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白云天上无暇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六章 白云天上无暇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飞机在天上,小男孩儿有些坐立不安,不是因为害怕,其实是有些过度兴奋了。小助理坐在对面鄙夷的看着这个小土包子。李牧野挨着她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徐继伟在一旁则时不时的提醒张凤来,不要乱说乱动影响到别人。

    “李叔叔,莫斯科有没有西安市大?”张凤来兴奋的心情根本不是徐继伟能抑制住的。

    “小傻子。”小助理翻了个白眼,不屑的:“你不如问问你李叔叔,麻雀有没有老鹰大?”

    张凤来道:“别以为多读了几本书就可以瞧不起人,我学过地理,知道莫斯科是俄罗斯的首都,肯定比西安大。”

    “那要看怎么比了。”李牧野道:“比历史当然是西安更胜不止一筹,比大小嘛,西安市区面积大约是莫斯科中心地区的四倍,不过城市统辖的面积就要差了很多,人口也是莫斯科多了将近一倍,往前追九百年,莫斯科也就是个小城镇的规模,而西安却是当时世界第一的雄城。”

    小芬带着嘲弄的语气说道:“听明白没有?”

    “李叔叔,你可真了不起。”张凤来崇拜的目光看着李牧野,道:“不但江湖道上的事情门儿清,地理人文方面也这么渊博,难怪我外公让我拜你为主,今后跟着你一起打天下。”

    “记住了,你是我侄子,以后这个什么主不主的话不许提了。”李牧野睁开眼看着他,道:“我不需要你的忠诚,只要你把我当成亲叔叔,想想你父亲,人这一辈子其实很短暂,作为你叔叔,我希望你能为自己好好活一回。”

    “我懂了。”张凤来郑重点头,道:“按我妈说的,以后我把你当亲爹一样。”

    小芬道:“小屁孩儿,你把他当亲爹,那我就是你后娘了。”

    张凤来顿时板起脸,道:“老女人,这么着急想当妈,怎么不自己生一个?”

    徐继伟面色一沉,在这小子脑袋上敲了一记,道:“不许这么跟小芬助理说话,这可是咱们集团的财神奶奶。”

    张凤来一吐舌头,道:“那我叫她奶奶好了。”

    小芬笑着掐了身边男人一把,得意的说道:“这个好,我一下子儿子孙子全都有了。”

    李牧野知道她一直想怀个孩子,是自己始终采取措施故意不让她怀上的。这事儿小芬心里头是有一点点怨念的。她虽然喜欢跟小恶来斗口,却并非因为讨厌这孩子,实际上恰恰相反,她只是有点母性泛滥又不大会恰如其分的表达而已。

    随即又想起白无垢和杨千岁,他们同意小恶来离开的条件不可谓不苛刻,如果条件宽裕,李牧野真宁肯给他们千兆之数。可惜这俩人认死了钱货两清,如果给钱就决不允许容期缓限。但如果答应帮助寻找那三件奇物,则当场就可以把人领走。

    这三件奇物分别是:三足金蟾、黑虎皮和龙涎珊瑚,找到一种便算履行了约定。

    第一个就不容易找,过去有句老话叫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活人遍地都是。道教对三足金蟾有明确概括:三条腿的蛤蟆被为蟾。民间传说它能口吐金钱,是旺财之物。其实这东西是对黄金有着敏锐的探知能力。

    第二个是黑虎,白无垢说此物只比三足金蟾还难找。说文解字当中说,麟,黑虎也。清嘉靖版的尔雅释兽当中记录的则更具体,麟兽有两种,黑虎为其一,踏风过山咆哮泉林,以猛虎为食。意思是黑虎能如豹子一般踩着树冠飞驰,喜欢以猛虎作为食物。日部虫地师把黑虎称作是神虫,是王虫当中的虫王,比猰貐还要罕见。

    李白在大猎赋中写道:行甝号以鹗睨兮,气赫火而敌烟。这个甝就是指雌性的黑虎,通体雪白,秉性凶暴。

    至于第三个奇物,龙涎珊瑚,李牧野连听都没听过,杨千岁解释说,此物来历非凡,只生长在一种海中巨兽的下半身部位处。李牧野当时以为他说的巨兽就是指抹香鲸,但杨千岁却否定了这个说法,他说这巨兽虽然是鲸属异兽,外形也与抹香鲸相类,但却与抹香鲸不是一回事,此兽通体雪白,体型倍于普通雄性成年抹香鲸,岁寿更近乎无限。

    汉代,渔民在海里捞到一些灰白色清香四溢的蜡状漂流物,这就是经过多年自然变性的成品龙涎香。从几千克到几十千克不等,有一股强烈的腥臭味,但干燥后却能发出持久的香气,点燃时更是香味四溢,比麝香还香。

    当地的一些官员,收购后当着宝物贡献给皇上,在宫庭里用作香料,或作为药物。当时,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宝物,请教宫中的“化学家”炼丹术士,他们认为这是海里的“龙”在睡觉时流出的口水,滴到海水中凝固起来,经过天长日久,成了“龙涎香”。也有人说,在殷商和周代,人们已将龙涎、麝香与植物香料混合后做成香囊,挂在床头或身上。

    杨千岁说,淮南子外三十三篇中记载这种异兽为海兽之王,经年累月捕食深海中另一种多臂巨兽,此兽生有类似鸟喙的嘴,这巨兽消化不掉,留存在胃里逐渐在形成一种粘稠的深色呈块状物质,日积月累多了便会被此兽排除体外,黏附在躯体表面,有珊瑚虫附着其上,逐渐形成一种特殊的玉状珊瑚,就叫做龙涎珊瑚。

    李牧野当时问他,这东西这么稀罕,你们找它做什么?吃了能成仙吗?

