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51章 新的联络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1章 新的联络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萧万廷回到家,看见萧宁宁还在客厅里穿着新衣服走来走去。

    萧万廷:“宁宁,你都是二十几岁的大姑娘,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的长不大。”

    萧宁宁扁扁嘴,说道:“喜欢新衣服就像是小孩子?那喜欢什么才不像是小孩子?下棋?喝茶?去戏园子听戏?我又不是老年人!”

    “有时间多看看书,另外把你的字练一练,你看看你的字,歪七劣八的就像……”萧万廷心想,女儿也大了,也不能把话说的太狠,生生忍住后半截话没说出口。

    萧宁宁根本不在意:“好了,话说一半多难受,我替您说了吧,我的字像狗爬的一样!”

    萧万廷对女儿算是无可奈何:“你呀,我拿你是真没办法!”

    萧万廷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看见钢笔放在茶几上,自己的钢笔一向都是放在电话机旁边,以备来电话时需要记录什么事情的时候用,怎么会跑到茶几上来了?

    家里只有四个人,萧宁宁妈妈对麻将的热爱远胜于书本笔墨,佣人根本不识字,自己也嘱咐过她,不要乱动这些东西……

    萧万廷:“宁宁,你拿钢笔写什么了吗?”

    萧宁宁扭头嬉笑着:“爸爸,你见过你的女儿拿过笔的时候吗?”

    萧万廷把钢笔放回电话机旁边,自言自语的说道:“那可奇怪了……”

    萧宁宁妈妈洗过澡,从洗澡间走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说:“又怎么了?什么事奇怪了?”

    萧万廷:“你用我的钢笔了?”

    萧宁宁妈妈:“钢笔?我用那个干什么?”

    萧万廷:“你们母女俩倒真是一个秉性。”

    萧宁宁妈妈想了想:“也许是夏菊用了吧……”

    萧万廷这才想起来,家里刚刚还有一个新认的干女儿夏菊:“她拿钢笔干什么?”

    萧宁宁妈妈:“夏菊喜欢读书写字,看见钢笔自然是多看几眼。下次她再来,你就送她几支好钢笔,我看你书房有十几支钢笔都是摆设。”

    萧宁宁:“爸爸你也真是的,一支钢笔也大惊小怪,让人家夏菊知道了,还以为你这个干爸怎么这么小心眼。”

    萧万廷:“我哪有什么大惊小怪,我就是担心我用的时候找不到……”

    …………

    高非沿着四马路走着,他是在寻找王凤山新建的联络点,在四马路西街的一个弄堂口,弄堂的墙壁上,用粉笔画了一个不起眼的五星符号,这是高非和王凤山事先约好标记。

    高非沿着弄堂走进去,这里面就没有主街那么引人注目,也鲜见大买卖商家,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店铺。

    零零散散的也有几家钉房,所谓钉房就是最低等娼妓的住所。她们的客人大都是一些贩夫走卒,一手钱一手交易,没有嘘寒问暖,只是单纯的皮肉生意。

    在靠中间的位置一家不起眼的门面,挂着一块牌匾:三泰杂货行。

    高非迈步走进去,店铺面积不大,一个半新不旧的柜台,周围是一圈货架,新上来的货物凌乱的堆放在地上。

    一个客人挑选了几件家居用品,王凤山正在给结账。

    高非:“老板,忙着呢?”

    王凤山一抬头:“先生,您看看您需要点什么?小店刚开张,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请您多提点。”

    高非心里好笑,这个王凤山如果改行不做特工,倒真是可以做生意,他无论从形象到气质,简直就是天生的生意人。

    高非:“我随便看看,你先忙你的。”

    等到那个客人走了,王凤山笑道:“高队长,怎么样?我挑的这个地方还行吧?”

    “可以。联络点就是要这样的地方,不引人注意,又随处可见。这里有后门吗?”

    “本来没有,我多给了房东十块钱,就把后窗户改成了后门。”

    高非走进里间,里间基本算是仓库连带着休息的地方,然后就是被王凤山改成的后门。推开后门,眼前是一条已然干涸成烂泥塘的小河沟。

    高非返回杂货店内,站在货架前随手拿起鼻烟壶把玩着:“南造云子找到了,她化名廖雅权,就在洋泾浜路一带活动,我正和尹平在查她的落脚处。”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等我确定南造云子的住处后,行动的时候,需要掩护接应。你也知道,我们就这几个人,张茂森到时候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所以你也得派上用场!”

    “好的,我随时候命。”

    “你的电台现在在哪?”

    “一路上盘查太严,不好携带,所以这次我没有带来新电台,还是用唐老板之前使用过的电台。”

    “那你要抓紧联系唐老板,在他撤退之前,把电台转移过来。”

    “书店还在监视中,我这样贸然前去,会不会有危险?”

    “我路过几次书店,好像监视已经撤了。况且你是生面孔,就算书店被监视,也应该没什么问题。”

    “好,那我明天就去办这件事!”

    “下次有需要联络我的时候,你在店门口……把它挂上。没有任务的时候,摘下来。”

    “好的。”王凤山苦笑看着高非随手给他拿的用作信号的东西——那是一盏大红的小灯笼。

    高非让他挂上这个无非是因为它很醒目,在弄堂口一走一过就会看到。可是这个灯笼挂在此处,若不是门口的牌匾,这里都会让人误会这也是一处钉房。

    王凤山咳咳的干咳了几声,高非没有回头,但是不再说话,拿起两个鼻烟壶比较着,似乎在看哪一个更好。

    “两位先生,需要点什么?小店刚刚开张,还得承蒙各位街坊四邻多多照顾。”

    门外进来两个穿着绸缎衫灯笼裤的的家伙,歪戴鸭舌帽,其中一个手上还咣当咣当玩着一对铁胆。

    “好说,好说。老板贵姓?是哪里人?”

    “免贵姓王,我是江苏人。初来贵宝地,有什么不周之处,还请各位见谅。”

    “好说,好说。四海之内皆兄弟,大家都是在世面上混碗饭吃,都不容易。”

    “是是。”

    “王老板既然也是在江湖上混的,也应该知道江湖的规矩,咱们上海滩的地面大部分都由我们青帮照顾着。四马路这一带归兄弟管,兄弟姓龙名飞,承蒙弟兄们看得起,送我一个诨号,铁胆龙飞就是在下。”

    王凤山自然是知道上海黑帮以青帮为首,虽然不知道这位铁胆龙飞是什么来头,就冲着他这套说词,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哎呦,原来是龙爷,我失礼了。”

    “好说,好说。四马路这一带都是好地段,你这样大小的店面,我们正常情况下是收三块大洋。可是你这店面也刚开不久,又是在弄堂里面……这样吧,我这人也是心肠软,就给你打个折!你每个月交两块大洋就行。我们不要准备金卷,只收现洋,每月月初准备好,听懂了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