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魔女,傻女,痴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六章 魔女,傻女,痴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尤里说利维拉尼有个大计划,他想用这个重大的秘密换一条活路,狄安娜决定留他一命等李牧野来定夺。

    房间里温暖如春,李牧野举着可爱的小安琪,看着小家伙手舞足蹈,听着刚满两岁的女儿奶声奶气叫着爸爸,小野哥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轻轻吐出一句瞬间让狄安娜泪流满面的话:“从他盯上我们的安琪的一刻起,在我这里就已经是个死人了,我跟一个死人有什么好说的?”

    “要不要跟袁先生说一说这边的情况?”狄安娜道:“前阵子为了农工银行登陆法兰克福指数的事情经常跟他打交道,发现他真是个了不起的智者,我是心服口服了。”

    “大智无情而有道。”李牧野道:“他的学问太深,把事物看的过于透彻,理性到了极致,未必总是正确的。”

    “说实话,我当然是很喜欢你这么在乎我和小安琪的。”狄安娜给女儿铺好床,把孩子接过去放到她自己的床上,一边做事一边说道:“你这样的人,只有把我们娘俩当做了身上的逆鳞,才会做出这么感性甚至是任性的决定。”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又说道:“可我还是觉得你有必要听一听尤里要说些什么,或者请教一下袁先生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李牧野最不喜欢的事情莫过于跟老袁讨论对错,因为永远也争论不过他。而且到最后所有话题的讨论都会演变成他自己跟自己争论,并且搞不出一个标准答案来。世界是矛盾的,又是循环的,展开深入讨论后,对的可以成为错的,比如某阶段的历史。白的也可以成为黑的,比如看上去很白的北极熊的皮其实是黑的。

    杀尤里求的是自己顺心意,给他开口的机会,说出秘密以后也可以再杀了他。但那样做的话,李牧野会觉得不痛快。这就不应该是一道选择题,一旦做出了所谓的正确选择,就难免要被带入到尤里的节奏里。他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想要活下去,为了这个,他也许会编造出一个让他变得有价值的故事,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假的,不管真假,都得继续做出选择。

    李牧野不喜欢这个节奏,也不喜欢在这件事上做出选择。如果请教老袁,肯定会得到一个正确答案,但那不是小野哥心中所想的。看着女儿可爱的小脸蛋儿,李牧野觉得任何一点点选择的念头都是挑战自己底限的罪恶。

    一夜春风渡,吹皱一池桃花潭水。

    上午,李牧野和狄安娜还在床上相拥而眠,小助理门都不敲就闯进卧室来。

    “对不起,打扰一下。”

    “小蹄子,装什么?”狄安娜睁开眼看着站在床头的一双大长腿,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调笑道:“要不要来躺一会儿?”

    “还是算了吧。”小芬脸儿微红,道:“我们中国女孩子可没你那么豁的出去脸皮,再说,你一个人在这边这么久,我怎么忍心坏你和大叔的好事。”

    狄安娜也不在意她说自己脸皮厚,问道:“有什么事吗?”

    “两件事,第一件,利维拉尼联络上了,第二件,那个霍静珊也在这里,她早上锻炼的时候看到我,所以知道大叔来了,想见一面。”

    “霍族那些女人都已经妥善安排了,唯独这女的想留下来帮忙做事,我跟她过了过手,身手确实不错了。”狄安娜捅了捅趴在那里装死的男人。

    李牧野一直在装睡,这时候装不下去了,只好硬着头皮翻过身来。

    小助理背着手站在床头,面无表情看着。

    “下次记着敲门。”

    “下次你们记着锁门。”

    “敲门是起码的礼貌,否则,我就算把门锁上了也挡不住你一脚踢的。”

    “这破门一点都不隔音,我昨晚听你们俩直播了一夜,你后面求饶的话我都背下来了,还跟我装什么假正经?”

    这齐鲁丫头就是这么耿直。一句话把狄安娜逗的哈哈大笑。

    “算了,这事儿不跟你争论了。”李牧野挥挥手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旱妇难驯,昨晚后半场的确累了,挣扎着坐起身,小芬把睡衣从地上拾起来丢了过来。接在手里一边穿一边说道:“跟利维拉尼定个见面的时间,地点让他安排,这个霍静珊不能留,给她些资源让她自己单干去,毕竟是不夜城出来的。”

    狄安娜对这个安排简直不能再满意了,但是她一直以来干的都是装贤惠扮体贴的活儿,所以不好说什么。小助理轻哼了一声,道:“算你懂事,不然今晚有你受的。”

