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83章 除夕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3章 除夕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高非到了夏菊的家里的时候,夏菊正蜷缩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糊糊,被高非开门的声音惊醒。

    夏菊连忙披着衣服坐起来:“你怎么来的这么晚?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高非反手关上门:“出了点事儿,耽误了。你还没吃饭吧?我刚买的饭菜,算是年夜饭吧,四凉四热。”

    高非手里也拎着一个食盒,是他在路边饭馆里买的饭菜,担心时间长菜凉了,索性连食盒也一并买了回来。

    夏菊指着桌子上的食盒:“这是萧干妈让宁宁给送的年夜饭,不过这么长时间,是要重新热一下。”

    高非:“先别管了,就吃我买的这份儿吧。”

    夏菊到厨房哪来筷子和碗碟,看着高非从食盒里把热气腾腾的饭菜,一样一样的摆上桌子,还真是四冷四热,冷热荤素搭配的倒是齐全。

    夏菊怔怔说道:“这才像是一个过年的样子。”

    高非笑着说:“这就是过年的样子?过年应该是什么样子?”

    夏菊:“过年就是这个样子,两个人。”

    高非:“两个人?”

    夏菊望着高非,一脸的认真:“从前是我爸爸和我,以后是你和我。”

    有的时候,生活就是这么简单。就像夏菊一样,她所期盼生活的样子,简单到只需要两个人。

    夏菊忽然停住了筷子,鼻子一酸,眼泪落下来。

    高非连忙递过去手绢:“怎么了?”

    “我爸爸每年除夕夜都给我压岁钱,可是今年……再没这人了,没了……”夏菊呜咽着,越说越泣不成声。

    高非站起身,从外套里掏出两封大洋,放在桌子上:“这是我给你的压岁钱。”

    夏菊看着桌子上的大洋,哽咽着:“你给的太多了,我爸爸只给我十块大洋的压岁钱。”

    高非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嫌压岁钱给多了。”

    在高非逗趣开解下,夏菊总算是渐渐从思念亲人的情绪中走出来。

    她看着桌子上的两封大洋:“这是什么钱?”

    高非:“这是你这几个月的薪水。”

    夏菊惊讶的说道:“薪水?什么薪水?”

    高非:“就是你为军统工作的薪水,难道你不知道工作是要领薪水?”

    夏菊:“我以为做这一行都是没有薪水……”

    高非:“天底下哪有不发薪水的工作,做哪一行都要吃饭,没有薪水,你怎么生活,你在特工总部工作,不也是一样领薪水吗。”

    夏菊:“那不一样。”

    高非:“怎么不一样……”

    砰!砰!砰!

    夏菊吓了一跳:“是鞭炮声?”

    高非侧耳听了一会儿,摇摇头:“不是鞭炮声,是枪声。”

    高非站起身,走到窗户跟前,撩起窗帘的一角,向楼下看去。

    一个人从不远处的马路上跑过去,几分钟后另一个人出现,从高非的视线里追过去。

    “除夕夜还这么不太平。”夏菊也走到高非身边,向楼下看着。

    高非回想着奔跑过去的两个人的身影,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难道是自己认识的人?

    高非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夏菊,我出去看看,你在家里待着,哪也不要去。”

    夏菊:“静安寺附近总有地痞流氓打架斗殴,这闲事你也要管?”

    高非:“不像是打架斗殴那么简单,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我去去就回来。”

    高非开门下楼,顺着那两个人奔跑的方向跟着追下去。

    追出很远,也没看见人影,高非心想是自己出来的慢了,一定是把人跟丢了。

    这么想着,就慢慢往回走,刚走出几十米远,就听见前面不远处传来一声枪响。

    高非赶忙紧走几步,影影绰绰看见两个人在树影下,其中一个人好像是受伤倒在地上,另一个站在他跟前,两个人正在激烈的争吵着什么。

    高非身上没带枪,他不敢靠的太近,只能躲在暗处远远看着。站着的那个人忽然抬手把枪对着地上的人,瞄了很久,久到高非认为他不会扣动扳机。

    砰!砰!那个人终于还是扣动了扳机连开两枪。

    远处传来巡捕的哨子声,开枪的人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跑去,高非看着他奔跑的背影愣怔了一会,这个背影实在是熟悉的让他困惑,虽然一时之间有些想不起来。

    高非慢慢走近倒在地上的那个人,他的大腿中了一枪,胸口中了两枪,身下是一大滩鲜血。

    高非借着路灯昏暗的灯光仔细看了一会儿,禁不住失声叫道:“江民!”

    倒在地上的人是高非在88师特务连的同僚,中士班长江民。

    在特务连的时候,江民和高非还有厉先杰最为要好,三个人整天混在一处,吃住都在一个营房。

    江民在枪法格斗这方面,虽然不像高非和厉先杰那样的出类拔萃,但是为人处世圆滑,在特务连很有人缘。

    淞沪会战之后,高非在上海加入军统,后来偶然得知,江民依旧在88师,跟随着部队去了滇西。

    想不到会在上海的除夕夜见到他,而且是在这样的状态下,高非扶起江民的身体,用手试了试他的脉搏,依稀还有一点跳动。

    “江民!江民!醒醒,醒醒,我是高非!”高非大叫着。

    也许是高非这两个字唤醒了江民最后的一丝意识,他慢慢睁开眼睛:“高非……”

    高非激动的点点头:“对,是我,我是高非!江民,你怎么来上海了?这是怎么回事?”

    江民无力回答这些话,慢慢的闭上眼睛,气若游丝,眼见就剩一口气。

    高非听着越来越近的巡捕的叫嚷声,忍不住催问道:“是谁干的?杀你的人是谁?”

    这句话就像一剂强心针,江民目光陡然有了光亮,他的眼睛里都是愤恨和怨毒:“是……厉先……杰……”

    说完这句话,头一歪,手臂从高非身上垂下,再无任何生息。

    巡捕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在租界内要是因为人命案,惹上这些巡捕可是够难缠。

    高非不敢在停留,放下江民的尸体,转身闪进暗影中,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是厉先杰杀了江民?难怪刚刚那个背影那么熟悉!那根本就是厉先杰!

    厉先杰在上海?那就是说那天截杀自己和尹平的人,也很可能就是厉先杰?

    厉先杰为什么要杀江民?江民又为什么从88师出来,从遥远的滇西来到上海?

    如果那天截杀自己的也是厉先杰,那么厉先杰现在又是什么身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