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暗枪 > 第5章 沈家的聚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章 沈家的聚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连几天送餐的人忽然断了讯息,让夏菊感觉很是不安,自从父亲意外身亡,夏菊的心变得既敏感又脆弱。

    像这种情形,也会被夏菊胡思乱想的判断为:是不是这个每天给自己送餐的人出了什么意外?或是生了重病?

    夏菊在屋子里来回的走着,每隔十几分钟就打开房门,去看看餐盒还在不在,可是每次那个空餐盒都静静的挂在门上,没有任何变化。

    夏菊早晨没有吃东西,因为心烦意乱,竟然也没觉得饥饿。对一个还未曾谋面的人有了牵挂,这是夏菊不曾有过的经历,虽然自己也觉得惶惑,但是却抑制不住的这样的感觉。

    目光触及到墙上的黄历,夏菊忽然的想起来,今天是自己要去参加沈俊辰家里聚会的日子。父亲生前常说,言而无信真小人。既然答应了人家,就应该尽力的去做到。

    因为时间已经快到了,夏菊手忙脚乱的穿上外套,一路小跑到楼下。走到路口,想要叫辆黄包车,可是平时总停在这里的黄包车,今天却是一辆也看不见,想起韩三的话,夏菊就试着喊了一声:“韩三!”

    没过几分钟,韩三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拉着黄包车边跑边喊着:“来了来了!”

    夏菊带着满心的惊奇上了车,刚一坐稳,韩三已经抬起了车把:“夏小姐,咱今天去哪?”

    夏菊:“哦,贝当路7号。”

    韩三:“呦,夏小姐您这是跟法租界拼上了!上次是霞飞路,这次是贝当路,都是好地方哦。您这又是去找什么人?”

    夏菊已经习惯了韩三这个北平人的絮叨啰嗦,说道:“这次不是去找人,是去同学家里做客。”

    韩三:“呦喂,你这位同学家里也一定的有钱有势的吧?住在贝当路的不比住在霞飞路的差多少。”

    夏菊倒不是很清楚沈俊辰家里具体是做什么的,只是看见过经常有小轿车来学校接沈俊辰。但是每次沈俊辰看见小轿车的时候脸色都很难看,再后来,小轿车来的次数就变得少了许多。

    这种事,夏菊并不觉得有多特别,在上海这个花花世界,有钱人多的实在是数不胜数。没谁会因为别人家里有一辆小轿车会表现出惊奇艳羡,那样的话,会让同学们嘲笑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

    “韩三先生,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街口那找你?”夏菊不想继续着谁有钱没钱的话题,因为这样的话题既愚蠢又无趣,有钱没钱都是别人的事,与自己何干。

    韩三:“嗨,夏小姐,你就甭跟我客气了,我活了二十八年,也没人叫我一句先生。听您这么叫我,我后脊梁骨都直冒凉气,您还是饶了我吧,您要是瞧得起我,叫我一声韩三哥就成!”

    韩三说的坦坦荡荡,听不出在口舌上有占女孩子便宜的意思,夏菊:“那好吧,韩三哥……”

    韩三:“得咧,还是这个称呼我听着顺耳,就跟刚在清华池泡了一天澡那么的舒坦!……您刚刚问我怎么知道有人找我?看您这么实诚,咱也是老主顾了,我也甭蒙您了,其实就是赶巧,我当时正在附近墙角那晒太阳!”

    夏菊听他这么说,这才知道原来把戏戳穿真是一文不值,这让她哭笑不得,自己还真以为他有什么特别的本事,长了一双顺风耳呢。

    进入了法租界,韩三脚步慢了下来,这里车水马龙的不比公共租借,跑的太快很容易撞到行人车辆。

    韩三一边拉着车一边留意街边的门牌号:“贝当路……7号……就是这儿了!夏小姐,您到地儿了。”

    夏菊下车付了车钱,韩三问道:“要不要我在这等您一会儿?”

    夏菊:“哦,今天就不必了,今天我会在这里多待一阵子,谢谢你,韩三哥。”

    “夏小姐,你们读书人就是太客气,我赚您的钱,应该我谢谢您才对。那就这么遭吧,我再四处转转,用车时候您只管喊一声韩三,我准耽误不了您的事!”说着,韩三大笑着拉着车跑远了。

    夏菊微笑着目送这个虽然絮叨,但是很是热心肠的车夫消失在视线里,这样的人在夏菊心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说,夏菊觉得他们更纯粹更让人感觉亲切。

    贝当路7号是一处新式样的双层石库门建筑,红砖外墙,砖雕的青瓦,实心黑漆木门,门上是巨大的铜门环。

    站在二楼露天阳台上的沈俊辰一直在焦急地望着院子外面,远远的看见夏菊走过来,沈俊辰立刻冲着夏菊挥着手,然后快速的下楼,跑到大门口给夏菊开门。

    “夏菊,你可来了,再有一会儿你不来,我都要到你家里接你去。”沈俊辰一扫刚刚的无精打采,殷勤的陪着夏菊穿过天井当院,来到了客厅中。

    客厅里已经坐了十几个人,都笑吟吟的看着沈俊辰陪着夏菊走进来,一个穿着蓝色水缎旗袍的年轻女子站起身迎了上来:“哎哟,我们沈大公子盼了一早晨的人,想必就是这位小姐了吧?啧啧,果然是生的俊俏着呢。”

    夏菊有些局促,这种类似风月场的疯话可不是她这样的女孩子家有过的体验,沈俊辰脸色也涨的通红,却也没表示出生气:“萧宁宁,你不要胡说,这是我的同学,你这样子乱讲是会吓到她……”

    “这还没娶过门,就开始护着了?真是没意思。”萧宁宁撇着嘴,拧搭着身子坐了回去,虽然萧宁宁和夏菊的年龄相仿,但是行事做派完全是不同的两种人,哪怕是这几步风姿绰约的走路姿势,都让夏菊不敢多看一眼。

    沈俊辰拉着夏菊就要往楼上去,一个中年男人咳嗽一声,说道:“俊辰,怎么这么没有规矩!这么多长辈坐在这里,你来去匆匆,招呼都不打一个,我平时就是这么教育你的吗!”

    沈俊辰背着身子对着夏菊做了一个鬼脸,慢吞吞的从楼梯上又下来,站在客厅中央,说道:“爸爸,儿子知错了。俊辰给各位叔叔伯伯阿姨婶子们请安了。”

    说着深深的鞠了一躬,一个坐在他爸爸对面的中年女人夸赞道:“还是俊辰这孩子知书达理……宁宁,你看看你,整天疯疯癫癫,哪有个女孩子样子,你以后要多跟俊辰学学才是……”

    萧宁宁气鼓鼓的站起身,说道:“妈,您又当着外人训人!您还当我是小孩子呢,一点面子也不给人留!”

    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呵呵笑道:“宁宁,你别怪你妈,在座的哪有外人,都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长辈。”

    萧宁宁跺着脚,娇嗔着说道:“赵叔叔,你也来帮着我妈说话,怎么会没有外人,现成的就有一个!”

    说着,萧宁宁一瞬不眨的瞪着慌张的低下头的夏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