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11章 活罪难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章 活罪难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高非:“好吧,既然这位小姐给你们求情……活罪可免,死罪难逃!”

    两个家伙吓得目瞪口呆,不明白这位爷怎么有人给求情还是死罪难逃。

    夏菊也是一脸愕然,不明白高非的意思。高非看着他们的表情,也反应过来,笑道:“被这俩王八蛋气糊涂了,我是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这俩家伙松了一口气,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活罪。

    高非对夏菊说:“你先回避一下,这个活罪你们女人不方便看到。”

    夏菊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活罪,他既然说女人不方便看到,那一定是有不能入目的场景,当下转身出了这条僻静的巷子。

    高非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两人,垫着手里的刀子,说道:“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两家伙一齐摇头。

    高非拍了拍腰上:“极斯菲儿路76号的!”

    两个家伙吓得脸色惨白,看着面前这位爷,也不知道他腰里别的是枪还是什么,但是极斯菲儿路76号的名声在外,杀个把人真不是吹的。

    高非:“以后再让我看见你们这俩孙子,我就一枪一个崩了你们!然后扔到黄浦江喂鱼!听懂了吗!”

    “懂,懂,我们懂。长官,您放心,我们哥俩从此之后好好做人,以您为榜样……”这俩家伙在心里骂道,特工总部又有什么好东西,还不是和自己小巫见大巫的关系,看来今天自己是不走运,惹到了他的女人。

    高非喝道:“把裤子脱了!”

    “啊?”两人面面相觑,迟疑着,但是又不敢不从,解开腰带,裤子哗啦一下掉到脚底。

    “再脱!”

    “……”

    于是,夹棉的内衬裤也褪下来,两个人光着两条腿,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不知道这位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再脱!”

    “长官,再脱我们可就彻底光着了。”

    “这还用你废话,我当然知道。想活命就接着脱!”

    高非假装去摸腰里的枪,其实今天他没有任务,根本也不会随身带枪,赶上夜查那可是自找麻烦。

    两个家伙在枪口刀子的威慑下,不敢不从,只好把裤衩也褪下。

    “长官,您要是要钱,我们身上也揣着几十块大洋,您拿走就是。要是嫌少,您跟我们回去取,包管让您满意。只是不要再玩了,这,这也太有伤风化……”

    “谁有时间和你们玩!你们还有脸提什么风化?手拿开!”

    “…………”

    等在巷子外面的夏菊听见了两声惨呼,然后就看见高非手上拎着一把带血的刀子从巷子里走出来,对着夏菊摆着手:“走吧,处理完了。”

    夏菊一边走一边回头看,除了越来越弱的"shen yin"声,也没见那两个家伙出来:“你的刀上都是血。你杀了他们?”

    高非这才想起手上的刀子,随手一抛扔在垃圾堆里,说道:“我既然答应了不杀他们,就会信守诺言。”

    夏菊:“那你到底把他们怎么了?”

    高非嘴角带着笑意:“也没怎么,我就是把他们给……骟了。”

    夏菊还是不明白,追问着:“什么叫骟了?”

    高非猛然醒悟,自己怎么和女孩子说这种事,支吾着:“没什么,就是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以后不能祸害人。”

    夏菊依然是一头雾水,没多久两个人就走到夏菊家楼下。

    高非:“要不要我送你上去?”

    夏菊本想说不用,到了楼下四周都是街坊邻居,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略一思索又忍住,默许了高非跟着她上楼,因为她也有好多话想问他,虽然不确定他能不能告诉自己,但是总是要试一试。

    夏菊门上的餐盒依然挂在那,夏菊看了高非一眼:“这餐盒不眼熟吗?”

    高非倒也坦荡,伸手把餐盒摘下来:“能不眼熟吗,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他把餐盒翻转过来,指着餐盒底下的字:“我的名字。”

    “是你的真名字?”

    “当然。”

    “我还以为你们特务都是有化名的。”

    “你是看了太多小报记者的胡诌杜撰,有化名的都是大人物,我们这些小喽啰要什么化名,都没人注意我们,起化名都是浪费!”

    夏菊伸手在身上摸索着钥匙,却是遍寻不到,想了一会儿,知道一定是自己和那两个流氓厮打的时候弄掉了。

    高非看她一脸的茫然:“钥匙丢了?”

    夏菊焦急的说:“是啊,这可怎么办,要不……你再陪着我去那巷子找一找吧,一定是掉到那里。”

    高非:“现在外面漆黑一片,去了也找不到,明天天亮再找吧。”

    夏菊:“可是,这怎么进去……”

    高非在四下看了看,在走廊堆放的杂物中找了一根铁丝,然后将铁丝探进钥匙孔中,凝神倾听着捅了几下,门锁咔哒一声就被打开。

    夏菊惊讶的看着这个有些玩世不恭的军统特务:“你是怎么弄开的?就用一根铁丝?”

    高非笑道:“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就这一根铁丝,我能够打开上海滩一半多的这种门锁。”

    看着夏菊一脸的你在吹牛的表情,高非也不介意,推开房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进吧,夏小姐。”

    夏菊迈步进屋,嘟囔着:“这是我家,还用你说请进……”

    进了屋子,桌子上还有没吃完的包子和咸菜,高非皱了皱眉:“你就吃这个?”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夏菊和他在一起,比和做了一年多同学的沈俊辰感觉还要随意。

    她几乎是很自然的回答着:“不吃这个怎么办,你又不给我送润饼蚵仔煎,我只能吃这个。”

    话一出口,夏菊也有些吃惊,自己居然能对他说出这样近乎男女间很亲昵的话。

    高非似乎浑不在意,在房间里四下参观着:“我真是奇怪,你们上海人怎么爱吃那个东西,我是吃不惯,让我选,我宁可吃军营的份饭儿。”

    “都是一种习惯,我吃了十几年,时间长了不去吃一份,都觉得缺少了什么。”

    夏菊想要给高非倒杯热水,结果和上一次沈俊辰的待遇一样,暖瓶中空的连一滴水也没有。

    高非手脚麻利的拎着水壶灌满水,然后把水壶放到煤油炉子上,掏出火柴点燃火,说道:“你还没吃饭呢吧,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说着也不管夏菊的反应,拎着餐盒打开门蹬蹬蹬跑下楼。

    没有十几分钟,高非拎着他的餐盒又返回来,餐盒里是满满一盒热腾腾的烧麦。

    高非:“我尝了一个,味道还可以。不过,老板说这是地道的南京干丝烧麦,糊弄鬼去吧,我在南京待了整整三年,这要是叫干丝烧麦,我就拿大顶从黄浦江跳下去!”

    夏菊有些感动,也有些想笑,这个人看着真是不像是一个特务人员,倒像是一个邻家的大哥哥,充满着随意,充满着生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