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左手爱,右手恨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以什么身份求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以什么身份求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不由的看了一眼邵易寒,他目不斜视的盯着电梯门,神情冷煞。

    “现在莫传承又发生了这样的事,好在你没跟他订婚,不然就惨了。”

    她那语气,让我有撕烂她嘴的冲动,“亚男,能不能麻烦你把嘴闭上。”

    “诶,佳佳,我这是为你好,你怎么这样说话呢?”某女一脸委屈的瞪着我。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面无表情。

    “要不是看在咱们姐妹一场的份,我才懒的管你的事。”她低低的碎了一句。

    “呵咚”电梯在三十层停了下来。

    邵易寒先出了电梯,方亚男紧跟其后,我走在最后。到大门口时,邵易寒回头看了我跟方亚男一眼,随即把方亚男搂了过去,不羁的朝我笑了笑,“我现在没空,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话落,他扫了指纹推门而入,连给我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大门快合上那一瞬,方亚男回眸看了我一眼,那眼底的得瑟,一览无余,她心里应该是高兴坏了吧。

    “嘭”大门在我面前撞上。

    我攥紧双手,气的后牙槽疼。抬脚便踢向大门,狠狠的踹了两脚,仍不能解心口之气。

    “男人全他妈是种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我低咒,真后悔来这里找他,简直是自取其辱。

    我气嘟嘟的下了楼。

    在电梯里,我又莫明烦躁起来,这男人就那么饥|渴吗,跟哪个女的不好,非得跟方亚男,他这是故意给我难堪还是真的要跟她……一想到他真的有可能留方亚男过夜,我突然就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在大堂,我徘徊了很久也没走,也一直没见方亚男下来,胸闷的感觉越来越难受,分分钟想冲上去,把那道门砸了。

    就在我快要不顾一切冲上去时电梯那头传来声响。

    我不由往柱子边躲了躲,没一会就见方亚男从电梯里出来,一脸恼怒的模样,很快便离去。

    我望着她离去的背景,心想:难到事没成?

    那她在上面呆这么久干吗?

    方亚男走了,我心里琢磨要不要再上去试一下?要是等到明天指不定他又放出什么可怕的新闻出来,到时……可就不好挽救了。可是……我拿什么跟他谈?他现在见到我比仇人还讨厌,又怎么会答应我的要求?

    最后我咬了咬牙,决定再上去试一下。

    再次站在那个门口,我又犹豫了,总觉的自己如果敲开这道门,就会发生一些自己无法控制的事……莫明的有点心慌。

    可我不敲又不行。

    手按下门铃那一瞬,心口咚咚直响,自己都能听到,紧张的不能自己。可门铃响了很久,里面也没动静,于是我又连按了两次,跟着用手拍门,里面还是没有动静。随后我边拍门边叫唤:“邵易寒……”

    叫了好久,声音都哑了依然没动静,显然里面的人是不想给我开门,不然这么大声怎么会没听到。

    那一刻我无比沮丧。

    就在我准备放弃时,门突然开了。

    邵易寒穿着睡袍,嫌弃的瞪着我,“你大半夜的鬼叫什么?”

    “我真的有事找你。”话落,不等他开口,便挤进门。

    男人桃花眼眨了眨,对于我的无懒行为有点无语,随后关了门,双手环胸,清冷的斜睨着我,“什么事,说。”

    我抿了抿嘴,把昨天莫传承在跟医院跟我说的那些话,跟他转达了一下,表示他这么多年也一直受良心上的折磨,并不好过。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讲完了?”

    我双手交错握着,微垂下眼眸,“他本来是想等莫子玉醒了就去自首的,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就去了?”我抬眸,看着他,“是不是你又威胁他了?”

    “我就威胁他,怎么了。”他突然怒吼。

    吓我的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他逼近,身上戾气尽显,又吼道:“他撞死我妈二十年了,我给他的时间还不够多吗?嗯?”

    我被他吼的哑口无言,看着他愤恨的眼神,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今天这么主动来见我,就是要跟我说些吗?”

    “我……我就是……”

    “你可以走了。”他冷声打断了我。

    我咬唇,仰望着他,“他现在不是也去自首了吗,你能不能放过海龙。”

    邵易寒听这话眸子危险的眯起,冷笑了一声,“原来你是为莫子玉来的。”

    “我不是,”我解释道:“我只是觉的莫家现在……很乱,如果再出事……”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又打断了我,像是很不耐烦。

    我望着他,两手交叉握的死紧,“算我求你……行吗?就放他们一马。”

    “你这是以什么身份求我,莫家未来媳妇吗?”他面色变的冷漠,讥嘲道。

    “只要你肯放过莫家,”我咬了咬牙,“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邵易寒那双清亮的眼眸,定定的注视着我,随之,伸手勾起我下颌,邪肆的笑起来,“你觉的你现在有资本跟我谈条件吗?”

