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128章 ——夜踪(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8章 ——夜踪(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怕?”陆天放笑起来,“你看我像是害怕的人吗?”

    萧七月点点头,“你不怕我也不怕。”

    “好,”紫霞轻轻拍手,“此事了结后,你们二人都会得到大造化。”

    陆天放心想,啥样的造化?说这话和在驴眼前挂个胡萝卜一样,都是虚无的诱惑之言罢了。

    “现在妖魔越聚越多,下午的时候姬无命传来消息、说牛香香带着人明日就能赶到,所以我们要主动出击、一股股的消灭他们。但是...”

    紫霞看了一眼萧七月说道:“天放的实力还行,七月的法力...驱鬼辟邪还可以,要想斩妖除魔还差了点。”

    萧七月点头道:“紫霞仙子,我也知道自己法力弱、但是一时又无法提高呀!”

    “你主要是缺乏攻击手段...”紫霞想了想说道:“这样吧,这把紫青宝剑是件宝物暂时由你使用,我再教你一套剑法。”

    萧七月很是欣喜,问道:“那我也拜你为师吧...只是师父,你把宝剑给我你自己用什么呀?”

    紫霞笑了笑说道:“我不需要剑的,你尽管用好了。”说着回身拿了剑给她。

    紫青剑是把三尺长剑,银制的手柄缠着豹筋、剑格是两根扭在一起的藤状银棍,剑鞘是绿色鲨鱼皮的、银吞口;看上很古朴,应该是把有来历的老东西。

    萧七月接剑在手抽了两下没抽出来,那时紫霞去喝水她便随手递给了陆天放,“你帮我看看怎么拔不出来啊?”

    “不会吧?”陆天放顺手一拉便露出尺半的剑身,瞬间光华耀眼、寒气逼人,真是把好剑。

    紫霞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发出一声惊呼,“你...你怎么拔出来了?”

    陆天放诧异问道:“师父,难道这把剑不能拔出来呀?”

    “不是不能...而是这把剑被施过咒语,男人是拔不出来的!”紫霞惊奇的看着他,“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就这么一拔...它就出来了!”

    萧七月说道:“那可奇怪了,我拔不出来他却能,难道我是男的他是女的...?”话说完自己先笑了。

    紫霞说道:“你拔不出来很正常,这把剑被施过两道咒语、除我之外应该没有人能拔出来;几千年了,也就只有孙...”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住口不说了,陆天放脑中一闪,想起大话西游里只有紫霞的意中人才能拔出紫青剑的事情。

    忽然意识到紫霞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你是孙悟空的儿子对不对?”

    “啊...阿不是呀!”陆天放急忙否认,“她...七月知道,我是孤儿、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谁。”

    “师父,天放没有撒谎。”萧七月证明道:“他是被他爷爷捡回来的,我听他爷爷亲口说起过这件事情。”

    “是嘛...不对吧?”紫霞审视着陆天放,“这世上只有孙悟空一个人拔出过这把剑...还有你的棍法到底是谁教的,根本就不是五郎八卦棍,对不对?”

    陆天放自然不肯承认,只说棍法是跟爷爷学的、其他事情一问三不知。

    他咬定青山不放松、又有萧七月作证,紫霞便也没有纠缠不放,最后说道:“那炽烈老妖放你们回来未必是安了好心,也许是想查找咱们的落脚点...你去盯着那个何必吧!我教七月剑法...”

    陆天放如释重负的出了房门,忍不住拍了拍胸口。这时土豆和雪儿迎面走过来,陆天放便询问那个何必还在不在下面。

    土豆说何必已经回房间了,陆天放让他把黄金棍送进房间、自己来到楼下。

    这时候店里已经没有了食客,佟湘玉和秀才在算账、白展堂和郭芙蓉在打扫卫生。

    看到他走下来郭芙蓉立刻放下手里的活计迎上来,“帅哥,出去遛弯呀...要人领路不?”

    “我不出去...”陆天放刚说了四个字佟湘玉就提着裙子快步走过来,“小郭,桌椅板凳都擦干净了吗?”

    郭芙蓉没好气的答道:“擦干净了!”

    佟湘玉随手在桌子下摸了一把,沾满灰尘的手伸过去,“你管这叫干净...你的标准太高了吧?”

    “人家歇一会儿也不行啊?又不是卖给你做长工...就算骡子还得喝水吃草呢...!”郭芙蓉嘟嘟囔囔的走了。

    “帅哥,你找我有事儿吧?”佟湘玉挨得很近,带着微微香味的气息都喷到了他脸上。

    这时有求于人,陆天放当然不能退后,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找你?”

    “那个...我是说你有事就找我、不用找别人,嘿嘿...因为我是老板娘。”

    “那好吧!”陆天放想了想说道:“那个何必有点不对劲儿、很可能和妖有关联,如果他出去请你告诉我一下。”

    “好的,”佟湘玉眨了眨眼睛,“你放心交给我了,我帮你盯着他。不过...我有什么好处呢?”

    陆天放从她眼睛深处读出些什么,正色说道:“如果哪天有妖怪到这来,我会帮你的。”

    “这样呀...那好吧!一言为定。”

    陆天放道了谢转身上楼,佟湘玉在身后小声嘀咕,“这就走了...多聊几句呗...!”

    折腾了一天,陆天放感觉很疲乏,回房间就睡了...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敲门,开门看时是佟湘玉。

    佟湘玉半遮了嘴口、悄声说道:“那个何必刚刚出去了。”

    “哟...这时候出去?”陆天放心中一动,“现在什么时辰了?”

    “二更过半吧!离三更还有段时间...。”

    陆天放立刻套上外衣,拎着黄金棍出门,问明何必的去向追了出去。

    此时夜深人静、悄无声息,侧耳听能听到前方有沙沙的脚步声;陆天放边追边运起夜视眼,片刻后眼前渐渐明亮起来、果然看到那个何必在前方。

    陆天放怕对方觉察、便远远坠在后面,尽量放轻脚步。

    再走一会儿,何必便出了镇子、转而向南走去。陆天放纳闷,这大半夜的他跑到荒郊野外来干什么呀?树木、草丛渐多,陆天放加快脚步追上去。

    又走了一会儿,前方出现了一个池塘,何必径直向池塘边的一间草屋走去。将近草屋时,两个女人挑着灯笼从草屋里走出来。

    陆天放看得清楚,一个是白雨荷、一个是张妙玉。张妙玉开口问道:“没有人跟着你吧?”

    “没有,我小心着呢!”何必下意识回头看,陆天放连忙躲到草丛里。

    “不能大意了,”白雨荷的声音说道:“陆天放那小子鬼着呢!还有那个女警察...妙玉姐,你去看看吧!”

    “是,少主。”张妙玉答应了一声,随即挑着灯笼向这边走来...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