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穿越小道人 > 第八十五章 人与妖,道与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五章 人与妖,道与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到这白衣男子自报姓名,李小道心中一怔。

    殷若拙。

    这个名字,又是蜀山弟子。

    此人竟然就是仙剑奇侠传一中的“剑圣”和“蜀山掌门”。

    不过,现在看其修为没比自己高到哪里去,显然,此人还未有达到后来的修为和成就。

    这些想法只是匆匆在李小道心中一闪而过,他立刻转念道:“蜀山大名鼎鼎,在下慕名已久,见过殷兄。”

    却见,殷若拙听到这句恭维的话,嘴角却露出一丝苦涩,李小道立马想到现在剑圣还未成名,也就是说,蜀山还处于被姜明屠杀之后的低谷之中仍未恢复过来。

    所以,整个蜀山现在恐怕也就是大猫小猫两三只,恐怕已谈不上什么盛名了。

    毕竟,原著剧情中,酒剑仙曾向李逍遥介绍姜明那一段的时候,说到剑圣是当年目击蜀山黑暗祸劫的唯一在世之人。

    这也就是说,当年蜀山上下除了那代掌门姜绝之和四岁的剑圣殷若拙,蜀山上下几乎九成弟子,全部为了追杀进入了锁妖塔,而后没有一个人出来。

    蜀山弟子经那一役,陨去九成九。

    后来掌门姜绝之心若死灰,殷若拙也就成了唯一目击那件事的在世之人。

    而李小道刚刚在一旁听到此人与那蓬莱派女子对话,言及不能仅凭妖类的身份就枉杀,恐怕也是深切受到了当年那件事的影响。

    在当年,那蜀山弟子姜明恋上一个狐妖,就是因为当代蜀山掌门不分青红皂白准备除妖,才逼得姜明为救爱人,遁入锁妖塔。

    也因此导致了姜明入魔,屠杀了九成蜀山弟子。

    这件事对于当时的剑圣也有不小的影响,以至于此人长大后,拥有了自主的思考能力,才会深深以那件事为诫,产生“道非道,魔非魔,善恶在人心”的这种想法。

    就在李小道心中闪念的时候。

    那只狼妖此时跪倒在了二人面前,其向殷若拙叩首,眼中含泪,悲笑道:“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殷若拙叹了口气,道:“我虽救下了你的性命,但是你的内丹已经被她击中,受了重创,三百年修为十不存一,百年修炼付诸东流。抱歉,是我来得太迟了。”

    狼妖摇头凄诉道:“恩公不必自责,我本已再杀了我那相公之后,再无求生之念,唯有腹中孩儿缘故才让我坚持苟活,现在修为被废,也是好事。我的孩儿也只会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小狼,不会成妖,也就不会有感情,不会受人欺骗和背叛,可以普普通通的过完一生。”

    李小道在一旁听得眼中光芒微闪,听二人谈论言语,果然这其中另有隐情。

    殷若拙叹了口气,然后从袖口掏出来一张符纸,道:“我也没什么可以帮你的,这道剑符可以确保你安全产子,期间不会有人来伤害你,上天有好生之德,身为母亲,不管是妖还是人,都是值得保护的。”

    狼妖感激的收下了那道符纸,然后再次躬身叩首,道:“多谢恩公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墨芸只能来生再报您的恩情了。”

    殷若拙看见余府之中已经亮起了灯火,缓缓道:“你赶紧走吧,你有法力时,他们会怕你,但你现在法力十不存一,这些人可就没那么怕你了,为了你肚子里孩子打算,还是回你深山林中吧。”

    狼妖墨芸眼中含泪,感激的望了一眼殷若拙,然后现出原形。

    就这样,这一头母狼,趁着夜色离开了这里。

    殷若拙看见李小道的眼中尚且还有疑惑,便道:“多谢李兄,能够让此妖离去。”

    如果李小道决心斩妖除魔的话,这只狼妖想走就不是多么简单的事了。

    李小道慢慢说道:“殷兄客气了,先前你就说过这其中另有隐情,刚才在下从你二人言语之中,已经窥见一丝端倪,在下也自然不是那种不近人情之辈。”

