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43章 破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3章 破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夏菊听见伙计喊的那一嗓子“夏小姐”的时候,心里就知道,这个称呼百分之百能引来沈俊辰的注意,毕竟上海虽大,夏姓也不是很多。

    她起身打开包间门。

    沈俊辰故作的一脸惊讶:“夏菊,还真的是你?我还以为……”

    夏菊冷淡的打断他的话:“沈长官,真是巧。”

    沈俊辰知道,夏菊是对他打死虎子一事耿耿于怀,也不光是夏菊,就连一向对他很热情的萧宁宁,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像以前那么愿意黏着自己。

    沈俊辰试图解释着:“夏菊,虎子的事,我真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他,谁曾想手底下的人,下手也没个轻重……”

    夏菊:“你的手下殴打虎子的时候,你在哪?在黄浦江吹风?”

    沈俊辰:“夏菊,我……”

    夏菊再一次打断他的话:“算了,沈长官,我也不是苛责你。虎子和我非亲非故,也用不着我为他讨说法,我只是觉得……我真的快要不认识你了!”

    说着夏菊关上了包间的门,把一个尴尬的沈俊辰关在门外。

    沈俊辰的尴尬和失望只停留在他脑海中一秒钟,立刻就被其他的画面占据,他伸手推开包间门。

    夏菊怒视着他:“沈俊辰!你太无礼了吧!”

    沈俊辰不理会夏菊的愤怒,走进包间里,拿起夏菊对面的茶杯:“夏菊,你还是这么喜欢喝一杯,晾着一杯?”

    夏菊心里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不能说谎,因为很容易就会被揭穿,沈俊辰只要一问伙计,就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喝茶。

    夏菊:“我和朋友喝杯茶也不行吗?你是不是要把我也带进审讯室问话?”

    沈俊辰:“什么朋友?人呢?”

    夏菊:“你的这些问题,我有权不回答!你给我出去!”

    沈俊辰心中的怀疑,是从这件事,想到了上一次在夏菊家里的时候,桌子上也是摆着两个杯子,当时夏菊的解释是说不习惯喝热水,所以要多晾一杯。

    眼前的场景似曾相识,让沈俊辰自然联想到,会不会是上次在夏菊家里的时候,其实就是两个人在家里!另一个人是谁?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人,夏菊有什么必要说谎?

    但是这也只是他心里的怀疑,还不足以说明什么问题,他总不能真把夏菊当犯人一样审问。沈俊辰悻悻的放下茶杯,退出了包间。

    既然被他发现,夏菊也就没有再躲避的必要,起身拿起外套,怒气冲冲的走出了茶馆。

    沈俊辰招手叫过伙计:“刚刚这位夏小姐,是和什么样的人在这里喝茶?”

    伙计陪着笑:“先生,这我可想不起来了,您看,这店里来来往往这么多的客人,谁能留心这种事。”

    沈俊辰把特工证件在伙计面前一晃:“识字吗?不识字也没关系,这个总认识吧!”

    他把手枪掏出来,啪的拍在桌子上,吓得伙计倒退了好几步。

    沈俊辰冷冷的说道:“这下能想起来吗?”

    伙计连连鞠躬:“长官,您容我想想……那个人好像是有这么高……眼睛挺大的,二十多岁……”

    沈俊辰的心在发颤,他一把抓住伙计的手腕:“是不是我刚进来不久,他就离开了的那个男人?”

    伙计回忆了一下,点点头:“差不多吧,好像就是他。”

    …………

    高非离开悦来茶馆,正想着要回去旅馆和尹平商量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

    一辆黄包车跟在他身侧:“先生,要车吗?”

    高非头也不抬:“谢谢,不要。”

    车夫:“先生,我的车费很便宜,去洋泾浜路只要您两个大子。”

    高非听车夫说着这么不着四六的话,才注意看了他一眼,车夫眨巴眨巴眼睛——这是陈靖恩的一个手下,在巷子里被高非和尹平打趴下的其中之一。

    高非顺势上了车:“好,那就去洋泾浜路。”

    车子拉着高非一路向洋泾浜路方向走,高非回头看了看,没见什么人注意他们,这才说道:“你这车拉的可不怎么样,打眼一看就不像是一个真正拉车的,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

    车夫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抱怨着:“可不是嘛,我就说我来不了这个,陈站长非让我来。”

    一个骑着脚踏车的人从后面上来,不疾不徐的跟在这辆车的后面,高非说:“后面的兄弟也是你们的人吧?”

    车夫:“高队长,您真厉害,怎么看出来的?”

    高非:“这算什么厉害,太明显了,他骑着一辆脚踏车急三火四的追上来,又不超过我们,你说他能是干什么的?”

    车夫:“高队长,您这么厉害,那天怎么没看出我们在跟踪您?”

    高非:“当时要不是我们手上收着劲儿,你和你的兄弟恐怕现在还躺在床上养伤。”

    车夫嘿嘿笑着:“高队长,我说的可不是那次……”

    高非坐在车上回想着,自己有哪一次大意了,被人跟踪都不知道。高非忽然警醒起来,他自信自己很小心,没有哪一次被中统这样拙劣的跟踪能没察觉。

    只有一次是可能的,那就是自己和白芳最后一次会面的时候,当时外面不断响起的爆竹声,扰的自己心神不安,那个时候,倒是可能会忽略到被人跟踪。

    高非假装漫不经意的说道:“哦,你说的是前天晚上那次,我只是装着不知道罢了,我是想看看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车夫由衷的赞道:“高队长,您真高!我是服了您了!难怪上海军统站都被76号一锅端了,您带着几个人还能把上海搅得天翻地覆。”

    高非心里这时候已经基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为什么当天自己和白芳接头,白芳被杀,自己却能安然无恙?这只能有一点可以解释,动手杀白芳的人是自己人!

    他们为什么要杀白芳?难道白芳就是陈靖恩口中的内奸?

    黄包车停在元隆当铺门前,高非下了车:“戏码要做足才行,这是车钱。”说着,掏出两个大子递给这个假车夫。

    车夫笑道:“谢谢先生。”

    他并没有离开,把黄包车停在当铺门口,自己坐在车把上,看似在等生意,实则是在警戒。

    那个骑着脚踏车的人,把脚踏车停在路边,他蹲在那,好像是脚踏车出了什么故障一样,东一下西一下的鼓捣着。

    看来也不能看扁了中统这些人,怎么说也都是受过专门训练的特工人员,这样的远近哨就透着专业,最起码能保证消息及时通畅。

    走进元隆当铺,瓜皮帽早早等在店里,见高非进来,连忙迎上来:“先生,您里边请,我们老板有大生意正等着您。”

    高非点点头,跟随着瓜皮帽沿着上次的路径,再次走入陈靖恩的密室之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