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67章 以牙还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7章 以牙还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见高非又带回来一个腿上明显带着伤的人,袁忠武并未多问。通过邮船码头的事件,他心里基本已经确定,高非他们要么是军统要么是共党,既然他不愿意明言,自己也索性装着糊涂。

    袁忠武本身就是一个有着爱国倾向的商人,所以他也并不排斥这样的人。况且上一次在邮船码头上,要不是高非替自己解围,现在的袁忠武恐怕已经身陷囹圄。

    而且袁忠武现在也无暇去顾及这些事情,他现在有他的头疼事。

    最近大丰纱厂不断的遭到一些不明身份的人的破坏袭击,也不是什么大的事件,砸玻璃,往厂子院里扔死猫死狗,再就是经常有外出的工人被人无故殴打。

    所有这些袭击者的来源都指向了一和纱厂,因为被殴打的工人说,打他们的人之中,好像是有日本人。

    袁忠武派人去巡捕房报案,巡捕房例行公事的登记备案,根本也不太关心。这种小打小闹的案子,又没有油水可捞,他们才懒得把精力放到这上面来。

    直到袁忠武亲自打电话给巡捕房的巡长,巡捕们才不情不愿的来到大丰纱厂看了看,然后答应这几天加派警力在大丰附近的巡逻。

    巡逻的效果并不大,虽然这类事情有所减少,但是并未杜绝。

    …………

    高非和尹平、张茂森在房间里谈论着这次的营救的惊险。

    尹平:“老张,沈俊辰怎么这么轻易就信你说的话?”

    张茂森:“这孙子拿我父母要挟我,我就顺台阶下了,答应投降他们。”

    尹平:“那咱们这么耍了他一通,你父母怎么办?这小子我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张茂森恨恨的说:“他胆敢碰我父母一根毫毛,我就把他碎尸万段!”

    尹平:“那管什么用,就算你活剐了他,你父母也跟着遭殃。”

    高非想了想,说道:“我明天联系奉天军统站,请他们帮助设法转移老张的父母。”

    张茂森眼里闪过一丝感动:“谢谢队长。”

    高非笑骂道:“都是自家的弟兄,谢个屁!你赶紧把你的伤养好吧,咱们本来就人手紧缺,你还迟迟不能归队……”

    张茂森:“这件事确实怪我,是我太鲁莽了!”

    院子里嘭!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被扔在地上。尹平现在已然是惊弓之鸟,听到异常,立刻伸手去摸枪。

    高非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冲动,侧耳听了一会儿,顺手从墙角拎着一根木棒,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

    院子靠近墙边的地方被扔进来一个麻袋,麻袋上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大丰纱厂的人都是这个下场!

    几个工人上手打开麻袋,里面是一个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工人。

    工人们面面相觑,管事的从楼里出来:“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送医院!”

    袁忠武也闻声走出来,看到这个情形,无奈的摇头叹息,毫无办法。

    高非:“袁先生,如果知道是谁干的,再这么忍下去可不是一个好办法。”

    袁忠武:“还能有谁!松岛贼心不死,妄图通过这样卑劣的手段让我屈服!他们是痴心妄想!”

    管事的说道:“袁先生,高先生说的没错,咱们得想一个法子,今天又有十几个工人闹着要辞职,再这么折腾下去,人都吓跑了,咱们大丰可就要停工了。”

    袁忠武烦躁的挥挥手:“赶紧把那个受伤的工人送去医院救治,其他的事,我来想办法。”

    高非:“对付这种事,我就是信奉一条,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袁忠武明白高非说的意思,但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一和纱厂的工人大部分也都是中国人,我总不能让人把他们也打成这个样子,扔进一和纱厂院子里吧。”

    高非:“这种事当然不能牵涉无辜者,俗话说擒贼先擒王!袁先生,你需要从根上解决问题!”

    袁忠武迟疑着:“这样做一旦被巡捕撞到,对大丰纱厂可是不利。”

    尹平在一边说道:“袁先生,你不用担心,我们去给你解决这件事!保证连累不到大丰纱厂!”

    袁忠武其实也是在耍一个小聪明,他苦于自己没有得力的人手,只盼着高非能主动揽下这件事,以他的能力对付松岛,袁忠武觉得绰绰有余。

    袁忠武连忙说道:“那袁某就多谢两位了。”

    高非本来只是给袁忠武提一个建议,被尹平这么一说,也只好说道:“袁先生不必客气,咱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本就应该帮助中国人!”

    袁忠武赞叹着:“高先生真是言简意赅,一句话就说出国人现如今最缺少的东西!”

    尹平:“咱们就别互相客气了,该干嘛干嘛吧。”

    高非和尹平回到屋子里,带上手枪和证件,准备今晚就去探探一和纱厂的老巢。

    尹平:“老张,这回可哪也别乱跑,老实在屋里躺着。”

    张茂森苦笑着:“我这一瘸一拐的能去哪?你们这是要去哪,有任务?”

    高非把一支手枪塞到张茂森枕头下:“尹平揽下来的任务,我陪着他去完成!”

    尹平:“高队长,说的好像我要是不说话,你就能心安理得,眼看着自己同胞被日本人祸害一样。”

    高非一边往楼下走,一边说:“这不是心安理得的问题,关键是我们现在分身乏术,没有精力去管这些闲事!”

    尹平:“队长,你这话我可不赞成。这哪能算是闲事,左右咱们都是对付日本人。一和纱厂的松岛要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也就算了,他现在用这种手段祸害人,咱们对付他也是合情合理。”

    高非嘴上和尹平这么说,只是不想让他随便就去应承这种麻烦,毕竟自己带的军统锄奸队,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梁山好汉。

    但是在高非心里,也对这个松岛动了杀机,那晚在邮船码头,松岛和南造云子在一起,就足以说明他不是一个单纯意义上的生意人。

    两个人出了大丰纱厂,一人骑着一辆脚踏车,向一和纱厂方向走去。

    尹平:“可惜了那辆独眼龙汽车,没有汽车代步还真是不方便。”

    高非:“咱们现在的身份是侦缉队队员,骑着脚踏车很符合身份。”

    尹平:“是挺符合身份……就是他娘的有点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