    殷若拙眼中出现宽慰笑意,道:“李兄虽然是散修,但对于人妖之别,却并没有多么偏激的看法,真是可敬。”

    李小道微微沉默了一会儿,道:“实不相瞒,在下虽然也痛恨那些一心杀人取乐,以人为食的可恶妖怪。但是如果说错的是人这边的话,我也是不会做助纣为虐之事,听刚才殷兄与那狼妖的对话,想必是这余府中一人,负了这狼妖吧。”

    李小道说着,心中也暗自猜测,能让蜀山未来的剑圣保下此妖,说明这余府中人定然有该杀的理由,恐怕不单单是负了感情的缘故。

    殷若拙望天叹了口气,道:“我此番下山,本是为了体悟红尘,却在下山之后偶然听闻此地有妖怪杀人,本也是有降妖救人之心,但来到此地了解详情之后,却发现,此事并非那狼妖之过。”

    李小道露出一副倾听的神色,道:“愿闻其详。”

    殷若拙看着这余府道:“这处人家本也是这村中的穷苦百姓一众,不过主人却是个读书人,当年因山中结庐与那狼妖相识,其当年贫困潦倒,是以虽然那狼妖面容先天不足,那人也没有什么嫌弃的资格,而狼妖既然身为妖怪,嫁为人妻之后,便以妖术时常入山中捕猎,供养其丈夫考学,几年下来一路从生员考为秀才,终于在三月前,其相公入京考中了举人。”

    殷若拙叹了口气,继续接着道:“接下来的事,恐怕你也能猜到一些,其丈夫余安中了举人之后,就在京城另纳了两门妾室,京城分了官位之后,半月前准备回老家将父母接往上任之地,这余安有了新欢自然就开始嫌弃起了这面容丑陋的狼妖,再加上那两房小妾争妒之心不轻,便开始预谋想要害狼妖肚子里的孩子,而那余安明知此事,却放任不管,终于让狼妖不能忍受,奋起杀了他那无情的丈夫和两个恶毒小妾。”

    “此事乃是我以蜀山秘术通灵之法,从余府树木精灵的身上感知到的,知道了内情之后,我便没了诛杀此妖的心思,再加上此妖怀有身孕,我便准备将她带往深山,却不料这几日时常有同道中人来斩妖除魔,一如那位蓬莱弟子,根本不听我解释。”

    “此前,正是我赶跑了一位本地武林高手,没想到再回来时,此妖已经重伤垂危,没能救下她,令人颇感遗憾。”

    李小道听闻这些,叹道:“男子薄幸古来有之,但那两个小妾欲要伤及狼妖孩子,那余安还视之不理,也难怪狼妖奋起杀人。”

    他已能想到,刚才离去的那个女子,她在自己丈夫漠视旁人准备伤害自己孩子时候的那种绝望心情。

    此妖应是哀莫大于心死,巨大的失望滋生了恨意,才奋而杀死了那个负心人。

    李小道看着灯火通明的余府,道:“如果此妖因此杀人,却也能够理解,也确实不该杀她。”

    知晓了事情始末之后,李小道自然觉得,那些不分青红皂白就来要斩杀狼妖的人,才真的是在助纣为虐。

    这还真应了殷若拙那句话“道非道,魔非魔,善恶在人心。”

    狼妖虽然是妖魔一类,却能以满怀真情对待一个人类,尤其那余安此前还是一个穷困潦倒的书生。

    她能一心供养其贫苦丈夫考中举人,便是许多人类女子恐怕也做不到她这般不离不弃。

    而反观那余安,身为人类,却有着比妖魔更险恶的心思,不仅嫌弃糟糠之妻,还纵容小妾毒害狼妖孩子,如此行径比妖魔更甚。

    有时,人与妖,道与魔,如何说得清。

    李小道有些心绪莫名,这还是他第一次亲历这种事情,颇有感触。

    原来世上有些人比妖更坏,而有的妖却具备了人都不具备的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