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91章 失踪人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1章 失踪人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联络点被查抄,证明被捕的人已经变节,王凤山的身份也随之暴露,他已经不再适合做联络员。必须要上面指派新的联络员。

    高非也没有让王凤山立刻回去重庆,他现在太缺行动人员:“老王,你虽然不能再担任联络员,但是我希望你能留下来,改做行动人员。”

    王凤山:“高队长,我服从命令,只要上面同意就行。”

    高非:“这件事我会和上面说,咱们的锄奸队在上海人单势孤,这你也看到了,我必须要先征求你的意见才行,我不想留下一个三心二意的队员。”

    王凤山:“我个人完全没意见。”

    高非:“那好,你现在就给重庆发报,说明我们这里的情况,让他们火速派人来!”

    王凤山:“好。”

    高非吩咐完了王凤山,立刻赶奔夏菊的家,他急于想了解叶金涛和朱毅的情况。

    站在夏菊家楼下,远远的看见窗台上摆放着一个花盆,这是他和夏菊两人之间的暗号,摆放花盆就是说明家里安全没问题。

    高非刚要上楼,只见隔壁的王爷爷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小盆,敲开了夏菊的房门。

    王爷爷:“菊儿,还没吃饭呢吧?刚出锅的热包子,快拿进去趁热乎吃。”

    夏菊:“王爷爷,您又给我送吃的,楼下的刘阿婆也总是来送吃的,太麻烦你们了。”

    王爷爷:“菊儿,我们都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爸爸没了,我们这些老邻居给你送一口吃的,又有什么麻烦。快拿进去,趁热吃。”

    王爷爷催促着夏菊接过包子,把门给夏菊关上,一边往回走,一边摇头叹息着:“孤苦伶仃一个女孩子,不易啊,不易啊。”

    高非等王爷爷进了屋子,这才悄悄上楼,看看四下无人,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走进去。

    他已经配了一把夏菊家里的钥匙,免得总被夏菊取笑自己像贼一样的溜门撬锁。

    夏菊刚刚洗过手,正要准备吃包子,听见门响,见是高非进来,笑着说道:“你还是真会赶时候,王爷爷刚送来的热包子,来吧,一起吃。”

    高非抓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白菜萝卜猪肉馅,清香可口:“隔三差五就有邻居给你送吃的,我看你也不用生火做饭。”

    夏菊:“是啊,王爷爷送的次数最多了,我爸爸去世,王爷爷没少掉眼泪,总是念叨着好人不得好报。”

    高非:“这年月,恶人当道,好人确实难做。”

    夏菊看出来高非眼里的忧心忡忡:“你今天来,是问我那两个被抓的人的情况吧?”

    高非点点头:“这两个人的变节,直接导致我们的联络点被破坏,还好我们转移的快,要不然后果更加严重。”

    夏菊:“放心吧,他们没供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高非惊讶的说道:“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又去主动打探消息了吧?沈俊辰现在对你的疑心还没有解除,在我们没有除掉他之前,你不要再轻举妄动,免得被他抓到把柄。”

    夏菊把手里的包子塞进高非的嘴里:“我有那么笨吗?我要是这么笨,你干嘛把我发展进军统。”

    高非拿下嘴里的包子:“我不是说你笨,我是想这么重要的机密,你怎么这么快就能知道。”

    夏菊就把萧宁宁在金占霖办公室,无意中发现的口供的事说了一遍。高非听夏菊说完事情的始末,心里是既觉得庆幸又觉得失望。

    庆幸的是这两个人对上海军统的情况,看起来没有什么了解,他们的变节,对锄奸队造成的破坏力有限。

    失望的是自己心中神一样存在的戴局长,居然为了这种事,不惜动用军统的力量,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只为了去讨好一个女人!

    这完全就是公器私用,而且风险已经成了既定事实,直接导致的后果是,叶金涛和朱毅因此被捕。

    虽然现在看来好像没有再波及到其他方面,但是谁能保证在接下来的审讯中,还会供出什么来。

    在当天拿到皮箱,按照命令处死王元济的时候,高非心里就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安。

    王元济充其量就是为了生存,加入到汪伪政府中的一名小汉奸,可以说除了以权谋私,私占他人财物之外,他并没有什么大恶行,那些行为虽然可恨,但是罪不至死。

    现在知道了王元济是因为得罪蓝蝶儿而被处死,更是让高非觉得整件事都串了味。

    夏菊不知道高非心里所想,自顾自说着:“另外还有一件事,我觉得有些奇怪,今天特工总部下发通知,这三天之内,任何人都不许请假。”

    高非:“不让请假,有什么奇怪?”

    夏菊:“某一个部门不让请假倒是很正常,整个特工总部都不准请假,你不觉得奇怪吗?”

    高非思索着:“也许是刚抓了两个人,他们想要趁热打铁,做做样子也是有的。”

    高非的分析看似也很合理,夏菊自己也想不出什么缘由,干脆不再去想。

    王爷爷送来的包子,被两个人一扫而光,夏菊站起身去倒水。

    高非:“夏菊,你这一段儿,多留意留意,有没有厉先杰的消息。不是让你主动去打探,多留意些就行。”

    夏菊端着着两杯水走过来,递给高非一杯:“你不是已经让联络员查他的消息了吗?没查到?”

    高非:“重庆回电说,厉先杰在滇西参加怒江保卫战中,被列为失踪人员,没有资料可查。”

    夏菊对战场的事很好奇:“失踪人员是什么意思?”

    高非解释着:“在战场上牺牲的士兵,被称为烈士。那些最后找不到尸体,无法确认是否牺牲的士兵,都被为失踪人员。”

    夏菊:“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高非:“烈士家属有丰厚的抚恤金,登记造册名垂千古。失踪人员就需要反复查证,究竟是战死了,还是阵前被俘虏。”

    夏菊:“你是说厉先杰可能就是在阵前被俘虏,然后叛国投敌?”

    高非点点头:“现在厉先杰出现在上海,而且他所做的一切,都让我怀疑他已经叛国投敌,做了汉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