    我吸了口气,“莫家现在真的很惨,莫子玉昏迷不行,莫传承现在又变成这样,如果你再把宋雅慧整臭……那海龙真的就完了。”我哀求的望着他,“你就放过她吧。”

    他猛地甩开手,走到沙发那头坐下。

    我忙跟了过去。

    他转眸轻蔑的看了我一眼,“想求我,那就看你怎么取悦我,或许我一高兴,就答应了。”

    男人眉梢挂着玩味的笑意,变的无懒又轻挑。

    看着他那个样子,我气不打一处,“邵易寒,莫传承犯的错,他坐牢是活该,可宋雅慧她是无辜的。”

    “她无辜。”他讥笑,伸手从茶几下拿出一个牛皮文件袋,扔到我身上,“你好好看看,我有没有冤枉她。”

    我接住那个袋子,又看了他一眼,坐到一旁,打到文件袋,往里看了一眼,有一叠照片,便先拿出来看了一下,等看清照片上的人,我不惊怔住,竟是宋雅慧跟海龙一位副总的亲密照,越往下看,我越惊悚,因为这照片都是实拍的,没有何任PS的痕迹。

    看完照片,我心里不淡定,再从文件袋里掏出一份资料,是一份口供笔录复印件,看完那份笔供,我汗毛都竖了起来。原来四年前陷害邵易寒的人是宋雅慧。

    可是宋雅慧为什么要陷害邵易寒?

    难到她早就知道是莫传承撞死邵易寒母亲的事。所以四年前邵易寒去找陈叔调查,她才利用陈叔的死陷害邵易寒?

    呃……这照片跟笔供要是曝出去,那宋雅慧名声肯定跟着臭。

    “你现在还要让我放过她吗?”邵易寒靠在沙发上,望着我。

    我捏着手里那摞资料,微微发抖,要是哪天莫子玉醒来,发现自己一向敬重的父亲是个肇事逃逸犯,而向来疼爱他的母亲不禁害人还出轨下属,我不敢想像他要怎么面对。

    “你现在还要为她求情吗?”邵易寒又问道。

    我缓缓垂下头,闭双眼,双手紧握了一下,再睁开,我抬眸望向邵易寒冷,“我求你放过她。”

    邵易寒拧眉,“你还想让我放过她?”他望着我,眼底有失望的神色。

    “只要你肯放过她,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语气肯定,目光坚定。

    邵易寒双眸变的煞冷,“为了莫子玉,你还真是什么都愿意。”

    “你说条件吧。”他要这么认为,我解释也是多余的,何况也没那个必要。

    他嘴角勾起一抹阴邪的笑,“我说了,你要是能取悦到我,我会考虚一下。”

    我定定的看了他一眼,把照片还有那些笔供全装回牛皮袋里。再放到茶几上,起身,走到他身边坐下,他浴袍领口微开,我侧目一眼就看到他胸口那块结痂,眉心不由皱了皱,随着目光往上移,对上那双让我着迷的眼睛,“你想让我怎么……取悦?”

    男人双肘撑在沙发上,微眯着眼眸,挺了一下腰,极邪魅的说道:“用嘴。”

    我微蹙眉头,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再看他挺着的腰,顿然明白。

    我估计长这么大自己的脸部表情都没有像这一刻多变,红白交加,羞怒交错……各种情绪汇集成委屈,最后化作淡淡一笑。

    “刚才方亚男难道没满足你。”这话出口我感觉有点耳熟,好像他也这么讽刺过我。

    邵易寒面色微冷,“不愿意你可以走。”

    我眸眼眯了眯,搭在沙发上的手,不由的用力下摁。

    他突然站了起来,“很晚了,我没空跟你在这耗……”

    “好,”我冲口而出,打断他。

    他居高临下望着我,有点诧异。

    “你想在哪?”我故作淡定,抬眸看着他。

    他眉头微皱了一下,随即转身便往他卧室走去。

    我咬了咬唇,跟在他身后。

    跟进卧室后我随手关上门,他已半靠在床头,那双桃花眼带着几分傲慢审视着我。

    我一步一步靠近那张大床,心跳也跟着越跳越快,望着男人敞开的睡袍,胸膛线条流畅,原是光滑的皮肤却多了一小块刺眼的伤疤,一看到那块伤疤,我心口纠痛。

    邵易寒就那样半靠在床头,看着我缓慢的走到身边,视线一直锁在我脸上,饶有趣味的看着,那眼神,让我浑身不自在,可我无处躲避。

    我站在床边暗暗深吸了一口气,抬腿跪到床上,随后另一只腿也跪了上去,再朝他挪近。

    “看你这个样子,似乎挺有经验的。”男人笑着嘲讽。

    我抬眸对上他的眼,他眼底的讥诮深深的伤着我的自尊,同时又激起我的斗志。

    “一会你不就知道吗。”音落,我目光从他脸上移了下来,他睡袍里只穿一条四角裤。

    男人清亮的眼眸微缩了一下,身体往下滑。

    我移到他身边,伸手拉了一下原来已快松开的腰带,手指轻抚在他腹部,抬眸朝他娇媚一笑。

    我心想:既便是臣服在他脚下,我也要笑着。

    男人看我的眼神越发的沉甸。

    我笑意不减,因为我已无退路。

    ……

    事后,望着男人因舒爽而变的妖娆的眼,我跳下床,直奔浴室。

    我人刚进浴室,邵易寒便跟了进来,从身后猛地把我抱了起来,我不由一声尖叫,随即便他抱进淋浴箱里摁在墙上,他把我禁锢在墙角,凶神恶煞的盯着我,“刚才那样,你还给谁做过?”

    刚才明明他爽的半死,真是翻脸比翻书还要快。

    我瞪了他一眼,把脸撇到一边。

    他扣住我下巴,把我脸转了回来,逼迫着我与他对视。

    望着他凶煞的眼神,我委屈的眼泛红,却又屈犟的不让眼泪掉出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