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47章 挑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7章 挑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高非出了大丰纱厂,沿着主街走去电车站,他想要赶回旅馆把这件事告诉尹平,最好今天就住到大丰纱厂。

    洋泾浜路车来车往,行人如织,加上临近春节,街上的商贩也比平时多起来,显得非常的热闹。

    虽然走在闹市中,高非依然小心提防着,毕竟这是在敌后。

    做为一个从战场上拼杀出来的战士,对于危险有着本能的嗅觉。所以在他感觉到身后情况不对时,高非下意识的矮下身形,让身后偷袭他的人一拳击空,因为用力过猛,偷袭者自己险些扑倒。

    高非回头一看,袭击者原来是高桥泽。高桥泽对于自己偷袭不成颇感意外,也毫无羞愧之意,嘿嘿冷笑着:“没礼貌的家伙,还真有点本事!”

    光天化日之下,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背后袭击人,也只有这个疯子能做出来。高非冷笑着说道:“你们日本武士都是这么暗箭伤人的?”

    “跟你们这些下等的支那人,用不着讲武士精神!”

    高桥泽大喝着再度扑上来,因为两个人距离太近,他一把就抓住高非的肩头。这么轻易就得手,让高桥泽很是得意,他哈哈大笑道:“去死吧!”

    高桥泽双手一较劲,想要把高非抡起来摔出去。不曾想高非借力发力,凌空一跃而起,反手箍住高桥泽的脖子顺势一带,蓬的一声,高桥泽脸部朝下被重重摔在地面上。

    周围围观的老百姓轰然喝彩:“好!摔的好!”

    “好身手!”

    “在法租界还这么横行霸道!也该有人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高桥泽本来是想给这个对自己无理的中国人一点苦头吃,没想到反而是自己当众丢丑,这让骄横惯了的高桥泽有些恼羞成怒。

    他一骨碌身从地上爬起来,左脸被混凝土地面戕掉一块皮,鲜血淋漓看着表情更加凶悍。苍啷一声,高桥泽抽出腰间的武士刀,目光凶狠的瞪着高非,摆出一副决斗的架势。

    高非本来并不想节外生枝,可是眼见高桥泽不依不饶的劲头,知道自己今天想要脱身也不太容易。

    围观的人群里,有人扔进来一把铁锹:“兄弟,别怕,跟他干,打坏了他,我们去巡捕房给你作证!”

    高非心想这真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自己要是把高桥泽打成重伤,进了巡捕房,就算有人给自己作证自己是出于自卫伤人,到时候吃亏的也一定是自己。

    这时候人群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除了惹是生非,你还能干点什么!”

    本来都已经跃跃欲试的高桥泽听到这句话,立刻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反手把刀还鞘,分开人群就走。

    老百姓更加大声的欢呼着,日本人当街被打,而且还灰溜溜的走掉,许久都没有这样的事发生过,这令他们尤其感到解气。

    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高非立刻想起来,这女人就是和自己在德生药店的黑屋子里交过手的廖雅权!

    高非在茶馆见过廖雅权,两个人虽然交过手,也是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下。所以高非认识廖雅权,廖雅权却并不认识高非。

    廖雅权今天是偶然路过这,看见高桥泽又在街上惹事,就出言喝退他,自己也随即转身离开。

    高非这次可不想再放过她,从高桥泽对她言听计从的态度来看,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无论如何,今天必须要查清楚这女人的底细。

    高非沿着街,紧跟在廖雅权身后。在这样人来人往的街上,跟踪一个人会容易很多,就算你走近被跟踪人的身边,他也不一定能察觉。

    就像刚刚高泽桥都已经走到高非身后,高非才惊觉一样。周围的人太多的情况下,不可能防备身边的每一个人。

    廖雅权走到一家日式餐馆门口,回头看了看,迈步走进去。高非踌躇了几分钟,也跟了进去。

    进入了酒馆,高非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自己迟疑了几分钟再进来,已经无法确定廖雅权是在哪一个雅间里。

    因为这家日式的酒馆的雅间都是一个挨着一个,带着拉门的独立单间,高非不可能拉开每一间去找人。

    一个穿着日本和服的女人走过来,很礼貌的鞠了一躬,然后说了一串日语。见高非一脸的愕然,和服女人掩嘴一笑:“先生是中国人?”

    高非看了看门口:“这里不允许中国人进入吗?”

    “当然不会,我们开门做生意,只要是客人,不管哪国人,我们都欢迎。不知道先生是找人还是用餐?”

    高非:“用餐。”

    “那好,先生,你跟我来。”

    和服女人把高非引领到一个雅间,拉开门:“先生请进,需要用些什么酒菜?”

    高非从来没进过日本人的酒馆,也不知道这里都有什么,只好假装很随意的说:“随便吧。你看着弄就好了。”

    “好的,先生,你稍等。”

    高非席地而坐,悄悄把门拉开了一点缝隙,这样他就能看见外面的情形,如果廖雅权再次从雅间走出来时,自己也能第一时间发现她。

    在这种雅间就餐,若是正常说话,是不可能被外面或者隔壁听到,如果是连喊带叫的话,隔音效果可就没那么好。

    高非隔壁的一桌客人,就有一个大嗓门的家伙,听他声音就知道是喝多了酒,不停的哼唱着荒腔走板的拉网小调。身边还有人在拍着巴掌打着节奏应和着,时而伴随着一声女人的惊叫。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时间,高非听见拉门一响,廖雅权从里面走出来,匆匆向门口走去。

    高非连忙起身也跟着出来,隔壁那一群喝多酒的日本人蜂拥着也走出来。

    一个家伙脚步踉跄着一头栽倒在高非身上,伸手下意识的一拉拽,哧啦一声,扯坏了高非的衣兜,高非衣兜里装着南造云子照片的信封也掉在地上。

    高非伸手刚要去捡,几个喝醉的日本人,东倒西歪拥在一处,高非没有捡到信封。反而被那个醉鬼伸手捡起来,他也不管是谁的东西,撕开信封就把照片拿出来。

    高非一把将照片抢过来,他心里很着急,因为廖雅权已经快要越过马路,而自己还在屋子里和这几个日本醉鬼纠缠。

    醉鬼忽然大喝着,一把扯住高非,嘴里呜哩哇啦的说个不停。

    和服女人知道高非听不懂日语,就过来帮着翻译着:“先生,他们问你为什么有云子小姐的照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