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34章 ——现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4章 ——现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白雨荷说他一块去不方便,天放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哦了一声。

    “咯咯...你别乱想啊!那地方都是女人,你去了能方便吗?”白雨荷笑着说:“我快一些,争取咱俩一块吃午餐。”

    “好的...白白。”天放放下电话继续写小说,写着写着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勉强又写了几十个字停了下来。

    先一点何天灵的情绪不对呀!他是一心献媚白雨荷的,在众人面前丢了那么大的脸羞愧难当是正常的。

    但是什么人、什么事情能令他突然就振奋起来了呢?同学三年多,天放还是比较了解何天灵的。

    他是那种典型的公子哥,从小就被大量金钱培养出自高自大、目空一切、自以为是的个性,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乖张、执拗的处事风格。

    他认准的事情八头牛都拉不回来,他想得到的东西就必须得到...这种情况下就算有别的美女主动示好他都不可能如此兴奋。

    更重要的是,偏偏白雨荷也说自己有事情,难道真的是巧合吗?会不会是白雨荷给他的信息呢?

    天放轻轻点着自己的太阳穴,脑子飞旋转...更何况,类似的事情之前生啊!

    疑心生暗鬼嘛!天放越想越觉得这里面有事情!白雨荷中了桃花劫,他不担心他们俩个人背着自己有恋情,而是想起了萧七月说过的话...

    天放立刻关了电脑穿鞋下地,土豆还在拼凑遥控器、头也不抬的问:“哪去啊?跟雨荷玩双飞去呀?”

    “屁!刚摔了一架,我还飞呀?刚跟责编约了见面签合同...”天放满口胡说着跑出门去。

    这时候是不是有晚了呀?何天灵出去好一会儿了。如果真像自己猜想的那样,白雨荷也未必是在学校的信息;谁知道他们到哪去了呀?

    出了楼门天放就下意识的扫向女生宿舍楼,周末嘛又不用上课、校园里到处都是学生。

    天放扫了一圈没有看到白雨荷,便急急的往校门走,扫视第二圈的时候陡然看到白雨荷从女生宿舍走出来;不是他的目力好到了什么程度,而是因为白雨荷的身高体型太出众、绝对属于鹤立鸡群,即使扔一万个女人中一眼就能认出她。

    咦?她怎么才出来?天放很纳闷,难道真是自己多心了?看到白雨荷边走边向男生宿舍那边看,连忙隐在一丛花树后面。

    白雨荷少见的穿着长裤、平底鞋,走的很快、身子一直半侧着望向男生宿舍方向。

    这是啥意思?是在看我吗?她是怕看到我还是想看到我呢?天放隐隐的觉得应该是前者!那么她要到哪去、做什么?只需跟着她就能知道答案了。

    白雨荷走出小广场才不再回视,快步走向校门。天放借着花草树木的掩护,悄悄的跟在后面。

    白雨荷出了校门既不叫车也不坐公汽,向右拐一直走。天放颇感惊奇,围绕着中都大学的商业区并不大,三百多米外就是野外了!她要去哪呀?

    白雨荷想去哪天放猜不出,但是她在撒谎是可以肯定了!这一带没有澡堂子也没有女性.内.衣店,哪有什么女人聚集的地方?

    天放很小心,溜着墙边走,白雨荷一有大动作他就隐身藏起来;就这样一直走出商业区、走到野外、走上上山的小路。

    山是二龙山,中都市附近最高的山、由一座山峰、两道山岭组成;两道山岭分列东西、山峰居中,所以又称二龙戏珠山。

    山高岭峻、草茂林密,山上有北齐古庙望安寺、有南宋古墓等古迹;山峰东侧有一个很大的天然石台、是观赏日出最佳之所,人称仙人台、平时常有游人登山望远。

    登上山路后白雨荷不再回头看,闷着头一路上行。她走得很快,虽然不是奔跑天放竟然都跟不上;天放心中惊疑,万没想到一副柔美模样的她居然有这么强的体力。

    白雨荷没有上主峰、也没有去古迹众多的东岭,而是直奔少有人去的西岭;事情越来越蹊跷了,天放全力奔行紧紧跟随。

    前方拐过几棵杂树,露出半山亭,亭中站着一个男人、正是何天灵!狗男女!天放从牙缝挤出三个字!

    这时何天灵向这边看过来,天放一个鱼跃扑进草丛里。耳中听何天灵说道:“你可算来了雨荷,等得我的心像焦炭一样。”

    “咯咯,那么着急呀?我不是得稳住天放吗?”白雨荷说道。

    奶奶的!最毒妇人心,原来她一直在骗我?天放恨得牙根痒,可是她骗我干什么呀?我也没有什么值得她骗的啊!

    “咯咯...你别心急嘛...”白雨荷忽然说道:“这里容易来人,咱们进树林吧?”肯定是何天灵想要有什么亲昵动作。

    天放气得两眼冒火,抓起块石头走出去。白雨荷和何天灵肩并肩的走出凉亭,向树林走去。

    何天灵问道:“雨荷,既然你有意干嘛早晨还拒绝我呢?”

    “我那是拒绝你吗?那种情况下、你中了天放的手脚都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办,害得你白忙活了...”

    天放听着直摇头,他也搞不清白雨荷哪句话是真、哪一句是假!有句话叫莫与女人做戏,还真是、女人的心机太深,一不小心就得掉进她们的陷阱...

    山高林密,没走几步就看不到白、何俩人了,天放快步追上去;刚要进树林时手机突然响起来,哎哟我去!这下非得暴露不可。

    天放急忙去关铃声,听得树林里传出何天灵恐怖的叫声。靠!白雨荷真是要杀人,天放顾不上许多大吼一声,“住手!”立刻冲过去。

    树木枝繁叶茂,十几步就看不清人,天放只在叶缝中看到白雨荷的身影一闪、追过去时人已经不见了。真是邪门了,不但她不见了就连何天灵也不见了。

    哎哟我去!难道凭空飞走了吗?天放转了几圈都没有看到人,忽然听到有人"shen yin";仔细寻找才在五六步远的坡下找到一个大坑,何天灵仰面摔在坑里。

    “笨蛋!竟然让个女人打到坑里了。”天放正琢磨着怎么下去救人,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劲风。

    天放心知不好急忙向旁闪身,可惜慢了一些、右肩头被什么东西重重砸了一下;这一下差点没把他砸下坑去,幸亏他左手抓住了一根树枝。

    天放一拉之下就势转身,眼前站着一身牛仔装、一脸寒霜的萧七月,天放诧异万分,“干嘛呀,你?”

    “我真没想到你的演技这么高,凶手原来是你!”萧七月低喝一声,跳过来飞腿便踢...

    (本章完)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