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穿越小道人 > 第八章 用水洗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章 用水洗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穷酸秀才就是与妙郎君花蜂同为七妙人之一的梅二先生。

    以花蜂的本事,自然是配不出那等毒药的,他只是下毒的手法厉害了点,毒药正是这人配的。

    这人能配出来,自然也能解毒。

    李小道看着这个人,将脑袋趴在了桌子上,看起来似乎已经喝的酩酊大醉,实际却是连眉毛、鼻子都带上了笑意。

    这穷酸秀才坐了下来后,开始还嫌弃酒铺里的酒不是上好的酒,但这小镇子也就只有这家酒铺,他无奈之下,也只能将就喝了起来。

    这穷酸秀才坐在那里,旁若无人,酒到杯干,不多时,一个坛子的酒就被他干完了。

    这时,酒铺外面传来了一阵急骤的马蹄声响,这秀才闻声脸色似也是变了,不过,他虽变色,杯中的酒却还是仍不断,一杯一杯的往嘴里送去。

    门外闯进来那骑马几人,身手都是不弱,一人指着秀才大怒道:“好个酒鬼,我看你这次又能跑到哪儿去。”

    另一人道:“你既然拿了我们的钱,就该给人治病,现在还逃出来,是什么意思。”

    却不料,桌子上的李小道慢悠悠的说话了,他本就病的极重,因此这几句话也说得断断续续:“这人平生有三不治,你们犯了他的忌讳,他自然不会给你们治病了。”

    那穷酸闻言,得意的附和道:“不错,第一,诊金不先付,不治,付少了一分,也不治。”

    麻面大汗怒道:“咱们几时少了你一分银子。“

    梅二先生道:“第二,礼貌不周,言语失敬的,不治,第三,强盗小偷,杀人越货的,更是万万不治了。”

    李小道这时叹了囗气,摇着头接着道:“你们将这两条全都犯了,还想替你们治病,这岂非是在痴人说梦,椽木求鱼。“

    那几条大汗脖子都气粗了,先是死死的瞪向了李小道,大怒:“哪里来的病死鬼,我看你是想早点死了。”

    几个佩刀的人当即抽出长刀朝着李小道走了过来。

    麻面大汉刀尖一指梅二先生,怒吼道:“你治不治?不治就要你的命。“

    梅二先生摇头道:“要命也不治!“

    李小道紧接着笑道:“对,你就是要他的命,他也是不肯治的。”

    明明都有几个人拿着刀朝他走来了,他竟然还有心思和人家开玩笑,让客栈里的客人心中暗叹这真是个疯子。

    岂料,这时候铁传甲却是大怒的一拍桌子,本来就因为李寻欢的中毒之事烦闷不已,此时又被这些大汉找上门来,更是勾起了他的火气,他直接离身而起:“找死。”

    语罢,他直接迎着那些刀剑而去。

    却见,那些刀剑碰到他身上,纷纷都砍不进去,竟然还将刀弹了出去。

    麻脸大汉此时大为吃惊:“好可怕的金钟罩!”

    铁传甲再抡起臂膀,砂钵大的拳头转眼就砸到了几人的身上,几个人就像沙袋一样,倒飞了出去,砸坏了门窗,被铁传甲直接打出了酒铺。

    麻面大汉心中大惧,他旁边的一人则是看见了李寻欢手上的小刀,肩膀碰了一下麻面大汉,颤声道:“你看他的刀,不会就是……”

    经这一提醒,麻面大汉也只觉得腿肚子发颤,惊惧道:“早就听老乌龟说这人半个月前入关了。”

    “妈呀,要是知道他在这里,我是死也不要进来的。”旁边那人此时直接一个失声,双腿打颤的跑了出去。

    麻面大汉在客栈看了看,然后他干咳两声,陪着笑躬身道:“小人们有眼无珠,不认得你老人家,打扰了你老人家的酒兴,小人们该死,这就滚出去了。“

    老虎般闯进来的大汉们,此刻已象狗似的夹着尾巴逃出去了。

    李寻欢看着李小道,再看看那梅二先生,已然想到了什么,嘴角噙起笑意,继续灌着酒来。

    梅二先生此时从桌子上站起来,他竟然也不去道谢,反而继续要着酒,末了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李小道:“你认识我?可是来找我治病的。”

    李小道猛地摇摇头:“我认识你又怎么样,认识你就要你治病吗?”

