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2章 ——梦行者(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章 ——梦行者(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放也不知道冯倩倩到底喝多了没有,说多了她还有几分清醒、说没多她什么都往外说啊!

    结了账,天放拿了她的拎包扶着她往外走,这回可看出来冯倩倩喝多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迈步了!没办法天放只好背着她走。

    在里面没在意,出来后才觉天已经黑透了,这种状况怎么回学校呀?天放也怕别的同学误会,一琢磨干脆在附近找了家宾馆。

    开好房间、费了好大劲才把冯倩倩弄上楼,开门的时候她都站不稳了、贴着墙壁一点点歪下去,天放急忙拉住她;她倒好,一张嘴吐了他一身。

    “我去...”天放一边拖她进房间一边嘀咕,“不就占你点便宜嘛!也不至于这么报复我呀...我天,怎么这么重?”

    累了一路,天放也没劲儿了、好不容易才把冯倩倩弄上床;往她脑袋下塞了个枕头,自己连忙跑去卫生间。

    冯倩倩也没吃什么东西、吐的都是水,可味儿受不了啊!天放把衣服裤子都脱了,用清水好好擦了一番。

    “热...怎么事...拿酒...酒...!”床上的冯倩倩忽然嘟囔起来。

    喝多了酒能不热吗?活该!天放心中有几分气恼,md何天灵惹的祸还得老子给他擦屁.股!走进去一看他差点没笑出来。

    原来冯倩倩稀里糊涂的把衣服解开了,薄薄的小背心包裹下的胸脯异常饱满,翻身之际像两只白兔子一般跳动、似乎要挣脱出来;黑色短裙也翻了上去,白花花的腿露在外面。

    腹内气血倒腾,天放咬咬牙扭过头去。冯倩倩却突然喊渴,还撕扯着衣服;天放只好倒了杯水喂她喝了几口,又帮她脱掉外衣。

    “谁...?”冯倩倩还有些意识,忽然抱住了他的胳膊,“天灵...你别走...求你陪陪我好吗...?”

    “靠...我是天放不是你的白马王子何天灵,你醒醒!”

    “哦...是天放呀...你陪我...。”冯倩倩仍然把他的手臂紧紧的抱在胸前。

    天放也喝了不少酒,这种环境、这种状况难免有些冲动,心想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都说有便宜不占是傻瓜...

    冯倩倩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忽然松开双手躺回到床上,就那么伸展着胳膊腿儿、似乎在等他。

    上还是不上?不上是傻子,可是上了...是不是有乘人之危的嫌疑呀?斗争了好一会儿,喘了几口粗气,天放还是扯过毯子盖在她身上。

    眼不见心不烦,天放拿了枕头来到外间沙躺下。唉...这一天他也算经历了大起大落。

    心爱的女人突然变成了妖精,而且还是杀人犯!这还不算,极有可能利用了自己,还要杀自己?md应该是自己借酒消愁才对。

    翻来覆去的半天都睡不着,天放索性拿了几罐啤酒、火腿肠独自喝起来。

    一边喝一边感慨自己命运多舛,从小到大没见过父母,突然间蹦出来个爹、竟然是孙悟空!还不知道妈是什么妖精呢?奶奶的,自己以后怎么办啊?

    不知道几点钟了,里间的冯倩倩嘟嘟囔囔的说胡话,天放怕受刺激也不理她、关了灯躺下来...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感觉身上多了个人;天放心中一惊,可是想睁眼睛却睁不开、手脚也动不了,只脑中有一点感觉...

    哪有人呀?我这是在睡觉,应该是做梦吧!他这样安慰自己。不知怎么眼前突然亮了起来,咦?我也没睁眼睛啊?

    好亮的世界,蓝蓝的天上白云飘、远处是高山流水哗啦啦、青草地上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像仙境一般;还真是梦,天放现自己躺在云朵做成的床上,飘飘悠悠的...

    “天放...”白雨荷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冲着他甜甜的微笑。她真美,穿着洁白的长裙、戴着五彩花环,像仙女。

    “你怎么来了?这是哪啊...?”天放觉自己在梦里不出声音。

    “不用说话,这是我们俩的世界...什么也不必问...”白雨荷忽然褪去长裙、露出闪着光亮的肌肤,然后轻轻的伏到他身上、温柔的亲吻他...

    景色是宜人的、感觉是美妙的,那是力量与健美的结合、是温柔和狂野的绽放、是心灵的默契、是身体的融合;没有拘束、没有羞怯、全方位的激情释放,不需要语言、只须双手的触摸和心灵的感知就够了...

    太爽了,爽得天放不要不要的、至今才知道什么是飘飘欲仙,爽到连小手指都不想动。

    白雨荷背对着他穿好长裙,转身之际满脸的笑容突然罩上了一层寒霜,“天放,我的桃花劫已经解了...!”

    “啊!?”天放惊骇了,怎么回事,我不是在梦里吗?她是怎么...知道桃花劫的?

    “叮咚,”碧玺的声音突然响起,“恭喜主人颜值暴长二十九点、升级到五级,你战胜了非人类三次、法力值增加十五分;同时获得大礼包一个,内有火眼金睛液三滴、钢筋铁骨丹三颗...”

    “我的天啊!”天放惊讶道:“碧玺,你说这是现实、我不是在做梦吗?”

    “是梦也是现实,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二者是互通的。”

    怎么可能,梦和现实互通?天放有些慌,“什么桃花劫?我不知道呀...”他想撒谎,却依然不出声音。

    “桃花劫解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你竟然敢对我下手?还几次破坏我的好事!你说你是不是该死!”死字一出口白雨荷伸开双手扑过来。

    哎哟我去!她的十根手指甲都有半尺长,尖尖的闪着亮光像锐利的刀尖。天放来不及多想,急忙滚下白云床。

    天啊!这床离地有多高呀?耳边的风呼呼响,白云不时从眼前掠过,天放心想这么高掉地上不得摔死我啊?

    可还没等他掉到地上白雨荷就扑过来,利爪向他当胸抓来!奶奶的,想挖老子的心啊?天放轮开手臂砸在她手腕上。

    白雨荷痛呼一声,诧异的望过来,“你会功夫?”

    “就算老子不会也不能等着你杀我...”说什么都是白费,因为没有声音。

    “你以为会功夫我就杀不了你吗?”白雨荷双爪齐挥,一抓面门一抓腹部。天放头往后仰,抬左脚挡住她的利爪、右脚飞起踢向她的头部。

    “臭小子,功夫还不错!”白雨荷挡开他的反击,双爪一前一后向他头顶抓来,口中问道:“你跟那个茅山臭道士是一伙的,对不对?”

    这一招跟萧七月那招类似,可现在的对手不是拳而是爪,天放不敢以同样招数对应、急忙向后飘,“谁是道士...?”

    话音未落双脚忽然踩到什么东西,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噗通一声摔倒在地;白雨荷头前脚后的扑下来,双爪向他胸腹狠狠抓落...

    (本章完)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