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穿越小道人 > 第二十四章 中原八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四章 中原八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却说,李小道当日离开了兴云庄之后,就开始浪迹江湖。

    而那本《怜花宝鉴》也不亏是一代天才王怜花的毕生所学,其中的易容术堪称绝代无双,李小道按照其中的配方,精心为自己打造了几幅人皮面具。

    戴上了人皮面具的他,或为老人,或为少年,这也就是他一个月以来几乎消失在了江湖上的原因。

    他本在隐藏行迹,一心精进练气修为,一个月下来,终于将练气法修炼到第三重楼了。

    当日本想去兴云庄戳破龙啸云的伪君子面目,可是他的确低估了李寻欢对龙啸云的信任程度,也总算明白了,或许只有当未来那日,龙啸云当面陷害李寻欢的时候,李寻欢才会相信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过,那是在以后了,李小道也就不妨趁着这段时间,一心修炼练气法。

    但近日来,江湖上除了他和李寻欢这个梅花盗的大师之外,还发生了一件关于铁传甲的事。

    李小道是知道剧情的,这件事在原著之中,是那伙人绑架了梅二先生作为要挟铁传甲,而原著之中梅二先生只是被秦孝仪打成了重伤,现在因为他的到来,梅二先生直接死了,或多或少也有因他到来产生的蝴蝶效应因素在里面。

    他本想着梅二先生已死,或许就没有这一层事了,却没料到,他们居然将梅大先生给绑了,还折磨的如此凄惨,脱光了衣服,绑在了菜市场当做一块猪肉一样。

    李小道怎能忍受这样的事情,于是即刻赶来,正好阻止了铁传甲准备剜肉的举动。

    独臂妇人此时听见李小道要她自断双脚独臂的要求,不由得怒极反笑,冷笑道:“你以为就凭你?”

    李小道眉峰冷色更重:“两个呼吸了。”

    铁传甲更是瞬间认出了李小道,他大急道:“道少爷,这不关你事,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有愧于她,你莫要与她为难。”

    谁知,李小道却是冷笑了一声,看着铁传甲冷冷道:“你愿意给那翁天迸承担罪孽,可这又关梅大先生什么事?她将梅大先生折磨成了这个样子,我不杀她,只要她断手断脚,已是很仁慈的了。”

    铁传甲头上如同被挨了一闷棍,猛然听到“承担罪孽”这四个字,忽然面色涨红,大为变色,犹如看到了鬼一样,然后哀求的看着李小道:“我求你,我求你了,道少爷,我知道你知道所有的江湖人的事,我铁传甲求你了,你别说出来。”

    独臂妇人此时变色,她听到承担罪孽四字,本要大怒,毕竟那是她的丈夫,岂能为人所辱,但看到铁传甲的神色不由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色厉内荏的骂道:“你们两个人在胡说什么,先夫义薄云天,岂是你们两个人可以侮辱的。”

    “尤其是你铁传甲,先夫生前如何待你,你竟忍心杀他,纵使古今以来也从未有过你这样忘恩负义的禽兽。”

    “还有你。”她又指着李小道怒骂道:“你和铁传甲同流合污,定然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一路的狼心狗肺,现在还想伙同他污蔑先夫清白。”

    “我知道我不是你对手,但是你若想再侮辱先夫,我就算是崩了这口牙,也要狠狠地将你咬死!!”

    李小道面色淡了点后,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他道:“你们中原八义,可算是真的侮辱了这个名字。”

    “你住口!”这独臂妇人名叫翁大娘,正是那位义薄云天翁天迸的夫人,她此时面色涨红,宛如受了奇耻大辱,道:“就凭你这样和铁传甲这种卑鄙小人狼狈为奸的禽兽,也配提中原八义这个响当当的名号吗?”

    李小道摇头道:“中原八义,在我看来就是几个不辨是非的无脑蠢货。”

    翁大娘当即就要冲上来,她尽管明知不是此人对手,也不允许此人侮辱中原八义以及她的丈夫。

    李小道纹风不动,淡淡道:“我要是现在杀你,那么你就死也不知道你错在哪里,那我就让你知道你们中原八义几个蠢货错在了哪里,究竟谁才是禽兽不如的畜生!”

    铁传甲虎目含泪,登时给李小道跪下了,几乎要哭了出来:“道少爷,我求你不要再说了,铁传甲死就死了,翁大哥他一生光明磊落,岂可……岂可在死后还……”

    他几乎呜咽着话都说不清楚了。

    翁大娘此时怔怔的看着这个痛哭的汉子,她不禁变色了,她倒是从未见过‘铁甲金刚’这个样子,难道……

    她面色难看的停止了动手的身体,对着铁传甲大声道:“你究竟有什么话,你说出来,当年究竟什么情况。”

    铁传甲只是在地上俯首不起,痛哭道:“都是我铁传甲的错,我狼心狗肺,您快点杀了我吧。”

    李小道看着这一幕,内心五味杂陈,好好的一个汉子,居然为了那种人背负罪名,如何不可惜。

    他看着翁大娘,道:“你们中原八义还有几个人吧,不如都叫过来吧,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人,难免那几个蠢货还不相信,都叫过来,也让你们好好明白一下,铁传甲到底为你丈夫做了什么?”

    “还有,在你们知道了真相之后,梅大先生的受到的屈辱,你就要心甘情愿的给他还回去。”

    这时,铁传甲忽然大吼一声,一道蒲团大的巴掌就扣向了天灵盖。

    不过,李小道在旁边那里会让他就自杀了,他指头一弹,一道水雾登时就打在了铁传甲脸上,将其打晕了过去。

    然后,他冷冷道:“你去将梅大先生放下来。”

    翁大娘看着铁传甲刚才要自尽的一幕,内心大为触动,咬牙道:“好,我们就要听听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是我们错了,我这几个胳膊腿就还给梅大,我的性命,也任你拿走!”

    梅大先生被放了下来,李小道叫了一辆马车,将其送到一家客栈叮嘱人好好照料。

    “跟我来,我那几个兄弟有的不便行动,你要想说的话,就跟我去见他们吧。”翁大娘咬着牙走在前面。

    李小道牵着一辆马车,马车上,铁传甲被他的藤条困的严严实实的,嘴里都塞进了东西,为了防止这个汉子自杀。

    山麓下的坟堆旁,有间小小的木屋,也不知是哪家看坟人的住处,在这苦寒严冬中,连荒坟中的孤鬼只怕都已被冷得藏在棺材里不敢出来,看坟的人自然更不知已躲到哪里去了。

    这里有几个人等在这里,便是当年的中原八义,中原八义这八个人分别为翁天迸、“有眼无珠”易明湖、“宝马神枪”边浩、金风白、张乘勋、樵夫、公孙雨、“赴汤蹈火”西门烈,当然还有一个“女屠户”翁大娘,也就是这个独臂妇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