    杨千岁回答说,此物不能直接服用,误服者会神经错乱癫狂如魔必死无疑,所以只能用作香薰之物,长期吸纳则可以改善体质,祛除外邪,延年益寿之外,还可以令青春常驻。即便兵解散发,也可以保尸身千年不腐。

    李牧野说这三样东西都极其难寻,你们就不怕我借故赖账,来个刘备借荆州?杨千岁说,要这东西的人正是白云堂的堂主白无瑕。而白云堂从来不怕人欠账。

    特务城,一场激烈的实兵对抗正在进行中,交手双方分别是两百名轮胎帮成员和五十名貂熊佣兵。场地选择了模拟城镇,对抗内容只有一个,不择手段的消灭对方!

    此刻对抗接近尾声,狄安娜很不开心,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生命侦测仪器上显示的数字标志着战损比为45比1。即是说,牺牲45个训练有素的轮胎帮成员才能消灭一个貂熊佣兵成员。这样的差距让她感到愤怒。

    李牧野坐在廊檐下,手里拿着一瓶冰镇啤酒,也在关注着这场对抗的结果。

    大局已定,徐继伟早早撤出指挥位置,此刻正端着个记录本汇报道:“对抗开始十分钟后,狙击手张凤来就脱离了战斗序列,单独潜入对抗中心区域,目前生命监测设备显示他仍然是满状态生存,一共歼敌十八名。”

    “只有十八个?”

    “全部都是对方的狙击手和重火力投手。”徐继伟沉声道:“如果没有他孤军深入歼灭了对方的隐蔽打击力量,咱们也拿不到这么漂亮的战损比数据。”

    “你觉得这个战损比值得骄傲?”李牧野面沉似水。

    “我觉得真的不差了。”徐继伟看着李牧野阴郁的脸色嘿嘿干笑道:“就算把当初天兵最强的作战分队派来也不过如此了,战争是讲究客观规律的,子弹没长眼睛,不会出现特别理想化的结果。”

    “那小兔崽子孤军深入这么长时间,为什么能毫发未损?”李牧野道:“咱们从太岁村里带出来的这些青壮接受正规训练的时间应该比他长吧,这难道不违背了你说的客观规律?既然有人能做到,为什么他们就办不到?现在是训练,真正到了实战时,死了便是死了,你是见多了生死的,该知道我为什么要在他们每一个身上花费那么大代价。”

    徐继伟点点头,道:“我明白老板的意思了,下去我会加大训练力度。”

    “加大力度也要讲究科学,多注意跟实验室那边合作,之前说的那套监控生命体征和内分泌情况的设备给大家用上吧,费用高就高点吧。”李牧野叮嘱道:“所有核准使用的恢复疲劳增强肌肉力量和敏捷度的药物都必须是在活人身上实验过,技术成熟性能稳定的成品,另外那小兔崽子的训练量可以再增加三倍,个人英雄主义值得欣赏,但是无组织无纪律的毛病不能惯着。”

    徐继伟应了一声是,道:“安娜小姐过来了,你们聊。”说完转身去了。

    李牧野仰脖子喝酒,喝到一半儿被狄安娜把酒瓶子夺了去,看着她一口气把剩下的大半瓶啤酒一饮而尽,赔笑道:“这是战术执行力的差距,我这边的指挥员毕竟曾经是最顶尖的高手。”

    “主要是你那个狙击手太厉害了。”狄安娜不以为然,没好气道:“今天的战术是我亲自制定的,否则,这帮混蛋会被徐继伟剃光头的!”轻轻叹了口气,又道:“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我必须接受这个现实,勇气之外,战争更需要的是头脑,这方面俄罗斯人喝了太多的烈酒,轮胎帮这些混蛋比你的佣兵队员在纪律性和执行力方面差的太多了。”

    “什么你的我的,都是我们的。”李牧野笑道:“咱们之间就不必分那么清楚了。”

    狄安娜道:“人和感情都可以毫无保留的属于你,但俄罗斯的女儿的权利和生命是属于俄罗斯的。”

    这就是当初李牧野离开莫斯科的原因之一,两个单纯独立的人可以相亲相爱,但两个代表了不同利益团体的人却很难完全彻底的融洽相处。当二者之间出现矛盾的时候,除了保持安全距离外,不会有第二种合适的解决方案。

    “我难道不是俄罗斯最亲密的伙伴吗?”李牧野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你当然是。”狄安娜道:“并且我希望永远都是。”她稍微停顿了一下,又道:“你要找的人已经出现了,昨天夜里我的人侦测到他们住进了中央宾馆,为首的是个矮个子华裔老者,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就是霍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