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41章 再遭变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1章 再遭变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高非从夏菊家里出来,步行着往旅店走,街上不时的响起砰的一声清脆的爆竹声。开始的时候,常常会把高非吓一跳,以为是哪里打枪,然后才看见原来是一些小孩子在街边燃放爆竹。

    春节还早,但是孩子们已经在开始庆祝。

    高非走到旅馆门前,刚要迈步走进去,白芳从暗影中闪出来,看了高非一眼,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

    这么晚,白芳忽然主动前来联络自己,那一定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高非警惕的巡视着四周,慢慢的跟在白芳身后。

    距离旅馆一百多米的路边,停着一辆小轿车,白芳打开车门坐进去,高非看了看无人注意,随后也钻进汽车。

    汽车驶离了旅馆,沿着洋泾浜路慢慢开着,白芳似乎也没什么目标,十几分钟后,她把汽车停在路边。

    高非忍不住问道:“出了什么事?”

    白芳沉默良久,忽然把脸埋进双手中,肩头耸动,低声的抽泣着。

    高非是第一次遇到联络人、而且还是自己的上级在自己面前这样失控的哭泣。他愕然的看着白芳:“您这是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白芳不停的做着抱歉的手势,几分钟后她稳定了情绪:“对不起,高队长,我不应该这样,我实在是太激动……”

    高非只好等着她继续说。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你发展的那个新人……是叫夏菊对吧?”

    “没错。但是因为她不需要跟你有什么直接联系。你没问,我也就没说。”

    “对对,你做的没有错。是我的问题……高队长,你能跟我说说她的情况吗?”

    高非很奇怪,白芳这样冒险和自己联络,就是为了打听一个新人的情况?这种事什么时候不能问,一定要这么晚这么急不可待的来问自己。

    虽然一脑袋的问号,高非还是跟白芳说了自己所知道的夏菊的基本情况。高非心想,既然白芳这么急着问,那自然是有她的用意。

    “你是说她爸爸已经去世了?”

    “对。就是在我们刺杀教育厅副厅长那次行动中发生的意外。”

    “那,夏菊现在是一个人住在家里?”

    “是。”

    “……把她家的住址给我。”

    “你要是有什么事需要通知夏菊?我去找她会更方便一点。”

    “高队长,今天的事,我很抱歉,因为这是和工作无关,纯粹是我个人的事。真是很抱歉。”

    高非没有说话,如果是因为白芳个人的事情,她这样冒着两个人都有可能暴露的风险和自己见面,绝对是违反军统的纪律。

    “高队长,我这就送你回去。”白芳看出了高非的意思,但是也没再进一步解释。

    白芳开车把高非送到距离旅馆不远的地方,自行离去,高非又等了一会,才迈步向旅馆方向走去。

    回到旅馆房间,尹平已经穿戴整齐正要出门,见高非回来才松了一口气:“刚刚我听见到处响枪,担心是你出了什么事,正准备去接应你一下。”

    高非:“不是响枪,是放爆竹。”

    尹平这才恍然,笑道:“我说怎么哪来的这么多枪声。”

    砰!砰!

    远处又传来两声。

    尹平:“现在对火药又不管制了?”

    “日本人为了粉饰太平,春节期间对普通爆竹的管制,没有以前那么严。”

    砰!砰!砰!又传来几声。

    “这爆竹和枪声真假难辨,真是骗死人不偿命!”尹平躺回床铺上。

    高非凝神听了一会儿,说道:“不对,刚才那几声不像是爆竹的声音。走,出去看看!”

    高非和尹平出了旅馆,沿着白芳回去的路搜寻下去。在距离白芳和高非分开的地方没有几百米远,白芳的小轿车扎在路边的草丛里,白芳伏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

    “尹平,警戒!”高非对尹平喊了一声,赶忙跑过去,扶起白芳的身体。

    “白芳!白芳!醒醒!”高非焦急的低吼着,他没办法不着急,白芳是现在自己唯一的上级,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的行动队干脆就是一只断线的风筝。

    白芳微微睁开眼睛,看见是高非,勉强撑着把身体靠在座椅上:“高队长,你来了……”

    高非:“这是怎么回事?什么人干的?”

    白芳摇摇头:“不知道。也许是我暴露了吧,我今天本来就不该过来找你接头,我违反了纪律……”

    高非:“你要是暴露了,我怎么会安然无恙?这事蹊跷。你别说话了,我带你去医院!”

    白芳一把扯住高非:“高队长,别费劲了,我不行了……我,我想求你一件事……”

    白芳是胸口中枪,鲜血已经染透了整个前胸。高非知道她所言不假,即使冒险送她去医院,恐怕也是回天乏术。

    “你说吧,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尽力。”

    “我只求你,帮我,帮我照顾,我的女儿……”

    “你女儿?你女儿为什么要我照顾,你先生不会照顾吗?”

    “高队长,你不要插话,听我说完。我女儿……只有你能……照顾她,因为……她就是夏菊……”

    高非惊呆了,说道:“夏菊?夏菊是你女儿?”

    “我原名叫白玉兰。二十年前,我为了自己信仰的事业和夏菊爸爸争吵后离婚,我……我以为他带着女儿回去了苏北老家,谁曾想……原来他们一直在上海。”白芳哽咽着。

    高非忽然明白了,为什么白芳今晚这么不顾危险,跑来和自己打听夏菊的事情。一个母亲在二十年后忽然知道了女儿的下落,她再也等不下去,连一分钟也不想再等。

    “难怪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有些眼熟,原来是因为夏菊的原因。”

    “她……和我像吗?”白芳激动的想要坐起身,却没有成功。

    “像。眉眼之间很像,尤其笑的时候更像。”

    白芳眼泪忽然的噗噗的落下,泪水落在胸口的伤口处,和鲜血混在一处。

    “所以,我只能……拜托你……照顾她……”

    “你放心,我会的。”

    “别的事……我也没什么好挂记的……我现在最挂记的……就是夏菊,我的女儿……”

    白芳缓缓闭上了眼睛,高非伸手一摸她的脉搏,已经没了生还的迹象。

    自己的上级就这么死了,自己以后怎么办?新的上级如何联络?白芳朋友的那批货还在四号仓库,怎么处理?

    在她弥留之际,她竟然除了夏菊,再不关心任何事情。

    一个母亲在临终之前,除了她最关心的亲人,什么组织什么信仰什么事业,对她来说都是过眼云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