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穿越小道人 > 第三十六章 盗经之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六章 盗经之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小道看着这位心湖方丈一一巡视诸人,面色阴沉,他不由笑了:“方丈何必如此,你问了就会有人说话?再说了,此事也并非是有人告诉我的。”

    百晓生冷冷的道:“没人告诉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小道眼中带笑,凝视着百晓生:“你号称百晓生,说是武林之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那些事的。”

    没等他回答,李小道就接着道:“不过,你可能要比我差点,因为现在这件事是谁做的,你就不知道了,而我知道。”

    此言一出,全场众人大惊。

    百晓生心中紧跳,目光阴晴不定的盯着李小道。

    心湖方丈更是当即脱口问出:“你知道是谁盗走了七本经书。”

    李小道此时扫视向了面前的几位少林僧人,被他看过的僧人有几位是少林首座,此时全都面皮一抖。

    心宠此时恼羞成怒,大喝一声:“方丈,我等岂能信这么一个人。”

    李小道忽然看向了一个方向,问道:“我的话,你们可以不信,但是心眉和尚的话你们不信吗?”

    心宠猛然听到心眉的名字,背后冲上一股凉气,骇的急赤白脸的道:“你胡说什么……心眉,心眉师兄已经圆寂。”

    李小道则是笑了:“死人就不会说话吗?”

    顿时,众人齐齐如同盯着一只鬼一样看着李小道。

    “施主想做什么?”心湖合十双手,低眉问道。

    李小道摆了摆手道:“我自然没有那么大本事,能让死人复活,不过我恰巧知道一事?”

    心宠颤声道:“什么?”

    李小道淡淡道:“你们这几位首座或许也早就互相清楚了,因为这几次失窃事件太过离奇,所以你们不少人肯定私下猜测,认为是出自内贼,因为除了少林首座七个人外,别的弟子谁也不能随意出入藏经阁。所以,偷经的人便就在你们七位师兄弟其中。”

    “心湖方丈,我说的对不对?”

    心湖方丈叹了口气,道:“施主真是有通天之智慧,此事本只有我等七人和百晓生知道,不知道施主是从何处听见此事端倪,竟能推出全貌。”

    他长叹不已,这么说无异于是已经承认了,他们的确怀疑是出自自家内贼。

    心湖接着道:“我们七人同门至少已有十年之久,无论怀疑谁都大有不该,是以我们对这件事的处理,更不能不力求慎重。”

    李小道目光闪动,淡笑道:“可惜,心眉认为此事关梅花盗,于是便下山参与了梅花盗之事,但是,你们不知道的是,心眉和尚其实早有猜测出了那人是谁?他曾在下山的时候,交给心树大师一本鎏记,嘱咐其若是身有不测,那么那鎏记之上,就记载着他所怀疑之人。”

    李小道解释道:“他并没有说出来的原因是,因为他生怕错怪了人,他只望盗经的人真是‘梅花盗’。”

    心湖方丈双目露出震惊,喃喃道:“竟有此事!”

    李小道说道:“是与不是,一起去一趟存有心眉遗蜕的那间禅房看看不就知道了,那位保存有鎏记的心树大师和李寻欢不也在那里。”

    心湖方丈身子顿了一顿,喟叹一声,扫视了一下身边几个师弟,却见几位都是一副黯然之色,并无有一人神色异样。

    众人来到了那间禅房。

    却见,禅房之中竟没有了李寻欢,独有心树和尚和心眉遗蜕,一人一尸体。

    心湖方丈顿时上前两步迎了上去,道:“你可安好?”

    他就算在外面听李小道说了许多,但此时再见这位被李寻欢挟持的师弟,第一时间问的是对方好,也不亏为少林掌门。

    “多谢掌门师兄挂念,弟子无事。”心树叹道。

    百晓生在一旁皱眉,神色大紧,追问道:“心树师兄,李寻欢去了哪里?”

    李小道在一旁淡淡道:“李寻欢去了哪里有什么重要的,现在只需要查清少林内奸,我与李寻欢的梅花盗嫌疑,自可洗去,我这位被你们认为本尊的梅花盗就在这里,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心湖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心树问道:“这位施主说,心眉师弟下山之前,留了一本鎏记在你这里,那后面记载了他所怀疑的人姓名。”

    心湖说着,忽然中途沉默,毕竟如果真凶露出,定然是他数十年师弟同门之中的一位,他实在难以接受这即来的答案,良久,他才问道。

    “你想必已经是看过了,那人是谁?”

    心树忽然一愣,然后想到李寻欢的说法,特意看了一眼李小道。

    李寻欢曾说过,他这位朋友能知道许多江湖人不知道的事情,看来,现在也是此人告诉了掌门师兄。

    如此心树内心更有把握,忽然,他看着一人,悲声道:“是他杀了二师兄!”

    却见,他一指指出,竟是指向一人。

    那人正是心宠大师。

    心宠的嘴角又一阵牵动,脸色却沉了下来,冷冷道:“五师兄怎会说出这种话来,我倒真有些不懂了。”

    心树和尚的手一扬,手里拿着的正是心眉大师之“读经鎏记”。

    心宠面色一白,却冷笑着道:“这上面若是真有我的名字,我自当甘愿承罪,但这上面怎会有我的名字?”

