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爱你就吃了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九章 爱你就吃了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丑男人会因为权势和力量而格外可爱,好看的女人却会为了同样原因而变得不那么可爱。

    狄安娜很懂男人,也很小翼的经营着她的爱情,她感谢这个男人带给她的一切,陶醉其中,渴望着能够永远拥有,但她不懂自己哪里最吸引这个让她挚爱欲狂的男人。为了留住男人,她选择了最愚蠢的办法。

    李牧野在国内被太平会的势力逼迫,又在军方有意放逐下不得不远走他乡。这件事让她看到了一线希望,尤其是在李牧野跟何晓琪结束婚姻关系后,她更觉得这是个天赐良机。轮胎帮内部的那些小动作合乎俄罗斯联邦的利益,更顺应了狄安娜的心意,她以为失去牧野集团主导权的男人会把全部希望放在俄罗斯,重新成为俄罗斯的女婿。

    所以她选择了通过力量的角逐来告诉男人,自己对他的重要性。

    李牧野看着狄安娜,暗自思忖道:从她故意留下尤里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在计划着要把小野哥留在身边了吧?她是想通过尤里的嘴巴将乌拉尔山的事情告诉给我,既可以测试我对她的重视程度,也可以把我拉到这件事当中来……

    不能再往深了分析下去了。李牧野在心里头对自己说。她是小安琪的母亲,是这世上第一个跟自己建立血缘纽带关系的女子。身为男人,李牧野不喜欢她做事的方式和心机,却并不准备排斥拒绝。

    比较而言,小野哥更喜欢展示力量来驯服她。

    帐篷外,小芬正赌气向瓦洛加为代表的新轮胎帮成员们发出挑战。有人把消息传进来,狄安娜皱眉说了句胡闹,李牧野却笑着说,闲着没事玩玩儿也好,既然选择了刀头舔血的生活方式,就必须得有这个血性。

    风瑟瑟,水依依。

    小恶来与身高将近他两倍的瓦洛加并肩站在河谷的水道旁,一人持弓,一人持弩,极其夸张的身高差之下,看起来有些可笑。河谷的对面百米之外竖着一张靶子,两个人的箭壶中各有红黑箭五支,较量的是命中率。

    轮胎帮的战术总指挥叫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男子,有着漆黑如墨的头发和碧蓝若海的眼眸,高鼻梁,肤色雪白,身材欣长健硕,浑身上下充满了贵族气息。他的左手把玩着右手食指上的戒指,把戒指这个位置在俄罗斯的风俗当中表示他是单身并且没有恋爱。

    “亲爱的安娜小姐,我实在不认为这场落差巨大的较量有开始的必要。”谢尔盖用标准的莫斯科口音抑扬顿挫的说道:“您应该清楚瓦洛加的实力足以登上奥运决赛舞台拿到奖牌,所以那孩子根本毫无机会,哪怕他是个天才。”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凑到狄安娜身边,距离在李牧野看来相当暧昧。

    狄安娜冲他微微一笑,稍微往李牧野这边侧了侧,回应道:“谢尔盖先生,尽管我跟您一样希望瓦洛加能代表轮胎帮取胜,但我却实在没办法认同您的判断,如果您参与了上个月那一期学员的结业对抗,您就会知道这小孩子是怎样可怕的存在了,我觉得我们这场较量的重点不应该放在单兵素质对抗上。”

    “不,我绝对相信瓦洛加的实力。”谢尔盖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把目光投在了李牧野的脸上,略显轻浮的问道:“怎么样?李先生可认同我的判断?”

    李牧野道:“如果咱们只是耍耍嘴皮子,那么在最终的结果出来以前,认同不认同又有什么意义?”

    “李先生的意思是?”

    “咱们就以这场较量的结果打个赌如何?”

    “您想赌什么?”谢尔盖兴奋的:“我是否可以选择赌注?”

    “只要愿赌服输,当然可以。”李牧野点点头,道:“我的条件是,谢尔盖先生,你若输了就请跟我前妻和女儿保持一个我认为恰当的距离。”

    “李牧野先生,我对于你拿安娜小姐作为赌注条件这件事感到愤慨!”谢尔盖面带怒色道:“但是为了表示我对安娜小姐诚挚的情感,我希望加入同样的条件作为赌注,如果你输了……”

    “如果我输了,我会带着我的人离开这里。”李牧野断然说道:“这里我指的是俄罗斯。”

    狄安娜一言不发,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李牧野这种男人很少动怒,能提出这样貌似幼稚的赌注,足以说明他很在乎自己。谢尔盖这个人的存在,本就是她专门弄来刺激小野哥的。

    河谷边的两个人已经准备就绪,老崔亲自担任裁判。一声令下,两个人同时弯弓搭箭。小恶来用的是红色箭,瓦洛加的黑色箭似乎快了一瞬射出去,两个人瞄准的是百米之外的同一张靶子。

    黑色的箭急若流星,电射命中靶子中心十环区域,轮胎帮的人刚要鼓掌喝彩,小恶来的红色箭矢追着黑色箭矢便到了,竟直接将黑色箭矢射落后将靶心射穿留在了箭靶上!

