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224章 ——西门大官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24章 ——西门大官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男孩叫一声西门大官人,陆天放差点没跳起来,靠!谁?西门大官人?

    小男孩见他目光不善急忙要走,陆天放见他挎着一个竹篮、篮子里好像装着几只梨,便笑着说:“别走别走,我要买梨。”

    小男孩这才停下来,两只眼珠轱辘轱辘的看他。陆天放四处摸了摸,从长衫里面后腰上解下个袋子,里面有银块也有铜钱。

    “多少钱一个梨呀?”陆天放问道。

    “一个老钱两只梨。”小男孩疑惑的看着他,似乎不相信他会买梨。

    陆天放丢一个铜板在他篮子里,“给我一个梨就好了。”

    小男孩大喜过望,急忙拿了个梨给他。陆天放接过来咬了一口,倒也酸甜可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回大官人,我叫郓哥...。”

    这名字好熟啊!陆天放愈发担心起来,又问道:“你认识我是谁吗?”

    “您是西门庆大官人啊!”郓哥说道:“阳谷县哪个人不认得你?”

    哎哟我去!陆天放身子晃动,手上的梨便掉在地上。郓哥纳闷的问:“西门大官人,你怎么了?”

    “没事儿...我低血糖...。”这是怎么话说的,时间地点都对了、可是人物...我想的是武松啊,怎么穿成西门庆了?

    “西门大官人...你的梨...?”

    “脏了,不要了。”陆天放踉跄着往前走,郓哥从地上拾起梨、在衣襟上擦了擦便大口吃起来。

    奶奶的雄!这可怎么办啊?西门庆收服梁山好汉?这脑洞也太大了吧?西门庆是个恶霸财主呀!梁山好汉怎么能服他呢?

    乖乖龙的咚、猪肉炒大葱,高丽人过年——这可要狗命喽!陆天放闷头往前走,脑中胡思乱想。

    走着走着头顶忽然有风声,陆天放急忙闪身抬头,见一根竹竿从空中落下来、便伸手抓住了。

    再往上看时,见身旁木楼二楼的一扇窗子支开了二尺宽、一张白净净的俏脸正在往下看。

    那女人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长着匀称的长圆脸形,两道长眉微向上挑、毛嘟嘟的一对大眼睛、鼻梁挺直、两片红唇棱线分明。

    美、太美了,陆天放都看呆了,天啊!这不是萧七月嘛!自己一到就碰到她了!“七...?”见对方没有什么反应,陆天放便没叫出来。

    “哎哟!对不住...”上面的女人说道:“奴家一时失手,可曾打到你吗?”

    哎呀!自己认错人了?还是萧七月没带前世的记忆来?陆天放一时愣住了。

    “大官人...西门大官人...!”

    “哦...”陆天放扭过头,见身旁站着一个老女人、冲着自己嘿嘿的笑,“大官人,人家问你话呢!可曾打到了你?”

    “哦...没有,”陆天放这才缓过神来,“没关系,给你竹竿。”

    “大官人稍等...”楼上的女人噔噔跑下楼来,出门来接过竹竿。

    陆天放仔细看了,除了发式和衣服外她分明就是萧七月啊!为什么她不认识自己呢?

    那女人被他盯着不好意思起来,微红了脸施礼道:“多谢大官人不怪奴家。”粉面如蒸更是百媚千娇。

    “不客气、不客气...”陆天放话未说完女人就转身进屋了。

    “官人...大官人...!”刚才那个老女人在茶摊后冲她招手,摊前挂着一个菱形的小木幌,上面写了个王字。

    陆天放猛然惊醒,靠!楼上掉落竹竿打到西门庆,这...这...刚才的年轻女人是潘金莲,开茶水摊的老女人就是王婆啊!

    王婆把手拢在嘴前,“大官人借一步说话。”

    “干什么?”这个老女人最Dm不是东西,陆天放这时就想揍她一顿,想了想还是走进去坐了。

    王婆很是殷勤,倒了新沏的热茶、又抓了花生瓜子过来,陆天放瞥了她一眼,“我可没要,这是你白送的。”

    “呵呵,看大官人说的,”王婆满脸堆笑,“大官人肯进来坐就是瞧得起我,什么钱不钱的,大官人尽管吃。”

    哎哟喂!这老婆子有一套啊!陆天放吃着花生,不动声色的问:“你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怎么样...刚才的那个妙人?”王婆呶嘴问道。

    奶奶的老.骚.货!她还上赶子扯皮条呢!陆天放压着怒气问:“她是不是叫潘金莲,他男人是武大郎?”

    “哟!”王婆拍手说道:“原来西门大官人早就踩好盘子了!”

    踩你娘的头啊!陆天放脑中飞速旋转,怎么办?西门庆垄断官府讼案、横行乡里、欺压良善,在阳谷县恶名早著。

    自己要想收服梁山那帮人...只有一个办法——迅速改变名声,得弄个类似及时雨的侠义之名才行。可是要想在短时间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啊...

    “大官人...”对面的王婆低声说道:“大官人想谁呢想出神了?”

    陆天放瞥了她一眼,“想你呢!”

    “哈哈,大官人真会开玩笑,我这残花败柳的、哪里入得了大官人的眼啊?大官人是在想金莲吧?”

    陆天放心里骂道:就你这付倒霉模样跟花、柳沾边吗?花也是泰坦魔芋花,不但丑陋不堪还奇臭无比;柳也是曲曲柳,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儿端正的地方。

    陆天放脑中忽然一闪,问道:“你听说过武松吗?”

    “武松...?”王婆皱着眉摇头,“大官人说的是五棵松吧?在景阳冈的东边七八里的地方...。”

    “谢谢王婆的茶...”陆天放起身就走。

    “大官人怎么这么着急...大官人...”王婆在后面叫。

    “怎么了?”陆天放回过身。

    “嘿嘿,”王婆嬉笑问道:“大官人,这茶...味道怎么样?”

    “不错、挺好,你说请我随便吃我再给钱就显得看不起你了...”陆天放岂能不明白她的意思,这时只装不懂,“花生也不错。”说着抓了一把边走边吃。

    王婆气得牙根痒痒,但是自己的确是那么说的这时也不能反悔,只暗中嘀咕:哼!你看上那个小娘子了我还怕什么?早晚让你大把大把的给我送银子!

    陆天放自然不知道她的龌龊思想,一路匆忙的回到西门庆的家——娘的,以后就是自己家了。

    一进大门陆天放就大声嚷道:“人呢...人呢...来人!”

    唏哩胡噜的跑来一群人,纷纷问老爷有什么吩咐。

    “牵马来!”陆天放叫不出名字只好含糊的吩咐,“谁知道景阳冈在什么地方?”...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