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那一箭的疯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二章 那一箭的疯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人生常别离,暂别,小别,长别,诀别,唯死别最让人绝望。

    张金亮的骨灰送回故乡的当天李牧野悄然回到国内。

    老班长徐继伟领着李牧野和小芬,仨人沿着蜿蜒盘曲的山路走进渭南山区里一座小镇。

    人武部门前搭了个简易灵棚,还没走到近前就听到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

    “娃他爸,你咋就这么狠心的走咧喂!”边哭边叫着:“丢下我们小的小,老的老,今后的日子可怎么活呀!”

    一个人武部的干部劝道:“亮子媳妇,你要看开些,你男人是军人嘛,因公殉职,他是英雄呀,国家没有让他白白牺牲,这不是给了抚恤嘛,你呀,把这钱拿起,回去以后带着娃好好过日子。”

    “还过个屁日子呀,一个大活人生生没了,就给了三十万,给两个老的养老送终都不够,两个娃,大的要上学,小的要吃奶粉,这大的读书要多少钱不说,将来要娶女子成家,这小女娃将来也得上学读书……”

    李牧野看一眼徐继伟,悄声问道:“不是给了一百万吗?”

    徐继伟脸色更难看,道:“您给的是一百万,但这钱从总参出来需要逐级下发,经过各级武装部落实到下面,到了亮子媳妇这里能有这个数就不错了。”

    “吗的。”李牧野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小芬插言道:“这也不对呀,张哥在貂熊佣兵内部是有工资拿的,一个月都不止十万,他不是那种挥霍的人。”又问道:“大叔曾说,你们几个加入貂熊佣兵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干的都是脑袋别裤带上的活儿,所以待遇不能给低了,工资之外还有奖金,张哥两次给大叔打掩护,一次一百万奖金都到哪去了?”

    “是的。”徐继伟道:“按说亮子媳妇的日子应该过得不难。”

    “无所谓了。”李牧野道:“咱们就是来看看他的身后事,官方渠道的那笔抚恤金是阿辉哥要求的,我本来是打算给多一些的,一会儿你直接交给他媳妇就行了。”

    “我看不中。”徐继伟道:“这事情不能这么办,我瞅着亮子媳妇不是那路道。”

    李牧野不说话了,仨人站在外围不起眼的地方默默关注着。

    女人带着娘家亲族大闹人武部,折腾了一整天,直到那位人武部的干部提出来以镇武装部的名义再给增加五万抚恤,她才鸣金收兵带人拆了灵棚。唏哩呼噜装到一辆皮卡车上,年长的上车,剩下的步行,一群人浩浩荡荡离开了镇子。

    李牧野一行三人先步行跟了一段儿,而后在镇上买了两辆摩托车,一路跟随到了张金亮家所在的村子。沿途经过几个村子,前面的队伍不断有人跟亮子媳妇道别,李牧野注意到每个人都领了一百块钱走的。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年轻男人始终陪伴女人左右,虽然没有什么亲昵的举止动作,却在眼神交流和一些下意识的小动作里看出,二人关系不一般。

    张金亮参军十几年,常年在外,看样子这娘们儿在家也是没闲着。李牧野想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既是为亮子感到不值,又是感慨世间的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大丈夫立身于世,纵然英雄了得,却难免妻不贤子不肖,这家务事是最难办的。

    天近黄昏,村中炊烟袅袅。

    村口,男人驾驶的皮卡停下来,队伍只剩下俩人了,俩人在车里磨蹭了一会儿,下车的时候亮子媳妇整理了一下衣服。这个细节惹火了徐继伟。亮子尸骨未寒,这贼女子就忙不迭的偷人,作为张金亮的老班长和生死之交的战友,他没办法不感到愤怒。眼看着女人下车离开,那男人驾车正在调头,徐继伟气不打一处来,发动摩托车打算追上去替亮子出口恶气。

    “徐大哥等一下。”小芬忽然阻止道。

    徐继伟迟疑了一下,道:“放心,我不至于搞出人命来。”

    小芬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看那边土岗子上边是不是有个男孩儿,他手里拿的是什么?”

    李牧野也注意到了,那是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儿,正隐藏在土岗子上面,手里拿的却是一柄黑色的长弓,此刻正弯弓搭箭瞄准了皮卡车。小芬的话音刚落,那孩子便已经射出了一箭!

