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188章 ——手足和衣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88章 ——手足和衣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牛金牛咂嘴说道:“我也没有想到这小子会这么强悍,按说他年纪这么小、就算有套什么狗屁自强系统也不应该达到这种程度啊...?”

    白缔珞不由皱了皱眉头,“你就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说说到底该怎么办吧?我姐姐回来了,那小子今天又替巫族人立了大功,你主人答应我的事情还能兑现吗?”

    “肯定的呀,”牛金牛笑着说:“你现在不已经是大巫师了嘛!”

    “现在是顶什么用呀...照着目前情形发展下去我能做得长久吗?再说了,当初咱们约定的可不只是一个大巫师...。”

    “我知道我知道,一切都会兑现的你就放心好了,不就是陆天放这小子嘛!我有办法对付他...咱们就利用查奎星人来对付他!”

    白缔珞疑惑的看他,“利用查奎星人...怎么个利用法儿?”

    牛金牛嘿嘿一笑,“你想想,他今天毁了查奎星人几个飞行器、查奎星人能不记恨他吗?事到如今你也别在意太多了,再牺牲一点儿、咱们可以这样...”...

    再说陆天放等人离开凤凰宫回到住处,由于地理位置偏、她们的住处侥幸没有受到查奎星人的攻击;白晶晶一进门就坐下来沉思不语,白雨荷自去让人准备食物。

    陆天放疑惑的问:“妈,让你说...查奎星人为什么会突然进攻我们?”

    白晶晶看看他,“还不都是你舅舅白缔珞惹的祸,他派人去进攻查奎星球,人家自然要来报复喽!”

    陆天放心想这么说的话好像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呀!他的愧疚心理稍微减轻了一些。

    白晶晶忽然问道:“天放,你说...我是直接问白缔珞你祖母的事情还是策略一些比较好。”

    “不能直接问吧...”陆天放转转眼珠说道:“妈,你还记得帖也娜说的话吗...我那个舅舅大巫师是被人利用了,那么祖母的事就未必是他一个人搞的鬼...。”

    “嗯嗯,帖也娜还说不能透露我母亲在哪,否则她老人家会有危险...”白晶晶咂嘴道:“我才琢磨过味,你祖母是不是被什么人控制了...不会不会,你祖母法力强大谁敢在她太岁头上动土?”

    土豆插了一句,“阿姨,独虎架不住群狼呀!万一有人施暗算、从背后下手呢?防不胜防啊!”

    白晶晶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陆天放说道:“所以我认为您得先忍着,咱们暗中查一查、看看在利用舅舅的到底是什么人?”

    “好好,就按你说的办...。”三个人议论了一番查奎星人、饭菜就端上来了,还没等开吃呢张妙玉从外面快步走进来。

    白雨荷跟她打招呼,说道:“妙玉姐,多亏你及时开着鹰击一号来,咱们巫族少受了许多损失。”

    “我算啥呀!”张妙玉瞥了陆天放一眼,“怎么比得了天放,一个人就干掉了四五个飞行器。”

    “天放是我儿子嘛!当然不一般,”白晶晶笑了笑问道:“妙玉,你那边查到什么了吗?”

    “主人,事情已经过去两千多年、一切档案资料都找不到了,”张妙玉说道:“但是我发动我们的人对航管中心的所有维修人员逐个辨认,终于确定当年负责指挥鹰击一号维修的竟然是桑纳塔的弟弟。”

    在座的几个人恐怕都对这个人没有什么好感,桑纳塔那家伙就是个笑面虎,看上去笑咪咪的一副老好人模样、实则一肚子坏水;去炙木川的三个车夫就是他安排的,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白晶晶吩咐道:“妙玉,吃过饭你派几个人去盯着那个桑纳塔。”张妙玉答应了。

    陆天放说道:“今天我没有看到那个牛妖,不知道那家伙在背后搞什么鬼?”

    张妙玉说:“我也派人盯着他,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哪个人是...。”

    “一个白脸的中年人,圆眼睛、鼻子有点趴...”

    “知道了、知道了,我一会就去安排人手找他...。”

    几个人旅途劳顿、回来又赶上这么档事儿,吃过饭张妙玉自去安排人手、其余人分头洗漱休息...

    陆天放一觉睡到热纳星西斜,醒来时看到土豆一个人靠在床头望着天棚发呆,随口问道:“干嘛呢,你?”

    “唉...”土豆未答先叹了口气,“山药,我跟你这一路走来、忽然发现越来越危险了。”

    “怎么了,害怕了,你?”

    “当然不是,我是想如果我就这样壮烈的话是不是太屈了?到现在我还是青春少年样样红呢!”

    土豆感慨道:“留不留后代是小事儿,我是不是先找人破个.处,先?你是旌旗满山飘了,我也不能总孤单在水面成双啊!”

    “呵呵...怕孤单你下辈子做筷子呀!一生一世都有兄弟。”陆天放故意逗他。

    “小的时候我拿玩具当朋友,没想到长大了朋友拿我当玩具。”

    “干嘛呢?不就开个玩笑嘛,至于吗?”

    “至于,我是那意思吗?”土豆气哼哼的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回想起来我都裸.奔二十多年了还不得弄件衣服穿啊!搁你你不想啊?”

    “噢...也是,”陆天放点头道:“这事儿也得讲缘分的,你放心、我帮你留意着,有好姑娘肯定介绍给你。”

    “算了吧!打你手过来还是姑娘吗...?”

    土豆话未说完白雨荷敲门进来,气温太高她也穿了件一口钟白色长袍,进来后扫了扫二人,“你们...又议论哪个姑娘呢?”

    “没有,是土豆他...。”

    “我们是闲扯淡,”土豆急忙打断陆天放的话头,“雨荷,你来是有事儿吧?”

    “嗯,我想...”白雨荷扫了陆天放一眼,“和天放说点事情,土豆、你能让我们俩呆一会儿吗?”

    “当然...”土豆立刻穿鞋下地,暗中冲陆天放做了个鬼脸才走出去。

    白雨荷随即在床边坐下来,她的身材绝佳、长袍面料又非常薄、非常轻柔,立刻把各处凹凸曲线显露出来。

    加上白嫩洁净的面容、乌黑的长发、从侧面看去美得一塌糊涂的。陆天放刚刚休息过来,慵懒之时哪经得起如此的诱惑?心中不禁砰然猛跳,“那个...你有事儿?”

    “也没有什么事儿...”白雨荷瞟了他一眼,轻声问:“你...是不是要走了?”

    “呃...你听谁说的?”陆天放纳闷道:“这里的事情没有解决,我怎么能走呢?”

    “是嘛...”白雨荷露出些许微笑,“我听母亲说了一些...你很特殊,有些人要对付你,我还担心你...怕连累巫族而选择离开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陆天放猛然意识到,对呀!也许自己离开后巫族人和查奎星人的纷争就停止了...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