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98章 化繁为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8章 化繁为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丰纱厂袁忠武的办公室里,袁忠武笑容满面:“高先生,这次多亏你这一步妙招,不仅让我们大丰纱厂毫发无损,还清空了库存的积压品,真是一举两得!”

    高非:“我哪有什么妙招,我就是不管他们使出什么战术,我应对的办法就是一把火解决,这是笨人的笨主意。”

    袁忠武摇摇头:“这可不是笨主意,这是以不变应万变的大智慧!很多人解决问题都会越想越复杂,复杂到自己都不得其法,相反像这样化繁为简,反而一击即中!”

    高非笑道:“让您这么一说,难不成我这笨办法,还成了神来之笔?”

    袁忠武:“没错,神来之笔这四个字最贴切,当之无愧!”

    高非岔开这个话题:“袁先生,这几天一和纱厂可有什么动静?”

    袁忠武:“那个董茂好几天没来商会,一和纱厂的出货进货车辆也全都停止,现在回过头一想,确实如你所说,先前的那些事都是日本人的障眼法,这就是针对我大丰纱厂设的一个局。”

    高非:“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日本人处心积虑惦记着大丰纱厂,他们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袁先生今后还要多当心防范。”

    袁忠武:“日本人亡我民族工业之心不死,我是不会绝屈服他们!”

    从袁忠武办公室出来,高非已经在考虑南造云子的事,董茂绝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来打大丰纱厂的主意。

    要知道袁忠武在法租界可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就算是青帮洪门这些黑道帮派,都要给他三分面子。

    以此推断,董茂背后一定是有日本人在指使做后盾,松岛和高桥泽相继一命呜呼,现在最可能的就是南造云子在暗中作怪!

    回到自己的房间,高非立刻开始分派任务:“这几天,王凤山去盯一和纱厂,你是生面孔,只要小心一些,没人会注意到你。不过,千万不要擅自行动,你只要掌握南造云子的行踪就行。”

    张茂森:“队长,我现在的腿伤已经没问题,有什么行动可别忘了我。”

    尹平:“老张,你放心吧,咱们这么缺人手,队长还能忘了你?”

    高非:“老张和尹平,你们俩负责盯沈俊辰,不光是要盯着他,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只要有机会就下手除掉他!”

    张茂森眼中闪着冷森森的光芒:“这兔崽子早该收拾他了!”

    高非想了想,嘱咐着:“尽量远离他家附近动手,宪兵队先遣队就在贝当路,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不比那些安南巡捕,一旦被缠住很难脱身。”

    尹平:“队长,你就放心吧,我们哥俩配合这么久,不会出什么差错。”

    王凤山:“高队长,刺杀朱毅和叶金涛的人,也是咱们军统的人吧?怎么没听上面说起过还有人在上海执行任务?”

    因为出于保密原则,高非没有把厉先杰的事透露给他们,所以只能含糊其辞的说道:“可能是有秘密任务吧。”

    高非这么说,王凤山就不再多问,任谁都明白,如果是执行秘密任务,就不要去探听,这在军统内部是尽人皆知的忌讳。

    分派完任务,高非独自一个人去往铁帽子后街,他是专程来找韩三。

    虽然现在张茂森已经康复,王凤山也加入行动人员行列,但是对偌大的上海,对自己这支锄奸队所面临的众多敌人来说,自己的人手还是远远不够。

    指望重庆给增派人手,看起来是遥遥无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只能是自己见机行事发展新人,当然也只能是发展一些不涉及核心秘密的线人。

    在上海,很多特工组织都有这类不在编制,只是雇佣关系的线人。包括像特工总部、特高课、侦缉队,甚至警察局都有。

    只要钱给到位,很多混在下九流的人,都愿意做这一行。

    但是高非可不敢肆无忌惮的发展线人,毕竟他们是在敌后,随便什么人都发展,搞不好都会被这些良莠不齐的线人害死。

    经过这么久的考察,韩三是一个非常合适的线人人选,首先是他的本性善良正直,有一颗嫉恶如仇的心,这是最关键的因素。

    铁帽子后街沿街有很多小吃摊,一张方桌,几个小木凳,就是一个能解决温饱的地方。

    高非感觉有些饿了,就坐在一个馄饨摊子的小凳子上:“老板娘,来一碗馄饨。”

    “先生,您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

    摊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见来了生意,立刻手脚麻利的起火烧水,准备煮馄饨。刚烧开水,一抬头看见两个人走过来,吓得摊主停住了手。

    高非顺着她目光看过去,原来是歪着脖子的龙飞和他的手下,一步三摇的走过来。

    这家伙被高非打伤,伤还没好利索,就被沈俊辰在特工总部的水牢里关了一个多月,现在伤势好了,但落下后遗症,脖子永远都是向一个方向歪着。

    高非把礼帽压低,衣服领子立起来,背向着他们,虽说龙飞不一定认得出自己,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老板娘对龙飞作揖行礼:“龙爷,我这才开张,是真没卖出钱来……”

    龙飞不耐烦的呵斥着:“煮你的馄饨,老子今天是来找韩三的晦气,没工夫搭理你们!”

    听说不是来收保护费,老板娘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陪着小心,目送着龙飞和他的手下走进弄堂里。

    高非搭着话:“就这么怕他们?”

    老板娘把馄饨倒进已经沸腾翻滚的浓汤里:“不怕行吗,给钱给慢了,都踹锅砸摊子,唉,惹不起这些人。”

    高非:“他说的那个韩三回来了没有?”

    老板娘:“还没有呢,这大白天的,韩三怎么也还得跑几趟活儿,多赚一点才能回家。”

    高非不再多问,等着馄饨熟了端上来,一边慢慢吃着馄饨,一边考虑着一会儿怎么解决龙飞这个麻烦。

    一个人大剌剌坐在他身边的板凳上:“老板娘,给我来一碗馄饨,要多放辣子,这天气实在是太冷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