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76章 ——诧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6章 ——诧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雪儿驾车紧紧跟随,天放一直留意着后面,“就这一辆车下山,应该就是张妙玉!”

    雪儿点了点头,她怕被人现没有开大灯、所以得加十二分小心开车。

    前面的车出了荔枝湾一直往西开,这时还不算太晚、主道上车来车往,雪儿这才打开大灯。

    天放坐在副驾驶一直没有说话,他在想白雨荷,她可是他头一个喜欢的女人、可是现在...

    也许跟现在没有什么关系,有可能打一开始自己就是被利用的角色、那些藏在心底美妙的回忆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梦就是梦,早该醒了。

    天放啵的出了一口粗气,仿佛白雨荷会随着这口气从记忆中消失,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一样。

    “怎么了?”雪儿快瞟了他一眼。

    “没什么,我在想...”天放还没练到张口就是瞎话的程度,顿了一下才说道:“在想巫族人要女娲玉牌干什么...?”

    虽然只是随口一说,心里立刻联想到爷爷丰在罗布泊见过的那块玉牌,也不知道这两块是不是同一块?

    雪儿忽然问道:“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我怎么怪了?”天放很是纳闷。

    “你忘了你刚才在警局时...很奇怪的举动吗...现在又跟平时很不一样...?”

    “你也不想想...我一大早就被人算计,困在密室里差点让人打死!完了又被人冤枉成杀人犯,我还得带着嫌疑破案,你说我容易吗?”

    天放叹气说道:“刚才,唉...自己喜欢的女人偏偏骗了我,还想杀死我,看到她我这心里能...能平静吗?”

    雪儿瞟了他一眼,忽然伸手过来拉起他的手,“别伤心...人生不如意十之七八,每个人都有不顺利的时候,很正常。别去想她了,有我呢!”

    呦呵!天放心中嘭嘭直跳,什么意思这是?我就觉得刚刚那个戏演得有点过嘛!太投入了、演得太真了。

    见他没有反应、雪儿的心中更像兔子一样跳起来,飞快扫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是不是嫌我长得太丑了,比不上你的前女友?”

    “当然不是...其实你长得挺漂亮的。”

    雪儿的心稍微缓和了一些,又问:“那就是嫌我比你岁数大?”

    “也不是...”

    “那是因为我是警探?”

    “不是...你别猜了。”天放咂嘴道:“怎么说呢...其实我不是什么好人。”

    “怎么了?”雪儿问道:“你有犯罪记录?”

    “我不是指那方面,我是...是喜欢我的女孩有点多...。”

    “那也不是你的错啊!喜欢你的女孩多只能证明你有魅力。”

    “关键是我也喜欢...喜欢很多女孩,我什么都能抵抗、就是抵抗不了诱.惑,所以我们不合适。”

    “流氓,你!”雪儿用力甩开他的手,气恼道:“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其实你就是一个大坏蛋!一个大.色.狼!呸,谁让你摸我手的?”

    “我说雪探长,警察也不能不讲理吧?是你主动抓的我手,好不好?”天放心中好笑,“刚才你还亲我了呢!”

    “要死了,你?呸呸呸,恶心死了...”雪儿鼓起两腮、嘟起红唇,一付厌恶之极的样子,忽然又说道:“好吧!就当被苍蝇咬了一口!”

    哎哟喂!这小女人可够恶毒的,居然骂自己是苍蝇!天放转念一想...好男不跟女斗,何况她又是自己的粉丝,算了,苍蝇就苍蝇吧!比绿豆蝇子强。

    张妙玉的车子进了二环后向南拐上岐山路,雪儿把车子隐在其他车辆之后、悄悄的跟上去...

    两个人静坐了几分钟,雪儿忽然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说什么?”天放淡淡的说道:“我是大坏蛋、是苍蝇,就偷偷躲在一边别招人烦了。”

    雪儿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隔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们男人...怎么都一副臭德行啊?

    见一个爱一个的,看到美女就走不动道、恨不得把天下所有美女都搂在自己怀里?你们就不怕累着吗?”

    “这可不是我们主观意识造成的,而是雄.性.激素惹的祸,你没看动物世界嘛!狮子王、虎王、猴王什么的,他们都拥有整个群落的雌性...?”

    “动物啊,你是?”雪儿把嘴角撇上了天,“你还能有点出息不?我以为你是人中龙凤,没想到你却自比猴子!”

    “其实关于两性,人和动物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为了生息繁衍嘛!”天放心想,所谓预言都是生活中随口一说的言语,如果碰上了就是预言家、碰不上的就是聊天。

    “算了,可别说了,再说就...”这时,张妙玉的车子来到一个小区门前,栅栏门打开直接开进去。

    雪儿既没有门卡、保安又不认识她的车,她只好把证件掏出来,跟保安交涉了几句才被放行。

    就说几句话的工夫,张妙玉的车子拐进了两栋楼之间,天放连忙指引雪儿追过去;还好,人好像还在车上。

    雪儿刚拐过弯道,张妙玉的车门就打开了、一个女人走下来。“哎...不对呀?”雪儿忍不住惊呼一声。

    天放也知道不对,而且不对的太邪门了!一直以为跟踪的是张妙玉,但是从车上下来的却是刀美凤!

    “怎么回事啊,这是?”雪儿把车停到另一侧,惊疑道:“我跟错车了吗?”

    天放摇头,“不会错得这么巧吧?”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难道刀美凤就在何宅里,张妙玉下楼、碰巧她就开车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啊!”天放纳闷得直挠头,眼看着刀美凤关好车门、走进楼门,车里应该没有其他人了?

    “刀美凤是什么时间离开的警局?”天放问道?

    雪儿想了想,“好像是下午五点多...时间上倒是能对上号。”

    “但是...这个车不是她平时开的,”天放说道:“我见过她开车,那几次刀美凤都是开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

    “哦...好像也说明不了什么吧?”

    “我也不知道...。”今天这件事情的确很奇怪,令人匪夷所思,两个人议论了好一会也没有个头绪。

    最后天放问道:“我怎么办?难道还要跟你回警局去...查不出何雄飞的死因就得一直关着我?”

    “咯咯...呵呵...”雪儿忽然笑起来。

    天放诧异,“什么意思啊,你这是?”

    “告诉你吧...法医鉴定,何雄飞死于颈骨骨折、气管堵塞、大脑缺氧。”雪儿说道:“虽然你给他造成了不少伤害,但都不是致命的,所以...”

    “你的意思是说...所以我没有事儿,也不必在警局呆着、随时可以回家,是不是?”

    “咯咯...呵呵...嘿嘿...”雪儿一连串的笑,笑得趴在方向盘上起不来...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