:“老爷,你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

    “呃...?”陆天放心中一惊,“我怎么不一样了?”

    “不知道,你还是你、但是...我就觉得好像不一样了,奶奶也这么说。”

    “她怎么说的?”

    “奶奶说你好像变了个人,就连...就连睡觉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靠!这可不好,容易被人发现啊!陆天放放慢脚步,“梅儿,你说说我到底哪里不一样了?”

    “以前...”梅儿的脸忽然又红了一下,“以前眼前没有外人的时候,你总...总对我那样的。”

    陆天放自然明白她说的那样指的是什么,可是,让自己对一个半大孩子做那种事儿...mD下不去手啊!这个西门庆也太Dm孙子了!

    剩下的路陆天放没有说一句话,他是喜欢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但是做人得有点底线啊!西门庆的风格让他有些适应不了。

    昨天晚上光顾着喝酒了,今天早晨又吃不下东西,陆天放很是有些饿了、吃了三个馒头才罢手,看得吴月娘、李瓶儿直瞪眼睛;没办法,总不能为了装西门庆饿肚皮吧!

    吃过饭,陆天放小睡了一会;醒来时吴月娘告诉他,那个武松回来了。

    嘿!这应该算是个好消息,陆天放立刻起身来到前宅。

    武松一脸沮丧的坐在堂上,给他施礼都没精打采的。陆天放明知故问:“怎么,没有见到你的兄长吗?”

    武松摇头,“有人说,俺兄长搬到阳谷县来了,也不知道消息准不准。”

    “没关系,有缘就一定见到。你放心,我会派人帮你寻找的。”

    “多谢恩公。”

    “等找到再谢吧!”陆天放问道:“武兄弟...你打算如何营生呢?”

    武松对着他摇头,“俺从小只好舞枪弄棒,别的...也不会什么呀!”

    陆天放便说道:“既然这样,武兄弟就住在我这儿吧!我有些药材生意,有时运送贵重药材需要武师互送、你就权当帮我的忙,平时咱哥俩切磋切磋武艺。”

    武松大喜,起身施礼说道:“大恩不言谢,容武二日后相报。”

    “你我意气相投,快别说那些见外的话。”陆天放立刻让人准备酒菜,两个人就在堂上对饮说话。

    第二天陆天放早早起床,叫了武松起来活动筋骨;他是存了心的,两个人就在大门之内活动。

    过不多时听到门外有人喊门,武松离门近便跑去开门,门扇一开武松不禁大叫一声...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