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12章 疑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章 疑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人和人之间总是存在一些奇妙的联系,有些人你一辈子相处也没有任何交集,而有些人只要接触十几分钟甚至是几分钟,就好似认识了许多年一样。

    夏菊吃着虽然不正宗但味道还不错的干丝烧麦,一直在心里想着这个问题,上一次沈俊辰在这,自己是直等到他走了才去吃东西,可是眼前这个高非就在自己周围晃来晃去,自己也能泰然自若的把烧麦吃下去。

    高非漫不经意的拿起柜子上的一瓶花露水,拧开盖子闻了闻:“你还用这个?”

    夏菊:“很奇怪吗?”

    “你是一个学生,用这个就有点奇怪……”

    “好像谁都有可能会做一些奇怪的事吧。”

    高非很敏感,立刻听出了夏菊的弦外之音,他放下花露水:“你是想说我每天给你送餐的事吗?……我是觉得你一个小姑娘,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没人照顾,就动了恻隐之心。”

    “我看你开枪杀人的时候,真是看不出你们这样的人还会有恻隐之心。”

    “那些人都是该死的人!对他们无需同情!”

    “你们把自己当成判官了?由你们裁决谁是该死的,谁是该活的?”

    “他们出卖自己的国家,背叛自己的民族,你说这样的人还需要审判?”

    “也许他们之中,有一些人是有难言之隐……”

    “会有吧,但是这不重要,国难当头,我们也没有时间去甄别这些事情!”

    夏菊默然无语,她在学校是属于能言善辩中的佼佼者,一些老师都很喜欢和她辩论时事,这些历练也保证了夏菊在那两个特工总部的特务面前毫不慌乱,而且还能反戈一击,让对方闭嘴。

    但是和高非这一小段辩论,夏菊觉得自己有些招架不住,根本找不出理由驳斥他。

    笃笃!笃笃!门外传来敲门声。

    夏菊一愣,看了一眼高非,高非用口型问道:“谁?”

    夏菊摇摇头,这个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钟,这时候家里根本不会来任何客人。

    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夏菊,我是沈俊辰。”

    夏菊轻声告诉高非:“沈晋的儿子!他见过你!你得躲一下。”

    高非看了看房间,想找一个躲藏的地方,然而这间屋子本来就不大,除去狭小的厨房和厕所,再就是这间客厅卧室共用的大房间。

    夏菊父亲的床靠在外面,中间用木板隔离开,又在里侧形成一个只够放下一张单人床的小隔间,这就是夏菊的闺房。

    能够供人躲藏的也就是夏菊的床上,夏菊一边应答着:“等一下。”一边让高非躲到床上,放下幔帐,只要不掀开幔帐,在外面灯光下看里面阴暗的地方,不可能发现床上藏着人。

    夏菊见高非藏好了,才走过去打开房门,门外的沈俊辰似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学生装已经换成黑色的中山装,目光中的柔和不见了,多了些阴冷。

    夏菊:“俊辰,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吗?”

    夏菊堵着门,她不打算让沈俊辰进来,要是没什么事就把他打发走就好,不然的话万一被他发现高非,那可是灾难的事,她不想看见这两个人你死我活的场面。

    看见夏菊,沈俊辰阴冷的目光也变得温暖,说道:“夏菊,我想你也知道了,我现在已经是在特工总部做事。”

    夏菊也一下子想起来这件事:“对呀,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去做……特务。”

    “我是求萧叔叔帮我进的特工总部……他们杀了我爸爸,我要给我爸爸报仇!”

    “报仇也不用一定要进那地方吧……”

    “想要找到他们,只有通过特工总部,我要报仇就要先做他们的对头!才能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揪出来!”

    “嗳,可能……那些人也只是奉命行事,你的仇又要向谁去报?”

    沈俊辰警惕的看了夏菊一眼:“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奉命行事?”

    “报纸上不都是这么说吗,当了几天特务怎么疑心都忽然大了?”

    沈俊辰脸色缓和下来,讪笑着:“哪有疑心,我就是随口一问……你都不请我进去坐坐?”

    夏菊假装有些为难:“都这么晚了……”

    沈俊辰:“夏菊,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晚过来吗?一个小时之前,有两个小混混被发现在离你家不远的巷子里,让人给……做了太监!”

    夏菊:“做了太监?是什么意思?”

    沈俊辰也很难解释,就含糊其辞的说:“就是,就是给捅了一刀!”

    沈俊辰:“我是担心你,才特意赶过来看看。”

    其实,沈俊辰还有一个理由没说,因为那两个混混说是特工总部的人干的,警察就例行通知了特工总部,想问问原因。可是特工总部跟本就没有他们描述的人,而根据样貌形容,沈俊辰怀疑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杀他爸爸的凶手之一!

    沈俊辰这么说,夏菊就不好再拦着他不让进,人家好心好意来看望你,被你拒之门外,那可实在是不成话。

    夏菊请沈俊辰坐在沙发上,然后把刚刚给高非倒的热水递给沈俊辰:“家里什么也没有,喝杯热水暖暖身子吧。”

    沈俊辰笑着接过杯子:“我上一次来,你连热水都没有……你怎么倒了两杯水?家里有客人?”

    夏菊:“我在上海举目无亲的,哪有客人来。我不喜欢喝热水,所以就倒了两杯水,晾凉了再喝。”

    沈俊辰犹豫再三,才鼓足勇气说道:“夏菊,其实一直以来我对你的心意,你也应该能够感觉到,我,我很喜欢你……”

    夏菊:“俊辰,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对你的好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只是同学之间纯粹的友谊,我希望我们都还能继续保持这样的友谊。”

    沈俊辰失望的神情溢于言表:“……那是我鲁莽了,我,我下次再来看你。”

    骄傲的沈俊辰积攒了许多天的勇气被夏菊几句话击的粉碎,他觉得无地自容,只想赶快离开这个房间。

    看着沈俊辰起身往外走,夏菊挽留也不是,不挽留也不是,她不想让事情变得过于尴尬。

    沈俊辰打开房门的一刹那,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回转身,警惕的巡视着房间内:“夏菊,家里还有别人?”

    “没有啊,俊辰,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嘛。”

    沈俊辰从门后面的衣帽架上取下了一个黑色礼帽:“这是谁的?”

    不等夏菊回答,沈俊辰忽然从腰里拔出一把手枪,几步就冲进厨房,举着枪四下巡视,慢慢走近厕所门口,用力拉开厕所门,同时枪口也对准了里面。

    厕所里自然是空无一人,沈俊辰疑惑的看了看夏菊,夏菊装着生气的样子:“沈俊辰,你在搞什么!你是疑心我什么?哦,我明白了,你是疑心我是认识那个杀你爸爸的人,所以让你们的人来找我问话?”

    沈俊辰指着礼帽:“可是这……”

    “这什么!这是我父亲的帽子,他戴着这帽子总去学校接我放学,你看不见吗!”

    沈俊辰可没有留意夏菊父亲戴的是什么样的帽子,可是夏菊说的这么确凿无疑又理直气壮,沈俊辰只好认为是自己多疑。

    “这房间一眼看个通透,你说哪里能藏着人?对了,我的床上也能藏着人!你干嘛不去搜一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