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148章 人是感情动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8章 人是感情动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下班以后,萧宁宁陪着夏菊四处去张贴寻人启事,她本来是准备让沈俊辰开车送她俩,但是经过中午的事情,她对沈俊辰心里有了芥蒂,也就张不开这个嘴。

    夏菊带着几份寻人启事,先在永安百货附近张贴一份,这里是全上海最热闹繁华的地段,在这里张贴这类广告最适合不过。

    她现在谨遵高非平时的谆谆教导,做事情一定要符合逻辑性,不能让人觉得,你做的这件事非常奇怪。就比如现在这种情形,要是去人烟稀少的地方张贴寻人启事,就很有可能会引起别人的猜疑。

    “咱们还去哪?”萧宁宁拎着浆糊桶,没精打采的问夏菊。她亲耳听到沈俊辰说不喜欢自己,心情难免有些失落。

    夏菊知道她情绪不佳:“宁宁,要不然你回家休息吧,这又不是什么出力的活儿,我一个人就行。”

    萧宁宁:“刷子、浆糊、寻人启事,你自己能拿这么多东西?再说了,你的脚伤成那样,我怎么能放心你一个人呢。”

    夏菊拗不过她,只好由着她。

    两个人乘坐黄包车,先来到慕尔堂教会学校,学校外墙有一处专门张贴各类广告的地方。夏菊刷好浆糊,萧宁宁把寻人启事贴好,然后又随机在其他地方,把剩余的张贴完毕。

    忙完这一切,已经是六点多钟,萧宁宁说道:“夏菊,不能白让我陪你这么久,请我吃顿饭吧。”

    夏菊笑道:“干点活儿就要工钱,早知道还不如让你走了。说吧,想吃什么?”

    “……我想喝酒。”

    “干嘛?为了沈俊辰一句话就借酒浇愁?值得吗?”

    “我心情不好,就想喝酒,你陪不陪我?”

    “……不能喝的太晚,你知道我家那太偏僻,太晚的话,我都不敢回家。”

    夏菊担心高非看见寻人启事会去找自己,她想尽快和萧宁宁吃完饭好赶紧回去。

    “喝酒哪有那么快的……要不然这样吧,我还从来没去过你家,咱们买几个菜去你家吧?借这个机会,我也正好认认门。”

    “这么简单?是怕我请不起你萧大小姐,故意给我省钱吧?”

    “省什么钱,我今天要吃满汉全席!吃你一个倾家荡产!怎么样,怕了吧!”

    “只要你能吃的下,把我吃了都行。”

    …………

    高非在晚上八点多钟,才看见那则寻人启事。他立刻开着车来到夏菊家楼下,窗台上的花盆没有摆出来,高非把车灯熄灭,坐在车里观察着。

    萧宁宁的身影偶尔会出现在窗口,虽然不知道萧宁宁为什么会出现在夏菊家里,但是高非只能耐心的等待,等待萧宁宁走了之后,自己再上去。

    五月的夜晚温度适宜,奔波了一天,高非感觉有些乏累,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台上已经摆上了花盆。

    自己闭着眼睛多说有两分钟,就这两分钟时间里萧宁宁就走了?高非在心里暗暗的提醒着自己,以后一定要时刻保持警醒才行,任何小疏忽都可能错过一些重要的事情。

    他四处巡视一遍,这才上楼拿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夏菊正在收拾桌子上的杯盘狼藉,最醒目的是一大瓶威士忌已经见了底儿。

    高非:“找我什么事?”

    夏菊伸出手指,做了一个轻声的示意,然后指了指放着幔帐的床:“萧宁宁在里面。”

    高非吓了一跳,低声

    说道:“她还没走?她没走你怎么就让我上来?”

    “她喝多了,人事不省。”

    高非拿起威士忌的空瓶子看了看:“都是她一个人喝的?”

    “嗯,她今天心情不好,一杯接一杯的喝,拦都拦不住。”

    “巾帼不让须眉,好酒量!你没喝吗?”

    “太难喝了,我喝不惯。再说,我怕我喝醉了,耽误了正事。”

    “出了什么事?”

    “你被沈俊辰的人偷拍到,我看见照片了,不过暂时没事,照片已经被我销毁。”

    “我被偷拍了?在哪里偷拍的?”

    “是一条街上……对了,拍你的那张照片背景里,是一家叫合顺祥的布行。”

    夏菊一提合顺祥布行,高非立刻明白了,威廉路看来已经被76号重点监视起来,自己这一段时间只去过一次,想不到还是被他们发现。

    “你把这件事详细说一遍。”

    夏菊就把今天上午意外发现照片的事,再到自己销毁照片上的过程,都说了一遍。

    高非越听越心惊,一方面是吃惊夏菊为这件事险些暴露,另一方面他是吃惊76号既然动用这么大的人力物力,那一定是在威廉路察觉到了什么,而不可能因为出现过两个共党那么简单。

    “夏菊,你做的很好。从今天这件事来看,你已经具备了一个情报员所该有的胆大心细和随机应变的能力!”

    “你不认为我莽撞吗?”

    “当然不。换做是我,我也会那么做,而且还不一定有你做的这么好!”

    得到爱人的夸赞,夏菊心里很高兴:“我只想着不能让你陷入危险,所以就这么做了,别的没考虑那么多。”

    夏菊当初参加军统,完全是因为高非的缘故,现在也依然还是这个原因。虽然知道这样的想法和口号上喊的相违背,但是对于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来说,这个男人是她唯一的执念。

    高非的眼眶有些湿润,他伸手揽住夏菊的肩头,轻轻把她拥入怀中:“谢谢你,夏菊,我……”

    “我认得你……你,干嘛抱着……夏菊……”萧宁宁忽然摇摇晃晃的坐起来,她说完这句话,身子一歪又软倒在床上。

    夏菊连忙走过去拍了拍萧宁宁:“宁宁?宁宁?”

    萧宁宁沉沉入睡,毫无反应。

    夏菊也吓得不轻,勉强对高非笑了笑:“她说梦话呢。”

    高非:“今天有人知道她来你家吗?”

    “没有,我本以为她吃过饭就回去,没想到她喝的这么醉,还没来得及给她家里打电话……你要干嘛?”夏菊警觉到高非眼中的寒意。

    “她见过我,等到她酒醒了,你和我就全暴露了!所以,为了我们的安全,我必须除掉她!”

    “不行!你不能杀她。你看她醉的这么厉害,刚才,刚才就是梦游一样,我猜她那就是无意识的行为。”

    “这种事不能靠猜,万一她明天酒醒,其实心里什么都记得,你说怎么办?”

    “不会的,不会的……高非,你相信我,我见过她喝醉过好多次,每次酒醒后都记不起来发生过的事情。”

    “夏菊,你不要感情用事。我知道她,还有她家对你很好,但这是两码事!你懂吗”

    “我知道你说的对,可是,不行,真的不行!我不能看着宁宁死在我面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