    心树冷冷道:“你甘愿承罪?你虽已将最后一页撕下了,又怎知二师兄就没有记在另一页上?”

    心宠身子一震,忽然伏倒在地,颤声道:“五师兄竟勾结外人,令弟子身遭不白之冤,求大师兄明辨。”

    李小道在这个时候呵呵笑道:“不白之冤?”

    心宠忽然仰头怒道:“你们有何证据说盗经之人是我?”

    李小道悠悠指着那具心眉遗蜕,道:“害死心眉的人的确是你!至于盗经之人或许真的不止你一个。”

    心宠抢着怒道:“你又怎会知道的?说我害死心眉师兄,何其荒谬。”

    李小道看着那具尸体,淡淡道:“我只是合理推测,据闻心眉大师是带着李寻欢回来少林寺的时候,中了五毒童子的五毒水晶,但却不尽然……”

    心湖此时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师弟,再看着那个已经死去的师弟,悲叹一声:“难道心眉师弟真的另有死因……”

    李小道看着百晓生,缓缓道:“百晓生自然不会不知道吧,若是有人中了五毒童子的毒,其死后尸体会变成什么样子?”

    百晓生闭上眼睛,道:“全身发黑,一天之后,皮肉尽消,化为一堆黑色骨架。”

    有许多没有闯荡过江湖的少林弟子,听见这种惨状,猛然齐声嘶了一口气。

    心湖方丈看着心眉的样子,道:“那为何二师弟?”

    李小道淡淡道:“那是因为他又中了一种极厉害的毒,那凶手为了怕他说出秘密,一心想他快些死,生怕他中的毒还不够深,就另给他服了一种极厉害的毒药,他要是用其他法子杀人,都难免留下痕迹,但大家既已都知道心眉大师中了五毒童子的毒,他再用下毒这法子,就能避免别人的疑心。”

    李小道最后问道:“心眉和尚回到少林寺之后,吃饭饮食是谁插手的?下毒之人自然就在当中。”

    心湖方丈悲苦的闭上了双眼,道:“二师弟回来之后,只服用过一碗药,药是心宠配的,但喂他吃药的人,是心烛和心灯。”

    心烛和心灯两个首座闻言齐齐退后了一步,面色惨白。

    李小道在旁边看着二人道:“据江湖传言心烛大师九岁时便已落发,心灯更在襁褓中便已入了佛门,他两人这一生中只怕还未见过毒药!”

    他又盯着心宠,冷冷道:“至于心宠大师江湖上知道的人虽不多,但也不少,其乃是半路出家,带艺投师的,未入少林前,人称“七巧书生”,正是位下毒的大行家!”

    事情已经不用再多说了!

    心湖大师黯然道:“单鹗,少林待你不薄,你为何今日做出这种事来?”

    单鹗正是心宠的俗名,心湖如此唤他,无异已将之逐出门墙,不再承认他是少林佛门弟子。

    单鹗此时汗涌如浆,但还是强硬绝口否认:“师兄明察,弟子自拜入少林以来,已经彻底与过往斩断,难道师兄真的要以过往之事,来为弟子定罪吗?”

    心湖此时怔怔不语。

    佛门一直以来讲的就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若是只凭过往定罪,少林只怕是做不出来的。

    不过,李小道知道原著,清楚地知道李寻欢现在去干什么了。

    他忽然扫了一眼心宠以及其他人:“你们此前不是好奇,李寻欢去了哪里吗?心树大师请说吧。”

    心树在一旁淡淡解释道:“他取经去了。”

    心宠失色问道:“取经?取什么经?”

    心树道:“本来藏在二师兄房中的那部‘达摩易筋经’,也已失窃了。”

    心湖大师动容道:“哦?”

    心树道:“李探花算准这部经必定还未及送走,必定还藏在心宠房里,是以弟子已令值日的一尘和一茵监视着他一起取经去了。”

    难怪众人赶来禅房这里,却不见了看守的僧人。

    心宠忽然跳了起来,大呼道:“师兄切莫听他的,他倒真是想栽赃!”

    他嘴里狂呼着,人已冲了出去。

    心湖大师皱了皱眉,袍袖一展,人也随之掠起,但却并没有阻止他,只是不疾不离地跟在他身后。

    心宠身形起落间,已掠回他自己的禅房。

    门果然已开了。

    心宠冲了进去,一掌劈开了木柜,木柜竟有夹层。

    易筋经果然就在那里。

    心宠厉声道:“这部经本在二师兄房中,他们故意放在这里为的就是要栽赃,但这种栽赃的法子,几百年前已有人用过了,大师兄神目如电,怎会被你们这种肖小们所欺!”

    直等他说完了,李小道才冷冷道:“就算我们是栽赃,但你又怎知我们会将这部经放在这木柜里?你为何不到别处去找?一进来就直奔这木柜?”

    心宠骤然怔住了,满头汗出如雨。

    心树长长吐出了口气,道:“李探花早已算准只有用这法子,才可令他不打自招的,也多亏另一位李施主配合。”

    只听一人微笑道:“但我这法子实在也用得很冒险,他自己若不上当,那就谁也无法令他招认了,不过也幸亏小道在一旁配合!”

    笑声中,李寻欢忽然出现。

    他看向了李小道,道:“我知道你什么都清楚的,我已经在你身上见识过多次了。”

    李小道淡笑着道:“未来我可能会告诉你我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事的原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