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115章 卖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5章 卖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早上,孙健和龙飞的手下被发现死在一处废弃的巷子里。两个人的死法各不相同,孙健手上握着手枪,后背被刺了一刀。

    龙飞的手下死在距离孙健十几米远的地方,被直接爆头。他手上拿着一把带血的匕首,孙健的钱包在他身下压着。

    从现场情况来看,似乎是龙飞的手下突然从身后袭击了孙健,抢走他的钱包,没等他跑出几步,还有一息尚存的孙健,在最后关头射杀了龙飞的手下。

    警察局勘察现场后,给出的结论也是大致相同:抢劫杀人。

    因为牵扯到76号的人,警察局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就通知了特工总部。

    这件事本应该是三组组长去处理,但是因为牵扯到龙飞的手下,而龙飞在几天前已经成了沈俊辰的外围眼线,再赶上三组组长有其他事情要忙,所以沈俊辰被理所当然的派去现场。

    “检查孙健的手枪了吗?”沈俊辰问负责这件案子的警察。

    “检查过了,手枪确实开过一枪,子弹也核实过,没问题。”

    龙飞一个劲儿的摇头:“沈组长,这事儿太蹊跷,我那天带他去76号,找您报告王凤山的事,当时他等在外面,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抢劫杀人?”

    “附近有人听到枪声吗?”沈俊辰问警察。

    警察:“那到没有。”

    沈俊辰:“他们是死在昨天夜里,夜深人静,怎么会没有人听见枪声?”

    警察:“沈组长,您的意思是说,这是伪造的杀人现场?”

    沈俊辰:“总之疑点太多,还需要再调查。”

    与此同时,在静安寺的树林里,厉先杰因为这件事正在向高非抱怨:“我冒着风险做了一件毫无意义的事,等于给敌人增加一条线索!”

    高非:“你不是说你已经伪造了一个同归于尽的现场,难道还瞒不过那些警察?”

    “我仓促间做的假现场,瞒警察当然没什么问题,但是要想瞒过特工总部的人,恐怕会很困难!”

    “那你也不要责怪夏菊鲁莽,根据她当时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妥。因为她并不知道我察觉到龙飞疑点,已经及时安全的撤离。”

    厉先杰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高非笑道:“先杰,我太了解你,你其实并不太担心这件事,既然做了,就一定有信心不让他们怀疑到你身上。”

    厉先杰:“我难道是闲的没事做,专门来找你诉苦?”

    “你一定是有别的事来找我。”

    厉先杰用手点指着高非:“你,你……”

    然后忽然笑了,说道:“好吧,又被你猜中,我确实是有事找你。”

    高非:“我就说你不会因为既成的事实,跑来啰里啰嗦!说吧,找我什么事?”

    “帮我弄些烈性炸药!”

    “炸药?”

    “这个词很难懂吗?就说能把人炸飞的东西,也叫雷管。”

    “滚蛋!我是说现在军火管制这么严,你让我去哪弄炸药?你要炸药干嘛?”

    “干嘛……你先不用管,你想想办法,我知道你鬼点子多。你在上海多年,到处都熟门熟路,怎么也比我强吧。”

    “好吧,我尽力。”

    厉先杰站起身:“你说尽力我就放心,有了消息,让你那个小姑娘通知我。”

    “怎么通知你?需要定一下你们的联络方式吗?”

    “不用,夏菊的随机应变的能力还可以……你袋子里是什么东西?”

    “我不问你的事,你也别打听我的事。”

    “好好,算我多嘴。那我走了,你自己小心吧。”

    等到厉先杰离开静安寺,高非打开自己带来的袋子,里面的东西千奇百怪,粗布短褂子、斗笠、镜子、假胡须,黑色的胶水。他对着镜子粘上胡须,黑色胶水往脸上点着……

    十几分钟后,高非已经变成一个麻脸中年人。

    出了静安寺,高非来到附近的集市,走到一个鱼贩跟前。鱼贩推着一辆独轮车,车上装这两桶鲜鱼。

    高非:“把你的独轮车和鱼都卖给我,要多少钱?”

    鱼贩吃惊的看着这个麻子:“你连车都买?”

    高非:“是啊,我要做这一行,当然是要连车一起买。”

    鱼贩犹犹豫豫的说:“十……十块大洋,你要是觉得贵,咱们再……”

    高非掏出十块大洋递给他:“十块大洋,有车有鱼,不贵。”

    鱼贩接过钱,兴高采烈的走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在鲜味来饭馆门前,高非推着独轮车吆喝着:“卖鱼,卖鱼,新鲜的黄浦江大黄鱼。”

    鲜味来的老板走出来:“卖鱼的,过来过来,我看看你的鱼。”

    高非把独轮车推过去,掀开盖在车上的草席子,草席子下面是两桶活蹦乱跳的鲜鱼。

    老板开始挑鱼的毛病,这正和高非的心意,在饭馆门外和老板你一句我一句的计较着鱼的好坏。同时用余光注视着宪兵队大门,不多时那个拎着食盒的日本兵出现了。

    高非假意拗不过老板:“好了,好了,就依你的价钱,可不能再少了!”

    老板高兴的嘴都合不上:“把鱼送到厨房,别走前门,走后门。”

    高非推着独轮车转到饭馆后门,把鱼桶一桶一桶的往厨房拎。这时候,日本兵已经拎着食盒走进饭馆,没过一会儿,伙计的声音就传进厨房:“清蒸大黄鱼,烧四宝,冰糖莲子羹。”

    厨子对高非说:“卖鱼的,你这鱼送来的正好,要不然店里都没有大黄鱼卖了。”

    高非:“那我岂不是让老板把价格压的太低了?”

    厨子和墩上的哈哈大笑:“那你怨得了谁?我们这位老板,黑着呢,一分钱都能掰成八瓣花的主儿,你还能在这卖高价?做梦吧。”

    高非假意叹息着:“我就是穷命了……嗳,大师傅,我能不能学学你这蒸大黄鱼是怎么做的?我家那婆娘就爱吃这口儿,我偏偏就不会做,因为这件事,几天都不理我。”

    厨子笑道:“行啊,按说这厨房是不允许你进来,谁让你赶上了,就看两眼吧。”

    其实厨子也是卖一个人情,没有什么菜是看几眼就能学的会。

    大黄鱼收拾好洗净,浇上调好的佐料,上屉猛火蒸几分钟,再洒上葱花香菜,点上香油就算齐活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