    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没什么心理准备。

    徐继伟大吃了一惊,只见运动中的皮卡车正在调头,电光石火的瞬间,那一箭顺着刚才跟女人道别还没关上的车窗射了进去。这一箭迅猛如电,皮卡车应声而止,突然一下子不动了。

    土岗子上的男孩儿迅速收起弓箭,像一头灵动的小野兽缩身退走。

    女人听到身后动静不对,转回身来到皮卡车近前,只看了一眼便嚎啕大哭起来。

    “距离至少八十米,一箭命中快速运动的目标,这箭法够厉害的。”

    小芬低声说道:“这一箭射的又准又狠,估计那男的够呛了。”

    “过去看看。”李牧野发动摩托车,跟了上去。

    “快救人咧!”姿色尚存,有着明显乡土气息的亮子媳妇看到了李牧野三人,赶忙大声呼喊道:“这有人脖子受伤了。”待看清楚后面跟上来的徐继伟时却不禁愣住了。

    小芬从摩托车后座下来,走到皮卡车近前看了一眼,皱眉道:“这人已经死了,还救什么救?”

    “哎呀,我的妈呀,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女人显然是知道凶手的身份,一下子萎靡在地上,拍腿捶胸大哭起来。

    徐继伟走过来说道:“弟妹,还认识我吗?”

    女人早就认出了徐继伟,这会儿却装腔作势的多看几眼,才道:“你不是亮子在部队上的领导吗?俺们结婚那年你来过。”

    “你们家大儿子出生时,我们在外面执行任务,后来你们小女儿落地的时候我们赶上了,那天亮子还喝了很多酒。”徐继伟走下摩托车,走到皮卡车旁边,面无表情往里看了一眼,问道:“弟妹,这男的是怎么回事?”

    “徐大哥,你就别问了,人都已经死了,快帮我想想办法怎么解决吧。”女人一下子坐起来,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瞪着眼睛盯住了徐继伟,道:“你是部队上的领导,又是亮子的大哥,不能看着俺娃娃出事呀。”

    “刚才在土岗子上射箭的人是你儿子?”

    “可不就是这活祖宗嘛!”女人慌乱的四下里张望,大声叫道:“天杀的小畜生,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要是不想你儿子有事就别喊了。”李牧野往车里瞧了一眼,那一箭穿透了男人的脖子,生生嵌入颈椎,力道和准度都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尤其是相对于那么大一个孩子而言。

    女人一下子不吭气了,慌张的看着李牧野,问道:“你是谁?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牧野道:“你甭管我是谁,你儿子闯了大祸,但是别害怕,我能救他,首先你得带我们找到那孩子。”

    女人六神无主,先看了一眼车里的男人,又看看徐继伟,后者冲她点点头,说道:“弟妹你别害怕,这是我们老板,他说能帮到大侄子就一定能帮,这件事你别管了,交给我们处理。”

    女人左顾右盼,神色慌乱,全身都在颤抖,嘴里不住的叨咕着,这个小天杀的,可要了亲娘的命咧。完全失去了方寸,迟疑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从她的眼神中透出挣扎的意思。显然是害怕承担隐瞒不报的责任,但又舍不得儿子。

    小芬道:“张家嫂子,你还想什么呢?这可是你儿子啊,这男的跟你再好,难道还能比儿子还重要?”

    女人听到这话算是回过神来了,目光呆滞,深以为然的点头自语道:“对,妹子你说的对,俺不能让他们带走娃,这事情都是我不对,跟俺娃没关系。”

    徐继伟道:“弟妹,没用的就别说了,你赶快带我老板找孩子要紧。”

    李牧野吩咐道:“老徐,这车和人都交给你了,做的干净些。”转而又对女人说道:“你要是不想你儿子有麻烦,就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冷笑又道:“要是你觉着对不起死的这哥们儿,非要把这件事捅出去,那也没关系……”

    “我不会,我不会乱说话的。”张金亮媳妇彻底没了主见,连连摆手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全交给你们了,你们不是亮子的战友领导吗?亮子走了,冲着你们的兄弟情义,你们不能不管俺娃。”

    还知道惦记着自己的孩子,就说明这娘们儿还没坏透了。

    李牧野冲她点点头,道:“放心交给我吧,走,先去你家看看亮子父母,顺便再看看你儿子。”

    女人有点恋恋不舍的瞧了皮卡车里的男人,嘴里叨咕着:“老蒋啊,实在是对不住你了,你在下边可别怪俺呀。”

    小芬提醒道:“咱们在这里有一会儿了,总站在这里会引起别人怀疑的。”

    徐继伟上了皮卡车,直接把这老刘的尸体推到里边,发动车子,一调头开走了。对他来说,制造一场意外并非难事。而对李牧野来说,不让本地公安机关对这件案子穷追猛打同样也非难事。

    女人看着老徐把皮卡车开走,惊魂稍定,转而对李牧野说道:“不是要看俺娃吗?跟俺来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