    李牧野嘿嘿干笑,不敢接她的话茬儿,故意错开这个话题,道:“霍族这几个女的其实还是有些能力的,霍静珊的功夫就不说了,那个霍静琳也是个能屈能伸,通世情懂人心会看眼色的主儿,其他几个也都有些姿色,一会儿安娜代表我去跟她见面,顺便给她提个建议,帮她们弄一艘高格调的海上花船,这样既可以自食其力,也可以泛舟五洋。”

    “还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被霍泽的人捉回去。”小助理表示赞同:“走的越远越好,免得某人惦记着。”

    李牧野道:“安娜去见霍静珊,你也别闲着,继续跟利维拉尼联络,尽快把时间地点敲定了。”

    这座江湖,时而多情,时而绝情。

    多情常被无情扰。

    霍静珊走的时候是满目垂泪离开的。狄安娜什么都不必说,只出现在那里,她就已经了然李牧野的决定。

    她没有再坚持,之前她根本没敢想狄安娜也是李牧野的女人,现在知道了真相,忽然感到有点自惭形秽。这时她第一次离开不夜城这么远,第一次爱上一个男人,第一次遭遇几乎不可战胜的情敌,她没有特别伤心,只有踌躇满志,不甘和不忿。前面二十四年,她蹉跎了太久光阴,现在这个世界向她张开了怀抱,她没有理由把生命放在这一件事上。

    “替我跟他说一声谢谢。”霍静珊勇敢的与狄安娜对视,语气平和:“我接受你的建议,但资助就不必了,我们离开的时候带了些钱,买一艘船还是够的。”

    “那就祝福你一帆风顺吧。”狄安娜没有过多客套,主动伸出手来跟霍静珊握手道别。

    霍静珊握着这只柔弱无骨却又充满力量感的小手,两只手握在一起,对比起来,她的手简直不要太粗糙,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她不禁微微叹了口气,道:“我真想不到他会有你这样一个前妻。”

    “临别赠言。”狄安娜温声说道:“不要去跟任何人比较,做好你自己,人生苦短,全力以赴去争取你想要的就是了。”

    之后数周,李牧野等人便留在特务城,以小野哥为首,共同学习以提升自我。

    午后两点半,莫斯科,新都会购物广场。

    李牧野走在前面,小芬和老崔一前一后跟在左右。三个人穿过鸽群飞舞的广场,在已经停止运行的音乐喷泉前停住脚步。眼前的长椅上,一个黑发蓝眸的中年男子正坐在那里,面貌英俊,气质忧郁。

    “我的俄语说的不太好,为了这一天,我从一年前就开始学习汉语,现在两种语言换着说,应该可以跟你直接对话了。”他从长椅上站起,主动伸出手来跟李牧野握手,自我介绍道:“我就是格内罗?伊万?利维拉尼,你可以称呼我利维拉尼。”

    他的汉语发音很难听,但诚意十足。越是如此,就越说明这个男人对妻子和孩子的看重。

    李牧野道了一声幸会,用汉语自我介绍道:“李牧野,你可以叫我李先生,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李先生。”利维拉尼说道:“发生在西西里岛上的悲剧过去一年多了,我一直焦灼的等待着这一天,现在,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确定一件事,她们还活着吗?”

    “当然。”李牧野拿出个手机,将一段视频放给他看,道:“这是今天早上拍的,这女人是你妻子吧,她现在是库特庄园的意大利厨师,很抱歉,我的人找不到更体面的工作给她,这些正在上学路上的孩子当中应该有你的儿女,我要说的是,我们活在黑暗的世界里是没有办法的选择,但不应该把家人牵扯进来,你先踩过了我的底线,所以我只能正面回应。”

    “我很感谢你还让她们活着。”

    利维拉尼接过电话,反复看了很多遍,抬头对李牧野说道:“我是女仆生的儿子,老利维拉尼有十二个儿子,我只是他一次酒后乱性的产物,十四岁那年,我在城堡外看到我三个所谓的哥哥轮流在我母亲身上,后来老利维拉尼出现了,我以为他们会受到惩罚,可最终被老利维拉尼打死的却是那个唯一真心疼爱过我的可怜女人。”

    他的俄语带一点意大利口音,但说的非常好。燃起一支香烟,目光深沉,缓缓倾述着:“是的,你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尤其是在我得知那些人没有找到蒂娜和孩子们的尸体后,我甚至对你还有些感激,虽然我曾接受尤里的建议,策划绑架你的女儿,但对上帝发誓,我绝没有一点点伤害她的想法。”

    这老小子态度摆的还挺端正,一上来就先追忆痛苦童年跟老利维拉尼划清界限,赌咒发誓撇清立场。李牧野笑眯眯看着他,目光中是毫不掩饰的欣赏。

    不是欣赏他的态度,也不是欣赏他对待家人的情深意重,而是欣赏这个人坚忍和谋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