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24章 ——纯属巧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章 ——纯属巧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学校保安队长亲自来找,很令天放诧异,“队长,什么事儿啊?”

    “有两个警探找你,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保安队长说。

    天放更惊奇了,只好跟着往外走。迎面碰到白雨荷,纳闷的问:“天放,快上课了你这是去哪儿...?”

    昨天晚上的事情毕竟令天放心里很不痛快,淡淡的答道:“警察找我,我去看看什么事儿...?”

    到了保安室见里面坐着一老一少两个人,老的是五十几岁的中年男子,刀条脸、略瘦;另一个是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女子,中等偏上的身材、长得眉清目秀、抿着的嘴角透露出几分刚毅。

    保安队长介绍说:“这位是市警察暑一级探长霍桑先生,这是见习探长雪儿女士...霍探长,他就是天放。好了,你们谈吧!”

    等他退出去霍桑摆摆手,“同学,请坐吧!”

    天放心里有点小坎坷,拉过椅子坐下来,“不知道霍探长找我有什么事情?”眼睛却忍不住瞟向雪儿,因为她长得很漂亮。

    “听说你喜欢写网络小说,”说话的就是那个雪儿,“《七罪夜》是你写的吗?”

    “啊...是啊...”天放正好可以正视她,“我写小说不...不犯法吧?”此言一出,他瞥见霍桑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雪儿平静的看着他微微翘了下嘴角,说道:“当然不犯法,我还挺喜欢你这本书呢!”

    哎哟!漂亮警花居然喜欢自己的书这让天放颇感意外,向着雪儿深深的望了一眼,“谢谢,我也是胡乱写的。”

    “不对吧!我看你这本书应该有原型。”

    人家不愧是职业刑侦,天放只好实话实说,“我是以本市何氏药业董事长何雄飞家的案子做基础写的。”

    “你是怎么知道何家案情的?”问的是探长霍桑,他的目光很锐利、仿佛能看穿人的内心。

    “我不知道,都是凭空想像的。”

    “凭空想像?”雪儿收起嘴角那一丝笑意,“你真的不知道案情?”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就听到那么一句报道,说何雄飞的妻子出车祸死了、并且说一年内他家先后死了七个人,报道也没有涉及一句案情呀!”

    “不会吧?”霍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说实话...你是从什么渠道知道案情的?”

    话茬不对呀?天放有些紧张,“我说的就是实话呀!我就是一穷学生,哪有什么渠道可能知道案情呢?”

    霍桑和雪儿互视一眼,雪儿说道:“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八日,我国公民何丽雅及其男友王某、在纽约度假时遭遇车祸重伤不治身亡;驾车者是一亚裔中年男子,身份不祥,目前正被通缉。”

    “你说的这是...?”先前天放还以为是自己的小说,可是又不太像、自己好像是写的未来时。

    “你的作品写的是,二零二零年三月,李丽雅和男友在纽约逛街购物时突遭杀手袭击,两个人死于非命、对杀手的描述也和案情一样...除了主人公的姓氏。”雪儿严肃的问道:“对此,你做何解释?”

    “啊...你刚才说的是案情吗?”天放惊讶异常。

    “是的,你的解释是什么?”

    “解释...我...没法解释,只能说是巧合了。”

    “真是巧合吗?”霍桑的表情更加严厉,“巧合这种事情有可能生,但是不能连续生。何雄飞之子何家豪,于本年五月六日在其住宅被现、死因是吸毒过量...。”

    “什么?”天放差点跳起来,因为他的小说里也是如此编撰的,一次是巧合、两次的巧合就让人怀疑了。

    雪儿突然拍了下桌子,“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是怎么知道详细案情的?何家豪吸毒致死一案案宗早被密封了,知道案情的不过几个人,你从何得知的?”

    哎哟我去!天放彻底懵逼了,怎么可能是这样?自己随便编出来的竟然会跟真实案情相符合!

    “我...真是编的啊...!”天放突然意识到什么,“你们不会怀疑...是我做的案吧?”

    “非常怀疑!”霍桑瞪着他,“不仅案件本身,就连你小说中写的其他关链人物、都能和现实一一对上号!”

    “老实交代,不是你做的案怎么会对两起案子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们...这是在审问我吗?”没想到写小说写出杀人嫌疑了,天放有百口难辩之感。

    雪儿瞪着眼睛说道:“当然是审问,目前你是第一嫌疑...”

    霍桑用目光拦住她,“同学,按照司法程序来说我们只是询问,请你解释一下吧!”

    解释?解释个屁!天放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解释?只能哭丧着脸说道:“纯属巧合...真的,我誓!”

    霍桑审视他良久才说道:“目前你写到哪里了...第三个案子准备写哪一起?”

    “我...”天放缓解一下紧张心理才答道:“目前还...还没想好写哪个,准备先写些伏笔、悬念,给主人公安排个情妇...。”

    霍桑和雪儿对视一眼,都露出惊疑神色,雪儿问道:“你认识何家人吗?”

    天放转念间明白了她们为何惊奇了,“说实话我不认识,但是跟我同班有个男生...好像就是何的私生子,所以这个人物是有原型的。”

    两个警探更惊讶了,霍桑皱起眉头问道:“你是不是从那个同学处听到有关案情的?”

    “真不是,他都不肯承认、当然也不会讲什么案情。”

    “好吧!”霍桑站起身说道:“说实话我们从前天就开始调查你了,相信你跟案子没有关系;

    但是你的猜测竟然和真实情况相吻合、这太神奇了,如果这种神奇能继续下去我们还得指望你破案呢!”

    “哎哟喂...你们吓死我了”天放抹了抹额头的冷汗。

    “你写的不错,就是有点涉黄嫌疑,再不收敛怕是有麻烦。”雪儿主动跟他握手,还要了他的电话。

    可不能给漂亮警花留下不好印象,天放苦笑说是为了迎合观众...

    回去教学楼时已经下课了,续走出的本系同学都叫他大作家,也不知道其中有多少嘲讽成分。

    天放回到教室就找到土豆,“臭小子,你干的好事!”

    土豆嘿嘿的笑,“山药,咱俩是好哥们儿,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请我撮顿好的就行了。”

    “感谢你个屁呀!你可把我害苦了。”

    “我是在帮你提高知名度啊!”

    “我写的那些...”一想起自己关于**方面的描写天放自己都有些脸红,这下好,全校学生都得骂自己猥琐了。

    土豆嗐了一声,“很正常嘛!人之常情、生理本能,记得请客哟!”

    “好,我这就请你吃顿老拳!”天放作势要打忽听白雨荷喊他,“天放,你来一下。”...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