    场间瞬间鸦雀无声。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你射靶子,我射箭,两支箭几乎同时到达命中各自目标。小恶来这一箭的轨迹完全模拟对方的黑箭,最红精准命中,将黑箭硬生生推出靶心,无论是准度还是力度都远胜过对方了。

    一共十支箭,第一箭射出去后发生的一切,让瓦洛加按在第二支箭上的手微微颤抖。显然是被小恶来匪夷所思的箭术震慑住了,甚至已经没有勇气拔出第二支箭来。

    小恶来抽出了第二支箭,搭在弓弦上却并不急着射出去,侧脸看着瓦洛加。俄罗斯大汉托着弓弩,迟迟没能将第二支箭压入弓槽,在小恶来的注视下,已经是满脸大汗,十分尴尬的样子。

    差距太大了,他根本没有机会取胜。

    “我看没有必要比下去了。”谢尔盖说道:“这不是公平的较量,你的这位小弓箭手使用的弓拉力大大超出了常规磅数,瓦洛加的箭尽管命中了靶心,却没办法留在上面,我们比较的是命中率,我认为你的小选手利用武器的优势违反了规矩。”

    李牧野嘿嘿一笑,没搭理他,却转而问身边的狄安娜:“你觉得呢?”

    “我从一开始就不认为这种单兵较量是公平的。”狄安娜唯恐天下不乱,故意说道:“非常明显,小家伙用的是超级强弓,瓦洛加在兵器方面吃了亏。”又道:“如果想要公平的较量,至少该用相同的武器。”

    谢尔盖只道是狄安娜有意偏向自己,顿时大喜过望,立即附和道:“是的,我完全赞同安娜小姐的观点。”

    李牧野笑道:“你们觉着他占便宜了,那简单呀,俩人把武器互换一下不就可以了?”

    小恶来的那把弓连老崔最多也只能连拉五个满,小芬只能拉开一半儿。小野哥也比划过,干脆纹丝不动。

    谢尔盖只求能重新开始,见李牧野口气松动了,心中不禁一喜,刚想就坡下驴,却不料一旁的狄安娜抢过话头道:“这也不公平,张凤来的那把弓根本不是什么人都能拉开的,要我说根本没有重新较量的必要,我想他已经证实了自己不是孩子,瓦洛加应该为自己不合适的行为道歉,这就足够了,至于你们之间打的那个赌,我可从来没同意过。”

    狄安娜是知道张凤来的实力的,心里清楚,除非比的是谁的俄语说的好,否则不管较量什么,瓦洛加都没可能取胜。她这么说自然是为了保住谢尔盖的面子,留着他继续扮演灯泡的角色。

    李牧野对她的想法心知肚明,抱着存心看她想玩什么花样的心思,含笑用汉语说道:“看来谢尔盖同志准备的下马威结束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进入正题了?”

    狄安娜咬着嘴唇,故意不看李牧野,低头道:“你是来帮我的,不是来打击我信心的。”

    “事情可不是我主动挑起的。”李牧野道:“我已经在这里了,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

    狄安娜道:“以你的智慧,应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俩人说的是汉语,谢尔盖在一旁听的一头雾水,完全不知所云。

    李牧野故意换做俄语说道:“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言外之意,如果狄安娜的要求是小野哥不能接受的,也只好拒绝她了。

    狄安娜要的是小野哥跟她复婚,加入东正教,甚至是入俄罗斯国籍,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在某些人面前拍胸脯保证李牧野是绝对可靠的。牧野集团也好,轮胎帮也罢,才可以放心留在他手里。

    小野哥这话说的模棱两可,显然不足以动摇狄安娜的念头。她也换做了俄语,却故意不接招,岔开话题说道:“我们的敌人已经把他们的枪炮摆在了我们家门前,接下来没有时间给你们斗气了。”

    谢尔盖总算能插上话了,道:“那地方就在河谷上游,整个区域的辐射水平微高,但不足以对生命构成威胁,诡异的是之前一共派了两拨调查组做实地考察,第一组十个人全部死亡,第二组八个人只有一个生还者,却已经成了疯子。”

    “还有这种事?”李牧野惊诧的看着狄安娜。

    “前后死了十八个科考队员,有专家教授也有他们的学生,这些人的尸体被我们寻回后,在他们的衣服上发现有放射线,他们的脸色变得象是晒过,头发是灰白的,其中一个女生的舌头不见了,另外还有一个男人颅骨碎裂了。”狄安娜面无表情道:“死亡现场有生火的痕迹,还有几棵树从五米高的位置整齐被切断,情况就是这样。”

    谢尔盖又道:“我们的人走访了几个附近区域的山民,他们都说那里是奥拓特纳之地,在曼西河语里这句话是不能抵达之地的意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