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穿越小道人 > 第八十四章 殷若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四章 殷若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却见那妖狼祭出体内妖丹准备欲做拼死一击。

    这边的青衣女子却是不慌不忙,反而嘴角添上几丝讥讽,她双指并在一处,如同穿花般缭乱,指尖灵力飞舞,竟瞬间凝实成了一股剑气。

    这道剑气一化而出,瞬间在面前分成七股,涨大之后,再合为一道巨型剑气,呼啸着直接冲着那妖丹而去。

    两者相撞。

    砰!

    轰隆。

    一股无形气浪在空中倾泻而出,那妖狼的妖丹顿时光华暗淡,如同触电一般飞快的缩了回去,被妖狼一口吞下肚子。

    而再观妖狼,此时身形露出一片萎靡神色,似乎大为受创,狠狠地从空中跌落了下来,倒在了余府院墙的那里。

    妖狼再次身形一幻,竟露出了一位穿着黑纱裙的女子,此女面貌白皙,眉峰如黛,黑发如瀑,不过其左半边脸虽然生的极美,右边脸上却有着一大块红色印记,破坏了那张极美脸蛋的美感,反而让人感觉有些丑陋。

    青衣女子见状冷冷一声:“大胆妖孽,死时已至,竟还敢保持人类样貌。”

    语落,她剑指再次一并,一指黑衣女子,一道剑光顿时跳出,直逼黑衣女子眉心。

    此妖眼见剑气再次袭来,身躯已无力再做闪躲,刚才的那内丹一拼已经让她重伤,现在再面对这凌厉之极的一道剑气,似乎等待她的只有死亡一途。

    黑衣女子此刻眼中露出一点惨笑的意味,不言不语,准备迎接死亡来临。

    就在此时。

    余府的左侧方忽然呼啸而来一道更加凝实的剑气,这一道剑气后发先至,竟然一眨眼就来到了青衣女子的剑气前方。

    两道剑气一触,顿时做一股无形气浪朝着两旁逸散。

    青衣女子眉峰一挑,带有怒气喝道:“什么人?”

    她话语刚落,神色就略微一怔,却见离她左手边的远天之上,飘然而来一位白衣男子。

    李小道也是神情之中带有了一丝疑惑,刚才的那一道剑气并不是他所发,而是这位白衣男子所发,他疑惑的是这位白衣男子看起来也是一为修道者,却不知为何要救一个妖怪。

    白衣男子面带微笑的来到余府面前,还没等青衣女子再问,他便含笑道:“你不能杀它?”

    沈曼青此时神情更冷,嗤笑一声:“哪里来的多管闲事的修道者,报上姓名。”

    白衣男子微笑道:“在下姓名不足挂齿,倒是蓬莱侠名,令在下如雷贯耳,也听闻姑娘为悟道心,发过一誓,此次入世势要诛杀百名妖孽。”

    “原来这女子不是蜀山弟子,而是蓬莱弟子。”李小道暗道。

    余府门口。

    沈曼青感知这白衣男子修为不弱于她,而又身居一身清正之气,显然也是出自名门大派,不由神色稍霁,缓缓道:“不错,自古人妖不两立,我等正道弟子就该以匡扶天下,斩妖除魔为己任,我见你也应属于名门弟子,为何阻我杀此妖孽?”

    她最后一问,两只眼睛就好像射出电芒一般,死死地逼视着白衣男子,意思是如对方如果不能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的话,今天之事,恐绝难善了。

    白衣男子闻言一叹:“道非道,魔非魔,善恶在人心。”

    沈曼青闻言冷笑道:“道就是道,魔就是魔,你既然为名门弟子,就理应分清这道魔之别,但你竟然说出这等混淆不明的话,真是愚蠢不堪。”

    白衣男子也不生气,他转过头看着那位黑衣女子,缓缓道:“沈姑娘以为这狼妖该杀,不过是因为这狼妖杀了三个人罢了。”

    沈曼青冷冷道:“妖孽杀人,本就是乱天之大不违,所以才会有我等正道弟子降妖除魔,你却说,不过是因为它杀了三个人……”

    白衣男子却是语气淡淡道:“这天下之大,不管是人还是妖,都属于苍生一员,我们需要区分的是人妖之间的善恶之别,而非仅仅因为其身份,就取其性命,如此行为,怎可自以为正道?”

