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219章 投名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19章 投名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轿车缓缓驶离关卡,尹平颇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左特派员,看来敌人对您还真是重视,居然设了两道关卡!”

    张茂森用手捅了他一下,示意他闭嘴。

    高非:“老张,前面如果是特工总部设的关卡,你现在就得下车。”

    张茂森点点头:“我明白。”

    他把车停在路边,下了车从相反方向的人行道原路返回。

    左枫疑惑不解:“张茂森为什么下车?”

    高非解释着:“他被敌人被捕过,有不少特务都认识他,我担心前面如果是特工总部设的关卡,他会被人认出来。”

    左枫:“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要带着他?”

    高非:“左特派员,你的身份很重要,我原以为带两个可靠的人,对你的安全能更有保障一些。但是我没想到敌人的动作这么快,这件事上确实是我的疏忽。”

    左枫正色说道:“高队长,我们做特务工作,每一处细微的环节,都有可能会是成败的关键因素。必须要事事考虑周全,千万马虎不得……”

    尹平已经坐到驾驶位置上,听着身后的说教,越听越生气,伸手打了一个响指,他这是提醒高非。然后毫无预兆的一脚油门,轿车猛然窜出去,左枫猝不及防,一头撞到了车顶。

    高非知道他是故意的,但还是呵斥道:“尹平,你怎么开的车!”

    尹平:“对不起,对不起,踩错油门了。左特派员,您没事吧?”

    左枫揉着脑袋,摆摆手:“没事。开车小心点!”

    尹平:“是是。刚才听您说话听得太专注,一时间有些走神了”

    轿车疾驰开出五公里左右,前面道路两侧堆着几个沙袋,一根长长的圆木横在沙袋上,充当临时的关卡。路边停着三辆轿车,车周围站着四五个人在那抽烟聊天。

    尹平精神为之一振:“队长,就这么几个人,咱们完全可以硬闯过去!”

    高非看了一眼左枫:“左特派员,你的眼镜还得摘下来。”

    左枫的眼镜是近视镜,遇到检查就摘下来,过了关卡再戴上。他摘下眼镜揣在怀里,说道:“高队长,我同意尹平的建议!实在不行,咱们就冲卡!”

    高非:“三辆车,不可能就这几个人……”

    正说着,三辆车的其中一辆车,车门一开,车上又下来几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丁凯文,跟在他身后的是齐老二和侯涛,齐老二的手上赫然拎着一支冲锋枪!

    左枫急忙低声说道:“尹平,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他们有重武器!”

    尹平微微点点头:“我明白。”

    他们的车停在关卡前,一个特务走过来:“证件看一下。”

    尹平把证件递出去,嘴里搭着话:“兄弟,发生什么事了?一路上到处都是检查站。”

    特务没搭理他,俯下身看了看车里的人:“你们出城干什么去?”

    尹平:“山里的朋友弄了点野味儿,请我们去打打牙祭。都是山鸡野兔子狍子什么的,用大铁锅一焖,就着小酒,味道别提有多美。”

    这名特务被尹平形容的直咽口水,神情也放松下来,说道:“你们这些有钱人真是会享受,过去吧!前面直行五里地左右,看见丁字路口左转就是通向佘山是路。”

    尹平:“谢谢,谢谢。我们知道路。”

    特务回身挥着手,喊道:“没问题,放行!”

    另外两名特务抬起圆木,让出一条车道。

    “等一下。”丁凯文走过来,接过特务手里的证件,目光依次扫过车里的三个人,最后停在左枫脸上,仔细的打量着他。

    因为走的匆忙,左枫的容貌只是略加改变,粘上八字胡,用药水改变肤色,仅此而已。但是由于特务们没有左枫的照片,只是凭着周明和夏菊的描述,所以这样的化妆术,再加上证件,应付一般的检查基本没问题。

    高非把手伸进座位缝隙中,握住了枪把。他直觉里感到丁凯文已经发现了什么。丁凯文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对这样简单的化妆术,恐怕很难瞒得过他。

    出乎意料,丁凯文看了左枫一会,就把证件还给尹平,自言自语的说道:“今天的风很大,还是戴上眼镜会好一些……”

    说着从兜里掏出墨镜戴上,对尹平挥挥手:“走吧!”

    尹平驾车驶出关卡,立刻加速疾驰,一口气开出十几里地,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刚才那家伙看了半天,我还以为他察觉到什么,好在是有惊无险。”

    左枫已经把眼镜重新戴上,心里一块石头也落了地,说道:“这都是他们惯用的伎俩,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故弄玄虚。如果咱们沉不住气,主动露出马脚,他就赢了!”

    尹平虽然对左枫不太待见,但是对这句话还是很赞同:“没错,特派员你说的对!队长,你说呢?”

    高非望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景物,说道:“他或许已经看出了咱们的破绽!”

    左枫:“什么破绽?”

    高非:“你的鼻梁两侧长期戴眼镜,有两处印痕,我虽然在给你化妆的时候已经尽力遮盖,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一点。他刚刚盯着你,就是在研究这两处印痕!”

    左枫:“不会吧?他要是看出来了,为什么不说破?难道他是咱们军统的人?”

    高非缓缓摇摇头:“我肯定他不是军统的人。至于为什么不点破,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个人是敌是友,还很难判断,如果他是敌人的话,将会是一个棘手的劲敌!”

    …………

    诚如高非分析的一样,丁凯文确实是看出了左枫鼻梁处浅浅的印痕,再从年龄脸型上判断,他几乎肯定这个人就是军统特派员左枫!

    但是他不想揭穿,萧万廷的话他记得很清楚:要找机会替重庆做一两件事。要不然手无寸功,将来怎么证明自己有反水投诚的心。搭救军统特派员,这就是他向重庆表忠心递交的投名状!

    现在太平洋战场上,日军从最初的攻势已经全面转向防御阶段,美国人的军工业底蕴,在这个时候显现出了强大的威力,他们的武器物资源源不断补给前线的作战部队,而日军最缺少的恰恰就是资源上的匮乏。

    侵华日军如今也在收缩兵力,主力部队都驻防在大城市中,一些中小城市只有零星的小股部队,看似忙忙碌碌的军营里,其实都是在唱着空城计。

    这是最近一段时间,丁凯文和萧万廷讨论最多的事情。今天萧万廷向金占霖推荐他出来参与搜捕,就是希望有机会的话,丁凯文能够帮助左枫脱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