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19章 ——关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9章 ——关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放推断何天灵知道有人要杀他,何天灵脸色尴尬、躲避开的他目光,隔了一会才微微点点头,“是的。”

    天放接着问:“你父亲是何雄飞?”

    “你怎么知道...?”何天灵惊讶异常,可立刻变了口风,“你别瞎猜...你告诉我那个人到底长什么样?”

    “我刚才都说了...真是白布罩着头,什么都看不见。”

    “哦...”何天灵心事重重的回到自己床上躺下。土豆看看谁都不动了,过去关了灯、栓上了门。

    很明显何天灵就是何雄飞的儿子,但是他为什么又否认呀?害怕什么呢?哟,他不会是私生子吧!有钱人容易出这种事情,这么说那个和何天灵一起来的漂亮女人就是他母亲喽!

    天放又想:既然何天灵知道有人要杀他,那么...何家那些人就都是非正常死亡了,自己的预感很准呀!

    何天灵没有睡,一直在摆弄手机,也是、知道有人要杀自己谁还能睡得着?天放一时也睡不着,猜想着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何家人...

    不知道是谁口快,第二天一早闹鬼的事情就传扬开了,天放还没去打饭就有保安干事来把他请走了。

    校方很重视,负责舍务的主任、负责后勤保安工作的副校长、校保安队大队长长、驻校的警官都在场;几个人轮番询问天放,就那么点事儿翻来覆去的问了七八遍。

    问到后来天放烦得不行了,忍不住大声说道:“我就看到那些,再怎么问也不知道别的了,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去调监控录像嘛!”

    “天放同学,我们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而是想多了解一些情况以便能早日破案嘛!”

    副校长说道:“既然你不知道其他情况就这样吧...对了,你回去后别再跟别人提起这件事情、特别是不能说鬼不鬼的;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神的。”

    “好好好...”天放不断点着头走出去,心想他们肯定是从监控录像里看到那个鬼了,否则校长不会那样说话。

    已经快到上课时间了,天放只好饿着肚子跑去教学楼,将到教室看到白雨荷守在门口,“雨荷,你怎么在这儿?”

    “你还没吃饭吧?”白雨荷递过一个纸袋,忽扇着长睫毛问:“昨天晚上你们寝室真的闹鬼了?”

    “是我亲眼所见...”天放简单的说了一遍。

    白雨荷很惊讶,关切的问:“那个鬼没...没有伤害你吧?”

    天放心中温暖,笑了笑说:“你放心吧,我这不是好好的嘛!”铃声响了两个人才走进教室...

    白雨荷给他准备了汉堡和可乐,可是上课不能吃呀,一直熬到下课天放才拿出来吃,谁知刚咬了一口就有人喊:“天放,有人找!”

    “谁呀...?”天放一手掐汉堡一手拎着可乐走出去,走到门口看到萧七月站在外面急忙掉头往回走。

    “站住天放同学,”萧七月大声说道:“我有事情找你。”

    人家都找上门了,还能躲到哪去?天放只好走出去,“萧老师,昨天的事儿真是...真是对不起...。”

    “那件事情过去了,我找你有别的事情。”萧七月挥了下手,“咱俩到外面说好吗...你放心,我们不会打架的。”后一句是冲赶过来的白雨荷说的。

    后者不友善的看着她,“萧老师,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儿说的?”

    萧七月扫了她一眼转向天放,“我是想求你帮个忙,如果你相信我请你出来一下。”说完扭头走了。

    白雨荷凑到天放身边低声说:“别理睬她,回去好好吃饭。”

    “怎么说她也是老师...再说我也应该跟她谈谈...”天放安慰她几句跟了出去。

    白雨荷担忧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才回到座位坐下,不知怎么心里乱糟糟的、真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

    目光偶然扫到桌上一本书中间撑开了一道缝,好奇的翻开见书中夹了一个折成心形的纸条,哈!才来两天就有人送情书呀!

    白雨荷拆开来看:啊!雨荷,你就是我人生指路的明灯、你就是我生长的太阳,没有你我将失去光明、失去方向...

    白雨荷看得一个劲儿撇嘴摇头,心想就这文笔也敢写情书?真是赖蛤瘼上秤盘不知道高低。但是等他看了下面的落款忍不住咧嘴笑了...

    再说天放心情坎坷的随着萧七月走出教学楼,萧七月停步说道:“我不想让人听到我们的谈话,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天放见她面部表情还算平和,没有要飙的迹象才点了点头。“我请你喝咖啡吧!”萧七月率先走向校内咖啡厅。

    可能是没有课萧七月还是穿着自己喜欢的牛仔装、平底鞋,她的体型像欧洲人、后部明显上翘把牛仔裤撑得像两个皮球,双腿迈动两个皮球便交替凸起来。

    天放能抵抗一切、就是抵挡不了这种诱.惑,他在后面看得心中直冒火,暗想可惜这么火爆的身材了、怎么长在冰人身上?真是浪费了。

    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萧七月忽然转过身来、天放连忙抬高了视线,“怎么了萧老师?”

    “没事儿,没听到你的脚步声我还以为你没跟来呢...。”

    咖啡厅在养心湖边,东侧和北侧是稀疏的青竹林,两个人穿过花间小径走进去。

    这个时间咖啡厅里几乎没有人、除了三两个服务员,萧七月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要了两杯拿铁。

    面对她冷冷的面孔天放心中还是挺忐忑的,摆着一脸真诚说道:“萧老师,昨天的事真是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停!”萧七月不客气的打断他,“天放同学,我希望你忘掉昨天的事情...最好是一丝一毫也不记得,好吗?”

    “好好好,我忘了、都忘记了,忘得不能再忘了...。”天放心中暗笑,你那么棒的身材哪个男人看到后能忘掉?不可能呀!

    “那好,”萧七月问道:“你昨天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去!你让我忘了自己还提?天放苦笑一下,“萧老师,好像你对我有点误会,所以我想...跟你当面解释一下,没想到你...!”

    “好了好了,下面的都忘掉吧!”萧七月的脸微微红,两道剑眉斜挑起来。这是要飙的前兆,天放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

    “那个...对不起,”萧七月的话令天放一愣,“那天上课的事儿...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向你道歉、咱俩就算扯平了好不好?”

    “好...扯平了。”天放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天放同学,我今天找你是...想请你说说昨天晚上你们寝室闹鬼的事情。”

    “哦?”天放纳闷的问:“萧老师,你怎么对这件事情也感兴趣?”...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