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49章 ——身世(3)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9章 ——身世(3)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萧七月说道:“爷爷,你说的那个东西不会是水晶棺材吧?”

    丰摇一摇头,“绝对不是,我见过水晶棺材、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共同之处,你听我说就明白了。

    那个水晶盖子接近半球形,就像...像战斗机的座舱盖,关键是里面的人;说它是人有点勉强,因为它只有一只眼睛、一个鼻子没有嘴,头上也不是头、而是一根根像蚯蚓一样的东西。”

    萧七月抖了下身子,天放也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爷爷,你说的怎么像外星人啊?”

    “就算是吧!那个人形东西一动不动的躺着,说没死它还不动、说死了吧还栩栩如生跟活着一样;我也是头一次见,奇怪的很、难免和其他人议论;刚好彭加木就在我们那组,他不让大伙议论。

    能看出那个奇怪的盒子原本是埋在沙子下面的,是大风刮走了上面的沙石才露了出来;但是水晶盖子下面的东西似乎很大,彭加木让我们把那东西挖出来。

    原本以为东西没有多大,等挖起来才知道、那东西大得很,而且水晶盖子是最高处、其余部分深埋在沙石中;我们六个人挖了大半天,只挖出直径不到十米的一圈、按照露出的部位估计、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天黑了,我们只好回到宿营地,其他三组人也没能找到失踪人员或者尸体;彭加木说了我们的现、商量着明天都去挖那个东西,可是第二天却找不到那个东西了。”

    天放猜测道:“不会是又被风沙遮上了吧?”

    “那天晚上没有刮风,一丝风都没有。”丰说道:“你们说奇怪吧?”

    萧七月问道:“那就是找错了方向。”

    “不可能,我们带着指南针、罗盘、我们其中有几个人还会用比较怪异的方法辨别方向;可是二十多人找遍了那周边二三十里,也没能找到那个东西。

    不止是那东西不见了,就连我们前一天挖沙堆起的沙堆也没看到,仿佛前一天的事情根本就没有生过。”

    “那可真是奇怪了,”萧七月和天放对视一眼问道:“爷爷,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外星人的飞行器吗?”

    “说不清楚啊!那东西整个外壳都是铁灰色,非常非常坚硬,搞不清是什么东西...”丰又抓起酒壶,可是里面只有几滴了,两只眼睛望向天放。

    “爷,你喝得太多了吧...好吧好吧...”天放到冰箱里翻了翻、还真翻出一瓶白酒,和打包的菜都放到老头面前,“你不能只喝酒,也得吃菜啊...对了爷爷,你说这些跟我的身世有关系吗?”

    丰先喝了口酒才答道:“我也不知道,只能都说出来让你自己去判断...奇怪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自从我们进了罗布泊无人区就没有看到过人类活动的迹象,但是当天我们回到宿营地时都傻眼了;整整两卡车的食物、水和汽油都不见了,不翼而飞了!

    在那种地方,没有水和食物意味着什么...死啊!所有人当时全慌了,没有水连两天都熬不过去啊!”

    天放诧异道:“连动物都没有,谁会偷你们的给养啊?”

    丰摇头苦笑,“鬼才知道。当天晚上所有人就连夜找水源,可是一无所获。几个领导研究趁着油箱还有点油,赶快撤出去。

    没想到卡车一启动立刻就刮起了黑毛风,对面不见人啊!驾驶员也顾不上那些,拿着指南针认准一个方向开。

    可惜啊!等到汽油耗尽、风也停了,四外一看...我们几乎就没动地方!”

    萧七月惊呼,“怎么可能啊?你们不是有指南针嘛?”

    “邪门就在这,又不是一辆车、一个指南针,五辆车跑了几小时齐刷刷的回到了一个地方!只有鬼知道是怎么回事喽!”

    “后来呢,爷爷?”天放更关心自己的身世。

    “没有办法只能靠两条腿了,我们把卡车水箱里的水都放了出来,虽然不好喝总比没有强;二十多个人呢,再怎么控制两天也喝没了。

    第三天时,一个战士偶然找到一颗细叶草,以为多少能有点水分、没想到他吃下去人就疯了,活生生咬死了两个人...。”

    “不会吧?被咬的人不会反抗吗...?”

    “这怎么可能呀!其他人也不管吗...?”天放和萧七月同时质疑。

    丰黯然摇头,“你们不知道人疯了后力气大得吓人,四五个人都拉不住他,就像野兽一样、两只眼睛冒着寒光;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开枪打死的。”

    “我的天,一棵小草就能让人疯?这也太可怕了!”

    萧七月说:“我猜不会,应该是压力太大精神崩溃了。”

    “那时没有医生无法辨别,”丰说道:“埋了三个人我们继续往前走,几天没吃东西了哪有力气啊?队伍就渐渐拉开了距离。

    走在前边的有十四个人,走着走着、突然现少了一个,先前还以为撑不住掉队了、没有人去找;当时就靠一股气顶着呢,谁也没有多余的精力、体力去关心那些,可是走着走着又少了一个人。”

    “碰到流沙了!”天放判断道。

    “不知道,只有鬼才知道。一直到第四个人突然失踪才引起众人注意,大家现失踪的都是走在最后边的人;

    我们队长是侦察兵出身,他观察了一番后说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戈壁滩上能有什么啊?何况一眼能看出去几百米,什么都没有啊!大伙都有点害怕,就手拉着手走。

    可是没走多长时间又少了一个人,问倒数第二的人,他说一直拉着手的、忽然觉得手空,回头看人就没有了。”

    天放听得直摇头,“爷爷,这听着像讲故事啊?”

    “我骗你干什么?”老头不高兴了,“我坐了一天火车跑这么远来,就为了给你编故事?”

    “不是不是,我是指你说的内容...。”

    “你别瞎说,”萧七月说道:“这世上妖魔鬼怪都有,你又不是没有经历过,怎么还能质疑爷爷呢?”

    “呵呵,”丰捋着胡须笑着说:“萧丫头说的对,你比他明白多了。”

    “那是,”萧七月不无得意的瞥了天放一眼,“爷爷,你接着讲。”

    老头喝了两口酒,嚼着大虾说道:“天放,我不是个会讲故事的人,我这些经历在会说的人嘴里就是恐怖片,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喝酒吗...不喝酒睡不着啊!太dm吓人了。”

    天放也为自己刚才的话自责,这时说道:“爷,我不是不信、是想快点听到我的身世。”

    “快了...马上就要到了!”...

    (本章完)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