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39章 拷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9章 拷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反对限制言论自由!”

    “反对新闻管制!”

    “强烈要求当局缉拿暴徒!”

    “强烈要求日方交出凶手!”

    标语里没有“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人滚出中国去!”这样的激进字眼。沦陷区不允许有反日言论,否则这样的游行就会被视为暴乱,到时候日方就有借口要求法租界工部局对学生游行进行抓捕镇压,如果工部局不照做,日军就威胁进入租界抓人。

    高非逆着游行的学生队伍走,对这样的示威游行,他很不以为然,他觉得学生就应该去读书,荒废大好光阴上街喊这些空洞的口号,对事情本身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帮助。在他看来,唯一解决问题办法的就是以牙还牙,以暴制暴!

    今天的阳光明媚万里无云,一扫前几日的阴霾天气,即使只穿一件外套也不会觉得太过寒冷。也许是受到春节将近的影响,街边的一些商铺开始张灯结彩布置着店面。

    高非在虎子经常出现的地方四处闲逛走着,他要虎子去给夏菊传递一个消息。

    不多时,虎子挎着香烟盒子出现在视线里,边走边吆喝着:“美丽牌香烟,翠鸟牌香烟,老刀牌……”

    高非走过去:“来一包老刀牌。”

    “队长,你们怎么消失这么多天,出了什么事吗?”

    “这事回头再说。你下午去静安寺北路第一个巷子口等夏菊,让她到美味鲜鱼馆来找我。”

    “夏菊姐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她会相信我吗?”

    “没关系,你只要说出高非高队长几个字,她会相信。”

    “知道了。”

    高非和虎子一手钱一手烟,擦肩而过。

    虎子和高非分开之后,看看时间还早,心想自己可以一边卖烟一边走到极斯菲尔路76号,刚好可以赶上夏菊下班,也不必绕到静安寺去等夏菊姐。

    虎子自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

    夏菊并不知道虎子是自己人,所以看见虎子在门前转悠还觉得有些惊喜:“虎子,你怎么上这来卖烟?”

    “夏菊姐,我哪都去,有人的地方,就有买烟的人。”

    “说的也是。”

    萧宁宁从后面快步追上来:“夏菊,晚上有什么事没有?”

    “嗯……倒是没什么事……”

    “那太好了!夏菊,陪我逛逛永安百货吧?我看好一条围巾,可是又没人帮我参谋,也不知道好看不好看。”

    和萧宁宁相处久了,夏菊觉得她也没有看起来那么不好相处,她只是娇惯太久了,骨子里的骄横与生俱来。

    在资料室,因为蒋美玉看萧宁宁不顺眼,萧宁宁转而觉得夏菊是一个自己必须要亲近的人,要不然每天上班面对两个讨厌自己的人,那也实在是太无趣。

    “好吧,要么我也是顺路……”

    “不顺路也没关系,我保证把你安安全全送回家去。”

    “虎子,再见。”

    “夏菊姐……”

    “什么?”

    “嗯,没什么……”

    “这个小赤佬说话吞吞吐吐,夏菊,不要理他,我们走。”

    夏菊抱歉对虎子笑了笑,跟着萧宁宁上了车,车子拖着一溜烟尘开奔永安百货方向。

    虎子傻了眼,自己晚说了一句话,消息没有传递成功,这可怎么办?

    站在二楼窗户里的沈俊辰看着远去的萧宁宁和夏菊,又看了看站在原地一脸焦急的虎子,沈俊辰觉得有些奇怪,虎子他是认识的,经常在四马路附近遇到他。他怎么会跑这么远来这里卖烟?而且倒像是专门来找夏菊说什么话一样。

    “去把门外卖烟的孩子叫进来。”沈俊辰吩咐身边的一个手下。

    他原先的两个手下,毛锋失踪,阿彪被打死,他成了光杆司令。无奈之下金占霖又给他这一组调派了四个人。

    虎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边走边问带他进去的特务:“长官,是有人要买香烟吗?”

    “废什么话!你进去就知道了。”

    进了沈俊辰的办公室,虎子也认识沈俊辰,因为他那时候总和夏菊在一起。

    “沈,沈长官……”

    “虎子,你是来夏菊姐的吗?”

    “没有。我是卖烟路过这,刚好遇到的夏菊姐。”

    “你怎么知道夏菊姐在这里上班?”

    “我,我不知道啊……”

    “极斯菲尔路附近都没什么人,你放着热闹的地方不去,为什么要来这卖烟?”

    “沈长官,我就是一个卖香烟的,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呀。”

    “虎子,你只要说跟我说实话……看见没有,这都是你的!”沈俊辰从兜里掏出大把的钞票塞到虎子手里。

    虎子苦着脸:“沈长官,我说的都是实话,你还让我说什么?”

    沈俊辰这一阶段,做事接连受挫,本来就气不顺,虎子这么一口咬定更是让他气闷。沈俊辰忍不住抬手一个大嘴巴,啪的一声,把虎子打的整个人转了半圈扑倒在地上,脖子上挎着的香烟盒子也摔在地上,花花绿绿的香烟散落一地。

    虎子捂着脸怒道:“你,你干嘛打人!”

    沈俊辰冷笑道:“不说实话就要挨打!给我打,打到他说实话为止!”

    看着虎子被他打的鼻子嘴角都在淌血,脸上也红肿一大块,沈俊辰心里只有一瞬的不安,立刻就被疯狂的愤怒所淹没。

    四个特务围着虎子一通拳打脚踢,这些人都是穿着钉着鞋钉的皮鞋,一个半大孩子如何能扛住这样连续的殴打,十几分钟后虎子口鼻耳朵都在出血,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四周到处都是斑斑血迹。

    “组长,这小子是不是被打死了?”一个特务踢了虎子一脚,虎子毫无反应。

    沈俊辰低头看了看:“哪有这么容易就打死!找点凉水来,浇醒他!”

    哗啦!一杯冷水浇在虎子脸上,虎子被冷水一激,渐渐苏醒过来。

    “这下知道不说实话的滋味了吧?还不说,就把送你进审讯室,让你尝尝老虎凳辣椒水的滋味!”

    虎子仰着满是血污的脸,瞪着沈俊辰:“我,我,我……”

    沈俊辰蹲下身满怀期待的等着下文。

    “我去你妈的姓沈的,你不是人,有种你就打死我吧!”虎子边骂边嚎啕大哭着。

    特务们什么样的犯人都见过,唯独没见过嚎啕大哭的,他们都不知所措的望着沈俊辰:“组长,这怎么弄?”

    沈俊辰是第一次审犯人,也觉得无可奈何:“先关他一夜!明天再说!”

    他心想着如果明天虎子还是这样嘴硬,干脆也就放了,毕竟自己也只是猜疑,没什么真凭实据。

    高非约夏菊在美味鲜鱼馆碰面,也是存着私心,正好和夏菊一起吃顿饭。等了半个小时,也没见到夏菊出现,虎子也没有来通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变故,高非有些纳闷,不敢再多逗留,匆匆起身离开了鲜鱼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