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9章 想不通的事情太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章 想不通的事情太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夏菊今天很早就起床,她觉得自己也应该去学校了,她不想在这么毫无意义的待在家里,想的太多,那只会加重自己的悲伤。

    韩三的黄包车并不在街口,夏菊犹豫了一下,迎着寒风快步向学校走去。其实她家距离学校也并不算远,如果不走大路的话,穿过几条小巷子,差不多半小时也就到了。

    夏菊就读的学校是教会创办的一所私立学校,最初只接收女生入学,后来学校的知名度逐渐扩大,加之民风也日渐开化,学校审时度势也顺应潮流开办了男生班。

    经过男生班的时候,夏菊慢下脚步,她想看看沈俊辰来了没有。沈俊辰的座位是在最前面一排,从门口路过就能看得很清楚。

    不出意料的沈俊辰的座位上空空如也,夏菊低着头走进隔壁的女生班,老师还没有来,几个熟稔的同学立刻蜂拥着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询问着夏菊的近况。

    “夏菊来了没有?”

    在夏菊忙于应付同学的关切时候,老师探进来半个身子问道。

    夏菊连忙站起身:“老师,我来了。”

    老师看了夏菊一眼:“早不来晚不来……出来吧,有人找你。”

    夏菊有些莫名其妙的站起身,跟着老师走出了教室。

    夏菊:“老师,谁找我?”

    老师用下巴示意站在走廊尽头一高一矮的两个穿着中山装的人,低声说道:“夏菊,留点神,他们是76号的人。”

    说完也不等夏菊回答,厌恶的撇了那二位一眼,转身走进教室。

    夏菊迟疑着走过去:“你们……找我什么事?”

    “你就是夏菊?”

    “是。”

    矮个中山装把证件亮了一下:“我们哥俩今天来,是要问你几个问题。沈晋认识吧?”

    “认识。”

    “你和沈俊辰是同学?”

    “是的,就是这所学校的同学。”

    “那天你也看见了凶手样貌对不对?”

    “没……看太清楚,哦,不是,是没太留意。”

    “没留意?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是,其中一个凶手在没有行凶之前,还看了你一眼!夏小姐,我们觉得……你认识这个凶手!”

    夏菊毫不犹豫的否认:“我不认识。”

    “不认识?那他为什么不看别人,单单看了你一眼!夏小姐,知情不报,可视为与凶手同谋!”

    夏菊淡淡的说道:“我每天放学走出校门,第一眼可能会看一个过路的老先生,也可能会看一眼街边卖茶点的阿婆,也可能会看一眼和我擦肩而过的任何人——可是,我们互相都不认识!两位长官,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高矮两个中山装互相看了一眼,高个的中山装笑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不认识就算了,不用这么激动。俊辰在我们出来的时候,还特意嘱咐我们不要吓到你,现在看来被吓到的反而是我们哥俩!”

    两个人一改刚刚恫吓时的严峻冷酷脸,换上一副笑呵呵的面孔:“夏小姐,以后要是看到这三个人,要立刻告诉我们!哦,对了,告诉你家俊辰也是可以的。”

    夏菊羞恼的说道:“拜托二位长官说话清楚一点,什么我家俊辰,我和他只是普通同学关系!”

    矮个中山装嘿嘿笑着:“小姑娘害臊了,这我们都懂。走了走了,夏小姐,多有打扰!”

    两个家伙一前一后转身就要走,矮个中山装忽然又回转身,笑嘻嘻的说道:“夏小姐,你也好几天没见到俊辰了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沈俊辰已经加入我们特工总部!以咱们都是一家人了……”

    夏菊很惊讶,她不明白沈俊辰怎么就忽然加入特工总部,特工总部都是一群臭名昭著的杀人魔王,连杀鸡都不敢的沈俊辰竟然成了他们之中的一员,这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多,想不明白的事也一样的多,整整一天,夏菊都是在胡思乱想中渡过。

    放学后,夏菊走出学校,脑子里依然浑浑噩噩,下意识的迈步走进了四方书店。

    伙计阿元正拿着抹布擦拭着书架上的灰尘:“哎呦,夏小姐来了,您可是好久没来了。”

    夏菊勉强笑了一笑,才忽然想到自己进来这书店做什么,等谁来接自己吗?心下不觉酸楚,接自己的那个人永远也不会再来了,想到这一节,不知不觉中潸然泪下。

    “夏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唐老板刚好经过,看到这一幕,心中也很伤感。

    夏菊的父亲每次来接夏菊都会和唐老板道一声谢谢,这一句谢谢也许算不得什么,可是由此可见一个人起码的品性。

    “没,没什么……”夏菊背转身擦拭着眼泪。

    “唉,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唐老板叹息着摇头离开。

    夏菊:“谢谢唐老板。”

    夏菊在一列列的书架之间徘徊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挑选什么书,只是在单纯的打发着时间。

    门外卖烟的虎子挎着烟盒走进来:“夏菊姐。”

    夏菊:“哎,虎子,来给唐老板送烟?”

    “是啊,夏菊姐,你还好吗?”

    夏菊使劲儿地点点头,喉头哽咽着说不出话,一个孩子这样的问候,都让她加倍的怀念已逝的父亲。夏菊待不下去了,再有熟识的人表示着他们的关心,她怕自己会崩溃掉。

    夏菊随便的买了一份《大公报》,匆忙忙的走出书店,在街边小吃摊买了些馒头咸菜,然后叫了一辆黄包车,一路上带着戚然的心情回到家中。

    门上的餐盒依然挂在那,这越发确定了夏菊心中的怀疑,之前每天给自己送餐的人,非常可能就是那个杀人连眼睛都不眨的青年。

    洗了手,夏菊拿出包子一边吃着自己的晚餐一边浏览着报纸。翻阅到报纸的个人广告分类栏,其中的一条广告引起她的注意:12月26日菊儿生辰快乐!白玉兰。

    12月26日是夏菊的生日,这上面署名又是菊儿,落款白玉兰!这一定不是巧合,这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巧合!

    而且除了夏菊和她父亲,这世上再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个日子,知道她生日的人,一定就是她的生身母亲!

    夏菊激动的把报纸反反复复看了一遍,然后把报纸捂在胸前,久久的平复着纷乱的心绪。本以为是父亲临终之前的胡话,想不到竟然是确有其事,而且妈妈在报纸上还发了这么一则广告。

    什么意思呢?她为什么不来看自己?就算父母有什么恩怨,如今父亲去世了,她又有什么理由不现身?不现身也就罢了,发这么一则广告是什么用意?

    夏菊只考虑了几分钟,就立刻起身下楼,赶去大公报报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