    沈曼青被对方这一番言语气得不轻,她怒极反笑,道:“好啊,我本以为你是哪个名门弟子,现在看来,你与邪魔外道也没区别了,今日我就连你同这妖怪一齐消灭。”

    白衣男子面色不变,淡淡道:“如果我说出此妖为何杀人的话,姑娘还执意要斩杀此妖,那另作别论,不过在这之前,还请姑娘听我道出此妖杀人缘由。”

    沈曼青冷哼一声:“妖魔邪类,还想蛊惑与我,受死。”

    白衣男子心中一叹,他也不知道是遇到多少个这样的人了,不愿意听他说话,就直接动手的。

    这也是各大门派的教条皆是如此,认为道魔不两立,乃至各大门派弟子出门降妖,遇妖既杀,根本不管那妖是否该杀。

    而沈曼青却是根本不想听这白衣男子废话,一心认定了此人与邪魔为伍,二话不说,直接暴起杀机,欲取其性命。

    沈曼青剑指一并,口中轻喝一声:“青冥剑,去。”

    顿时,她背后一把青光宝剑一飞而出,如同一道青色匹练,射出一丈来长青色剑光,直取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目光微闪,喃喃道:“蓬莱御剑堂。”

    他说话间,动作也不慢,却见他身形不动,身上也没有什么其他东西,单单就伸出两根指头,朝前方一指。

    只见,就是这么轻轻一指,那青光宝剑竟然在空中摇晃不定,本来是直取白衣男子的攻击,竟不知为何,跌落在地。

    沈曼青大为一惊,难色难看的从口中挤出了两个字。

    “蜀山。”

    白衣男子叹道:“蓬莱御剑堂本为我蜀山协助建立,只是蓬莱弟子从来不似蜀山一般,执剑入世,只是一心清修,却是不知道为何这一代竟会诞生姑娘这么一位性情偏激的弟子,不愿听我解释。”

    却不料,白衣男子的这一番话,却仿佛深深地刺激到了沈曼青,她怒道:“你竟是蜀山弟子!”

    她听到了这位白衣男子自承为蜀山弟子后,立马变得怒不可遏,面对着这导致蓬莱凋零的罪魁祸首蜀山,内心升起了满腔的怨愤。

    她恨恨道:“我们蓬莱近百年来门人凋零,落到今日这样下场,都是因为你们蜀山,若不是当年你们蜀山掌门清微等长老五人,制造出了邪剑仙这个怪物,我蓬莱又怎会不远万里前去蜀山助剑,以至于门人弟子在那一战陨落大半,到了今日就只有我御剑堂一脉苟延残喘。”

    白衣男子一怔,眼神复杂的看着此女,道:“当年之事的确是蜀山之罪。”

    沈曼青却是更怒,道:“我蓬莱御剑堂乃是受你蜀山剑修传承,今日遇上你,剑被你所克制,是我技不如人,但你给我记住,我乃本代蓬莱掌门,终有一日要上你蜀山讨教,不仅是要为当年之事讨回公道,那时还要再好好看看,蜀山是否全是你这种妖魔不分的蠢货。”

    她们蓬莱剑法本就源自蜀山,所以导致青冥剑竟能被对方所操控,在实力不敌对方的情况下,此女也无心在此地多做纠缠,话不投机,当场转身就走。

    留下原地,那位白衣男子看着狼妖,默然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也就在这时。

    余府外面的柳树后忽然传出一声轻咳之声,原来是李小道露出了身形。

    白衣男子转头一看,神色间略微有些诧异,没想到此地竟还有另一人隐藏在一侧,他也看出了李小道修为不凡,全身灵气与他相近,只不过他仍是面容不变,淡淡问道:“原来此地还有另一人,阁下也是为了除妖而来的吗?”

    李小道闻言目光一闪,看着那重伤不能动弹的狼妖,微微笑了笑,道:“我虽的确是为除妖而来,但却是初来乍到,想要多了解一些妖怪线索,却不想,刚才意外目睹了那位蓬莱弟子的斩妖举动,而其被兄台所阻,兄台又说这其中有什么内情,在下好奇,还请指教。”

    白衣男子眼中升起一丝意外,道:“你想知道这其中内情?”

    他此番入世,不知遇到了多少正道人士,遇到妖孽都是二话不说就斩杀,这是因为他们受到了世世代代的门规教条影响,乃至有此心理。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一个想要听他说出内情的修道者,令他颇感意外。

    李小道笑道:“道非道,魔非魔,善恶在人心,兄台刚刚说的这句话,令人不由深思,若这其中真有内情,在下愿意洗耳恭听。”

    白衣男子略微沉吟,随后看着李小道问道:“还未请教……”

    李小道微微笑道:“在下姓李,俗名小道,道号玄机,不过一介散修。”

    白衣男子点了点头,道:“原来是李兄,在下蜀山殷若拙。”

    李小道点头致意,忽然心中微微一愣。

    殷若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