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50章 ——身世(4)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0章 ——身世(4)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丰说道:“这样一来谁也不敢走在最后了,九个人便排成一列横队、休息时就坐成一圈相互盯着。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样走下去没有人能活着走出罗布泊,但是也不能坐着等死啊!

    那天晚上睡觉时我听到彭加木和我们队长说话,彭加木问什么东西跟着我们?队长说搞不清楚,好像不是人类、也不是野兽。

    彭加木就说这里有很多奇异的事情根本无法解释,也许他身上带的各种标本能揭开谜底,但是跟踪我们的东西不可能让我们走出去、所以他要一个人走...!”

    天放心中一动,“爷爷,这个彭加木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有可能...我们这些大老粗不懂,他可是科学家啊!我们队长先前不同意、说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他,彭加木说目前情况谁也保护不了谁,他冒险这么做是为了国家能尽快强大起来。

    那时候所有国人的目标就是让祖国快点强大,我们队长作为军人更是如此,听彭加木这么说他才答应了;并且说带领我们这些人做诱饵吸引住那神秘的东西,掩护他离开。

    彭加木马上就走了,其他人睡着了不知道、我可听着一清二楚的;你们看我现在挺好的,可是当时怕得要死...”

    丰喝了口酒,不知怎么有一半洒到了卷曲的胡须上,天放和萧七月两个人才现他的胡子在轻微抖动。

    天放安慰道:“没事儿了爷爷,都过去了。”

    “唉...过不去啊!”丰叹惜道:“都在脑袋里装着呢...我想了好久、也斗争了好久,才终于决定当逃兵...等我们队长睡着后,我偷偷爬起来去追彭加木。”

    萧七月说道:“这是求生本能,不能算逃兵,能多活一个是一个嘛!”

    “唉...逃兵就是逃兵,我是军人不是普通老百姓啊!”丰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浑浊的泪水倒顺着眼角滴下来。

    天放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问道:“爷爷,彭加木也逃出来了吗?”

    “逃出来了...。”

    “啊?”天放惊诧万分,“可是...可是报导说他失踪了呀?”

    “听我讲完你就明白了,”丰接着说道:“彭加木没有走我们既定的方向,而是偏移了六十度,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想来应该有他的道理。

    走了大半宿,天亮的时候我看到彭加木钻进了一个山洞、而且在里面呆了很长时间;我偷偷的赶过去,竟然现山洞里藏着一个大水窖。

    很奇怪,山洞口只有不到一人高,可那个水窖足有半个西湖大、而且水窖的四壁和顶盖都是类似金属的东西制成的。”

    “不可能吧?”天放和萧七月异口同声的叫起来。

    “是很不可思议,我也以为山洞里不会很大因为那座土山就不大,没想到山下是空的、一个弧形的顶盖像飞机场那么大,如果不是边缘有排气孔谁也不会相信那是个水窖。

    我从排气孔钻进去喝足了水,出来时彭加木刚好往外走,我怕他不让我跟着就没出声、等他出了山洞才悄悄跟在后面。

    没想到出了山洞后我总觉得后面有东西跟着我,可是回头看了几次也没看到什么,弄得我心里直毛、以为碰到鬼了。

    喝了水身上有了些力气、走得也能快些,不知不觉来到一座大土山前;那土山很高很高,离远看山上好像有宫殿样的房子、可到了近前却什么都没有。

    彭加木坐下休息,我也找了个隐蔽处休息,可刚坐下两分钟突然响起野兽的吼叫声、像狮子也像老虎;我听声音离我不远吓了一跳,四外一看、现山坡上有一只像豹子样的猛兽盯着我。”

    “豹子?”萧七月疑惑道:“连草都不长的地方怎么会有野兽,它吃什么呀?”

    “直到现在我也想不明白,”丰说道:“看到那猛兽盯着我、我急忙端起枪,我们二十个战士都配有一把冲锋枪、一把短枪。

    我一端枪那野兽反倒扑下来,我接连打了三个单、看得清清楚楚三枪全部命中,可那猛兽就跟没事儿一样、继续扑过来;我一着急把一梭子子弹都打了出去,这才把它打倒了。

    但是没等我换上新弹夹又有一头猛兽冲下来,我只好拔出短枪打;枪声响彭加木当然听到了,喊我往他那边跑、那边有一道石缝能凑合藏身。

    我一边跑一边开枪,跑到石缝前到底被那个畜生追上了,我的腿就是被它咬残的。”

    讲到这老头挽起右腿裤管,只见小腿上两侧各有几个深色疤痕、每个疤痕都陷下去一个小坑;而小腿骨中部位置、上下好像错开了一厘米,整个小腿奇怪的拐了个弯。

    从小到大,天放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这条残腿,惊疑的问道:“那畜生把你的腿骨咬断了?”

    丰干笑两声,喝了口酒喷在残腿上,“不知道那畜生的嘴怎么那样大的劲儿,一到阴天下雨就疼...要来雨了。”老头用酒揉搓着残腿。

    天放的心里有点酸,“爷,你是怎么脱险的?”

    “那个畜生咬住我的腿往回拉,我也是一股激劲、回手一枪刚好打在它鼻子上,趁着它跑开我才爬进了石缝;彭加木也没多问,帮我包扎了伤口。

    当时差点没把我疼死,以为石缝可以抵挡猛兽,没想到过了不大工夫来了一群猛兽、围在石缝前不肯走;我身上只有三个冲锋枪弹夹,根本不可能打死十几头猛兽啊!

    那些猛兽胆子很大,不时凑过来试图钻进石缝、我只能开枪阻止;它们像疯狗一样,挨上两三枪都没事儿、除非是把它们打死。

    三个弹夹很快就用光了,彭加木说石缝里面好像还有空间,他就扶着我往里面钻;钻来钻去的,竟然钻进了一个大房子里。”

    萧七月微微摇头,“您这一趟罗布泊之行太不可思议,房子居然建在山里面。”

    丰皮肤黑、这时变成了黑红色,喝了一大口酒嘿嘿笑了,“我知道十个人听了得有九个半人不会相信,所以我从来没跟人说起这段经历。”

    “我不是不相信,而是这些事情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呵呵,还有更让人不明白的呢!那房子有五六米高,里面很宽敞很宽敞,而且桌椅、柜子都有,干干净净的好像有人住。

    我和彭加木都惊呆了,更神奇的是我们转到另一个房间时,一张木桌上摆了一盘水果、竟然有荔枝和木瓜!”

    我去!罗布泊里有南方的应季水果?还是八零年代!天放真有点怀疑这老头在胡说八道了。

    耳中听丰接着说:“那时也顾不上惊奇了,我和彭加木疯了一样样嘴里塞水果,可就在这时忽然传来婴儿的哭声!”...

    (本章完)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