    “这毒药无人能解,你妙郎中又能如何,我们只管等死就好了,你喝你的去吧,别耽搁了我们酒兴,生死事小,喝酒事大。”

    虬髭大汉听的大为皱眉。

    “好一个生死事小,喝酒事大,你这人甚得我心意。”梅二先生竟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直着眼望着李寻欢和扒拉酒杯的李小道,悠然道:“你们可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么。“

    李寻欢淡淡笑道:“活不长了。“

    梅二先生又看着李小道:“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却说,救我不是让我看病?哈哈”

    李小道猛地一瞪,似是恼了:“废什么话,谁要救你了,我们这个兄弟只是被那些人吵得怒了,干救你有什么关系。”

    梅二先生一怔,饮了口酒:“也是,那我就更不必给你们道谢了。”

    李小道喝了一大口酒,摇头晃脑道:“现在那些人也走了,你也不要来打扰我们喝酒,什么治病什么的,就别说了,我不要你治病。”

    谁知,这梅二先生听了这话,却反而摇头道:“既然你不要我治病,那你这病我就非治不可了。”

    铁传甲却已经动容道:“你真能治得了他们的病。”

    梅二先生傲然道:“他这病除了梅二先生外,天下只怕谁也治不了。”

    李小道嗤之以鼻的讥讽道:“你知道这是什么病?”

    梅二先生怒目一瞪:“我不知道谁知道,就凭那花老六也能配出寒鸡散吗。”

    李小道微微沉默:“你说这是寒鸡散?”

    梅二先生笑道:“对,寒鸡散就是我配的。”

    他又紧接着道:“梅二先生除了三不治之外,还有个规矩,那就是,你不要我治,我就非给你治病,你若不要我治病,除非先杀了我。”

    酒铺老板远远地听到这人这么说话,心道,果然是一个疯子,哪有上赶着给人治病。

    此时这店里遇到了四个疯子,老板恨不得赶紧关门,再见不到这四个疯子才好。

    李寻欢这时候笑道:“原来你就是七妙人当中的妙郎中,毒是你配的,你自然能解。”

    他也明白李小道为何不告诉他了,刚才他已经看见了这人的性格,若是真个求上门去,他也恐怕未必能给你治,就算是杀了他也不给你治。

    现在被李小道这么一说,却是,你要是不想让他治,除非杀了他。

    李寻欢内心暗笑:“这朋友,越来越像百晓生了,连这妙郎中的性格都摸得如此清楚。”

    铁传甲大喜道:“少爷你有救了。”

    随后,他们就找了个赶车的,给车套上了马,去找梅先生,寒鸡散的解药在梅二先生的大哥那里。

    车上,李小道靠着车窗,朝李寻欢眨了下眼睛:“我刚才演技怎么样?”

    李寻欢轻笑赞道:“炉火纯青,不过,你居然能将妙郎中的性格也摸清楚,我看就算是百晓生也不过如此了。”

    李小道撇撇嘴:“他比我可还差远了,至少,他不知道我,我知道他。”

    李寻欢眼中精光一闪,却没接着问下去,此事若是被百晓生知道了,恐这朋友麻烦不小,所以他转了一个话题,问道:“你既然知道梅二先生,可知道那梅先生。”

    李小道将毯子朝身上紧了紧,啧啧道:“那也是一个奇人啊。”

    “奇人?”

    “是啊,他能分出最厉害的毒药,能配出世上最厉害的解药,能轻易鉴别书画的真伪,却连人世间最浅显的道理也不懂,以致于,雪落在梅花上,他会用水来洗树上的冰雪。”

    李寻欢听的哑然失笑。

    但他很快就笑不出了。

    因为马车行进着,很快前面就出现一个庄子。

    那里有个高冠老者,正指挥着门外的两个童子,去用水清洗梅树上的冰雪。

    李寻欢呆住了,他吃惊的看向了李小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