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穿越小道人 > 第三十八章 飞刀、快剑、李小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八章 飞刀、快剑、李小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就在心湖方丈说出“梅花盗竟是个女人”的时候,那心宠居然此时眼睛瞪大,然后猛力的一咬舌头。

    他居然就这么自尽了。

    他竟是死也不愿意说出那个女人是谁。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无疑也是承认了,梅花盗果真是个女人。

    但这天底下又有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迷惑一个已经在少林寺出家的首座呢?

    那个女人该有多么美,多么诱人。

    巧的是,李小道和李寻欢都知道,这世上真有那么一个女人。

    李小道对着心湖方丈道:“梅花盗的身份,恐大师已得知的差不多了,我等既已经洗脱嫌疑,那现在也该告辞了。”

    心湖看着李小道三人离开少室山。

    心烛此时皱眉道:“难道是那个武林第一美人?”

    心湖方丈叹了口气:“心宠为此自绝,无疑就是承认了。”

    心树和尚双手合十,叹了口气:“还是没有任何证据,不过,有小李探花和那位神奇的少侠,想来那位梅花盗,也是隐藏不了多久了。”

    心湖大师闭上了眼睛,道:“少林寺最近发生了这许多事,就闭山一年吧。”

    毕竟,今日之事不可能不外传出,而少林寺一位首座监守自盗,竟还是为一个女子所控,这是怎样大丢颜面的事。

    这件事,也只有时间才能让大家淡忘,所以,闭山是一个非常明智的抉择,也是少林寺百试不爽的老招了。

    …………

    路上。

    李小道、李寻欢和阿飞三个人走在路上。

    三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

    良久,才是李寻欢打破了沉默,然而他却问了一个让他自己更沉默的事情。

    “你将他杀了?”

    李小道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然后反问道:“他不该杀吗?还是说即使我让他在众人面前吐露出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你还是相信他?”

    李寻欢沉默之后,道:“其实,在他假意迎我,实则让田七等人擒我的一刹那,我就明白了。”

    李小道的眉毛都皱起在了一块:“那我杀他有错?”

    李寻欢仰头叹道:“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女,无论做出什么事来,都值得别人原谅的。”

    李小道在一旁冷笑道:“可惜,他并没有那么深爱自己的妻儿,他那天可是自己跑了,扔下了林诗音。”

    李寻欢道:“他做的最错的就是这一件,他如果那天不跑,那么就算是他承认了这一切,我也并不会将他如何的……”

    李小道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个男人。

    他对别人是极好,为别人考虑的无比周到,一心只要别人活得好就行了,但却浑然不管自己过得如何,他总可以原谅别人伤害他。

    李小道摇头苦叹道:“原来这就是小李飞刀,我是永远都学不会了。”

    阿飞此时看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迷惘。

    阿飞恍惚的看着二人,他缓缓的道:“我要去办一件事。”

    李寻欢现在还不知道,阿飞已经和林仙儿见过面了,但他皱了皱眉头,直觉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李小道现在看着阿飞道:“我知道你有件事要去做,你只管去吧。”

    他知道阿飞是去想杀那个女人,他虽然也想杀,但是现在只有阿飞知道林仙儿在哪。

    林仙儿早已经离开了冷香小筑,只有阿飞知道她在哪。

    而以阿飞对于林仙儿的感情来说,如果他和李寻欢要一起去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也只有他自己能去杀那个女人。

    阿飞看着二人。

    漆黑的夜里,已经升上了白雾。

    连阿飞的眼中似乎也有了雾。

    李寻欢看着这个少年,这个狼一样的少年,他的眼中那是……

    泪!

    伤心的泪。

    李寻欢立刻明白了,他咧嘴露出了干涩的笑容。

    阿飞,竟然也爱上了那个女人。

    漆黑的夜里,没有星光,没有月色,只有雾。

    不过,李寻欢相信阿飞,他知道这个少年拥有着绝强的自制力。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林仙儿就是梅花盗。

    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再去爱上这个女人。

    他会去杀了她。

    李寻欢已经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杀意和痛苦。

    李寻欢忽的又笑了。

    “明天应该天气不错。”

    阿飞道:“是。”

    他只觉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连声音都发不出。

    他没有再说第二个字,就转身飞掠而去,只剩下李寻欢和李小道两个人,这两个人动也不动地站在黑暗里。

    李寻欢淡淡开口问道:“他能做到的。”

    李小道眼中却升上一丝忧患,他是知道原著的,尽管让阿飞提前知道了这些,但他是否真的就能做到呢?

    李小道想着这件事,忽的摇摇头,反正如果阿飞做不到的话,那么他就亲自动手吧。

    但显然只有阿飞亲手杀了此女,他才能恢复巅峰状态。

    只能希望阿飞真能做到了!

    李寻欢看着无月之夜,道:“我也要走了。”

    李小道看着他,他知道李寻欢要去哪里,林诗音还在兴云庄,这个李寻欢最深爱的女人丧夫丧子,这是任何女子都承受不来的巨大痛苦,李寻欢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心。

    哪怕,他也只敢远远地看着那个人!

