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208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08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高非思索了一会,说道:“虽然胡铁峰帮助你们逃出监狱,但是你们对他不可能做到完全信任,这是必然的。李东哲当然会想到这一点,所以他没有要求胡铁峰贴身监视,甚至刻意给你们制造单独谈话的机会……他一定是有其他办法掌握你们的秘密!”

    “其他办法?会是什么办法?”苗新想不到答案,只好老老实实问高非。

    高非:“我也不是十分确定。但是从他们任由你和孙大宏单独谈话的事情来看,你和孙大宏的房间里被安装了窃听器的可能性最大!”

    苗新既恍然又懊恼:“窃听器?难怪胡铁峰主动要求自己在一个房间,他们是希望我和孙大宏说的机密越多越好!”

    “你和孙大宏说过涉及到陈站长的事了吗?”

    “……说过。我跟孙大宏说,站长的备用据点可能是在豆市街一带。”

    “你怎么知道备用据点在豆市街?”

    “站长曾经对我提起过一次,但是他没说具体位置。”

    “陈站长还真是信任的他的行动队长……”

    这句话让苗新有些疑惑:“你不是我们中统的人?”

    高非说道:“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76号的人一定会根据你和孙大宏的谈话,在豆市街安排下眼线……”

    “站长真的在豆市街?”

    高非没有回答他,心想着如果豆市街被监视,陈靖恩后天想要安全离开,恐怕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苗新等了一会,身后没有动静,忍不住说道:“我既然甩掉了跟踪,是不是可以归队了?”

    高非:“你说的话是不是属实还需要查证。而且你只是暂时甩掉跟踪,我估计76号的人正在附近到处找你,你出去之后不出10分钟,就会被再次盯上!”

    苗新有些不服气,说道:“就算没有你的帮助,我也可以甩掉他们!”

    高非笑道:“这我相信,中统上海站行动队队长这个能力还是具备的。但是即使你能够彻底甩掉跟踪,为了你们陈站长的安全,你还是要回到胡铁峰那里,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要把自己说出去的话,再收回来才行!”

    听高非这么说,苗新知道自己的疏忽大意,可能是泄露了站长的行踪,这个错误是必须要自己来弥补才行。于是说道:“当然。为了站长,我随时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

    高非:“这也是陈站长对你的考验。毕竟你是从警备队监狱逃出来的人,你是特工人员,应该明白其中的原因。”

    “我明白。你就说我应该怎么做吧!”

    “胡铁峰每天都喝酒吗?”

    “每天都喝。就是不吃饭,他也能喝半斤白酒。”

    高非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东西递给苗新:“幸亏身上带着一点。”

    “这是什么?”

    “强效安眠药!”

    …………

    苗新等高非走了十几分钟后,站起身从戏院走出来,乘坐电车返回法华路。

    情报处五组的人果然在附近搜寻,看见苗新再次出现,黄钢一面命人继续跟踪,一面立刻走进公用电话亭。

    黄钢:“喂,李副处长,我是黄钢。苗新接到过一个电话,然后就甩掉了我们的跟踪,我觉得他好像是有察觉了,要我看干脆抓了他算了!”

    电话另一端的李东哲沉说道:“他不一定就是察觉有人跟踪,也许只是正常的反跟踪方法。苗新和孙大宏只是小喽啰,单纯为了抓他们,我何必费这么大周折!”

    黄钢:“我们已经知道陈靖恩藏身在豆市街一带,只要多派人守住那条街就行,难道陈靖恩还能一直躲着不出门?”

    李东哲:“上万人的豆市街,藏一个人,哪有那么好找!苗新今天既然和中统的人接上了头,他回去后一定会和孙大宏商量办法。记住,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要有耐心,探听到陈靖恩的确切住处才行,”

    “是!我明白!”

    ——李东哲偶然发现胡铁峰和苗新、孙大宏竟然同属一支部队,这让他觉得是一个可乘之机,利用同袍战友之间的信任,设计这么一个局。整件事的最终目的,就是以苗新和孙大宏为诱饵,钓到陈靖恩这条大鱼!

    苗新回到法华路的住处。

    胡铁峰:“苗大哥,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苗新:“没有。去了两家没买到化妆用的东西,不敢再走太远,在附近转了一圈就赶紧回来。”

    胡铁峰:“苗大哥,你吃饭了吗?我给你留了两个馒头。”

    苗新:“谢谢胡兄弟,我吃过了。那个,我要和大宏说几句话,你看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既然知道胡铁峰是什么人,苗新索性和他直说。

    胡铁峰:“没问题,你们哥俩聊着,我出去看看再弄点晚饭。”

    孙大宏知道苗新是出去找人接头,见胡铁峰走出去,立刻问道:“新哥,怎么样?接上头了吗?”

    为了让一切逼真自然,苗新现在不能跟孙大宏说实话:“等一下,我看看胡铁峰走了没有。”

    “通过这两天观察,我觉得胡铁峰没什么问题,不用像防贼一样防备他。”

    “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我今天和咱们的人接上头了。”

    “太好了!陈站长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元宝街。明天我们就去找他会合!”

    “你不是说在豆市街吗?”

    “被俘的王富贵叛变,陈站长担心豆市街不安全,所以临时更换了备用据点。”

    “我都不知道备用据点在哪,王富贵不可能知道吧?陈站长是不是太过于谨慎了。”

    “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在元隆当铺咱们险些全军覆没,陈站长能不谨慎吗!”

    “说的也是。那陈站长在元宝街什么地方?”

    “你和我都需要接受调查,接头的人不可能说出具体地点。他只是告诉我,明天去元宝街,等待下一步指令。”

    这所房子斜对过一家整天拉着厚厚窗帘的住户,其实就是负责监听的房间。负责监听的黄钢立刻打电话,把这些对话一字不差的复述给李东哲。

    听完报告,李东哲问道:“胡铁峰现在在哪?”

    黄钢:“他被苗新支出去,去买吃的定西。”

    李东哲:“苗新他们离开这所房子,监听就用不上了。告诉胡铁峰,明天要想办法跟住苗新!”

    黄钢:“我这就派人去通知他。”

    李东哲放下电话:“来人!”

    “李副处长,您有什么吩咐?”

    “让监视豆市街的人立刻撤下来,都撒到元宝街,等待明天收网!”

    “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