    这时候,李寻欢看着这个瘦削的青年道:“你拿走了怜花宝鉴,那摄心术也是在当年十分闻名之术,此事江湖上定然是会被有心人知道的,我知道你练有奇功,威力不小,但是我也发现了你的一个非常致命的弱点。”

    李小道默默道:“我出手不够快。”

    李寻欢点了点头,道:“高手决斗,一瞬之间,生死立判,如果你遇到了兵器谱上前十的高手,或许他们有的也挨不了你的一招,但是他们却可以在你发招之前,就碰到你的咽喉等致命之地……”

    他没再说下去,因为意思已然明了。

    “所以,在你把武功修炼的没有弱点之前,就和我呆在一起吧。”

    李寻欢最后如此说着,他如星般的眸子,满是诚恳。

    却不料,李小道摇了摇头,苦笑一声。

    “出手太慢并不是我唯一的弱点,我的弱点还有没有与人交手的经验,如果我遇到了兵器谱前七的高手,我会回来找你,但除了那几个人,一般高手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我也要借此机会,找人提高我的江湖经验。”

    李小道说完,他转头就离开了。

    在他没有找到回去地球的办法之前,那么就要想办法在这个武林之中活的更久,那么找一些人刷江湖经验和战斗经验就是必须要做的了。

    李寻欢的手动了动,他要准备叫住李小道,但正如他无法阻止阿飞去找林仙儿一样,他现在也无法叫住李小道。

    因为,这都是他们自己的决定。

    ………………

    兴云庄外。

    夜,漆黑的夜。

    只有小楼上的一盏灯还在亮着。

    李寻欢痴痴地望着这鬼火般的孤灯,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取出块丝巾,掩住嘴不停地咳嗽起来。

    …………

    另外一处竹林小屋。

    里面闪烁着灯火。

    阿飞看着这里,似乎心里被狠狠地抽动了一下。

    屋子里的人对着孤灯,似在看书,又似在想着心事。

    阿飞骤然推开了门。

    他推开门,就瞧见了那个人,他推开了门,就似已用尽了全身力气,木立在门口,再也移不动半步。

    林仙儿霍然转身,吃了一惊,娇笑道:“原来是你。”

    林仙儿拍着胸口,娇笑道:“你看你,差点把我的魂都吓飞了。”

    阿飞痛苦的道:“你以为我已死了,看到我才会吓一跳,是么?”

    林仙儿眨着眼,道:“你在说什么呀?还不快进来,小心着凉。”

    她拉着阿飞的手,将阿飞拉了进去。

    她的手柔软、温暖、光滑,足可抚平任何人的创痛。

    阿飞甩开了她的手。

    林仙儿眼波流动,柔声道:“你在生气……是在生谁的气?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她依偎到阿飞怀里。她的身子也是那么柔软而温暖,带着种淡淡的香气,是可令任何男人都醉倒在她裙下。

    啪!

    阿飞此时反手一个巴掌,将她扇飞了出去。

    林仙儿踉跄后退,跌倒,怔住了。

    过了半晌,她眼泪慢慢流下,垂首道:“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我对你有什么不好?你说出来,我被你打死也甘心。”

    阿飞的手紧握,似已将自己的心捏碎。

    他已发现林仙儿方才是在看书,看的是经书。

    少林寺的藏经。

    真的是她!!

    林仙儿以手掩面,痛哭着道:“为什么……”

    阿飞道:“因为你就是梅花盗!”

    林仙儿就像是忽然被抽了一鞭子,整个人都跳了起来,道:“我是梅花盗?你竟说我是梅花盗?”

    这个少年忽然惨笑起来:“你以为天下的男人都是呆子,都可被你玩弄,你心里畏惧的只有李寻欢一个人,因为只有他不爱你,所以你千方百计地想除了他,怜花宝鉴的事就是你传出去的!!。”

    他自己的声音也在颤抖,咬紧牙关,接着道:“你不但心狠手辣,而且贪得无厌,连少林寺的藏书你都想要,连出家人你都不肯放过,你……你……”

    林仙儿的眼泪竟又流了下来,缓缓道:“我的确看错了你。”

    阿飞的嘴唇已咬出血,一字字道:“但我却未看错你……”

    阿飞此时已经拔出了那把铁剑,咬着牙道:“你无论说什么,我都再也不会相信!”

    林仙儿黯然一笑,道:“我总算明白了你的意思……我总算明白了你的心……”

    她忽然解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光洁的胸膛,满是失望的痛苦,她嘴角露出凄凉的微笑,幽幽道:“你是我这一生中最爱的人,若连你都不相信我,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你杀了我吧,我绝不恨你。”

    阿飞已经流出了眼泪,他握住剑的手再也不稳了。

    剑柄坚硬,冰冷。

    无情的剑,剑无情,但人呢?

    人怎能无情?

    面对着这么样一个女人,面对着刻骨铭心的初恋,面对着自己一生中最强烈的情感,面对着这无边无际的黑暗!

    真是多情剑客无情剑!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