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错与瘪三儿论道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四章 错与瘪三儿论道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个世道就是这个样子的,弱肉强食,嫌贫爱富,没什么道理可讲。电影里,梁家辉正念着对白:道理都是强权者套在贫穷弱者身上的枷锁。这个江湖早就没人信仰道义了。

    电视开的声音很大,李牧野听的很认真。

    酒桌旁,两个男人对坐。

    白鹏有些忐忑不安,坐在那里浑身都不舒服的样子。

    李牧野转身关了电视,问:“为什么?”

    白鹏沉默良久后说道:“野哥,我一直都不觉得咱们是兄弟,我就是个给你打工的,尽管这几年我过的很风光,这里的每个人都很尊重我,他们称呼我叫白总,甚至连本地政府部门的官员都对我保持敬意,但我自己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你给的,你可以给,自然也可以随时拿回去,我已经习惯了被人尊敬的生活,真怕有那一天。”

    “你没变,从我认识你的那天起,你就是个瘪三儿。”李牧野看着他,笑道:“尽管当了几年白总,骨子里却还是那个贪生怕死见利忘义的瘪三儿,我用你也是因为你不是那枭雄的材料。”

    “野哥,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白鹏低着头说道:“只求你看在我曾经鞍前马后效力的份儿上,留我一家老小的性命,我就死而无怨了。”

    “别说的这么邪乎,我要你一家老小的命做什么?”李牧野摆摆手示意他别这么紧张,然后没好气的问道:“你是不是很缺钱?鹏威酒业的利润还不够让你过上想过的日子吗?”

    白鹏愣了一瞬,直勾勾看着李牧野,不确定这句话的意思,据实回答道:“这不是钱的问题吧,齐家兄弟说霍先生在莫斯科有渠道帮我拿到牧野农业的控股权,如果我接受他们的条件就可以成为他们的人,否则就会杀我全家。”

    “所以你就接受了他们的条件,帮不夜城的人杀我全家?”李牧野的语气陡寒。

    “不,我绝没有这个想法。”白鹏道:“他们只是希望能从我这得到稳定的粮食供应,国内的渠道被他们的对头把持了,所以他们才找到我,他们给的价钱不高,要的量却很大,我觉得有利可图就应承了,你要来远东这件事的确是我泄露出去的,但当时齐家兄弟也还跟咱们保持着朋友关系,所以我就没特别防备,只是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件事。”

    “看来这件事也不全是你的错。”

    “不,野哥,我知道自己犯了个大错,如果我不接受霍家人的条件,他们也许就不会对您动手。”白鹏懊悔的抱着脑袋。

    李牧野点点头,道:“我已经安排人把你老婆孩子送到莫斯科生活了,在那里,你儿子有机会接受到更好的教育,你个傻逼,懂老子的意思吗?”

    “啊!”白鹏愣住了,傻看着李牧野,好半天,忽然大嘴一张哇的哭了起来,然后离开椅子跪在李牧野面前,嚎啕大哭着说道:“野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放过她们吧,我这辈子只有她们了。”

    “傻逼,看来你他吗还没明白我的意思。”李牧野抬腿蹬在他的肩头上,呵斥道:“给老子滚起来说话。”

    白鹏咧着大嘴,直勾勾看着李牧野,慢慢站起身,道:“老板,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这边的活儿你还得继续给我干下去。”李牧野道:“我需要你继续跟霍族人打交道,不过之前你是代表你自己,现在你是代表了我跟不夜城做生意,明白吗?”

    “我做出吃里扒外的事情来,您还愿意信任我?”

    “你没拿我当兄弟,但我始终把你当做值得完全相信的兄弟。”李牧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去吧,做好我派给你的活儿,那件事就让他过去吧,放心,你老婆孩子在莫斯科一定会生活的很好的,她们现在有点害怕,你先去跟她通个电话。”

    白鹏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他扑倒在李牧野脚下,发自内心的痛哭流涕,最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咬死过羊的牧羊犬就不能再用了。”小芬从里边走出来,道:“这是你教我的,你还说过,有的人永远也不配做兄弟。”

    “他不是牧羊犬,也没长那厉害的牙口。”李牧野道:“如果他真是个能豁出去老婆孩子来向我证明其忠心的主儿,我还真不放心把他摆在这里。”

    又道:“对咱们来说最大的问题不是出了这么个叛徒,而是联邦上层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我之前向提莫夫请教过,主要是贝尔戈米在搞小动作给了白鹏希望,他是联邦安全委员会主席团成员,的确是个大麻烦。”

    “懂了。”小芬点头道:“把他老婆孩子弄到莫斯科去,他就彻底老实了,比随便再换个人来要强多了。”

    李牧野笑笑,道:“我原谅他这一次,他至少会在一段时间里感恩戴德,这个人才具一般,但狐假虎威的本事还有一些,放在这里跟老毛子和不夜城打交道正合适。”又道:“我既然跟霍泽达成两下相安的协议,就不妨索性大度些,留着他这个不夜城的老熟人,也方便跟那边沟通。”

    “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我就是觉得狗改不了吃屎,你之前对他那么好,甚至把唯一的酒牌给了他,这个人却还不满足,已经足够说明这个人心里头对自己缺乏准确定位,我记得你说过,这种心中没数的人是最不可靠的。”

    “经过这次,他心中会有数的。”李牧野笑道:“咱们不但要学会观察人才,使用人才,还要学会培养人才,这白鹏是我放到这个位置上的,当初我的掌控力和眼光都比现在差很多,那时候他初来乍到,作为开荒牛,面临的压力却并不比现在小,但却没有背叛,究其根源,是他当时铁了心要跟着我干一番事业,现在他功成名就了,必然会想要奢求更多,我却忽略了对他的培养和控制,这才让他心里头产生了错位。”

    “意思是咱们不但不惩罚他,还要给他更多机会?”小助理杀气腾腾,如果不是李牧野硬压着,白鹏这会儿早就被她一刀劈成两片了。

    “今后他要跟不夜城打交道,一般的职业经理人胜任不了。”李牧野道:“而且留着他,贝尔戈米才不会察觉到这边的变化,这样才方便咱们对付他。”

    “可是我一想到这个人出卖过你,就很难克制住想杀人的冲动。”小芬气呼呼道:“真便宜这王八蛋了。”

    “还牧野集团的大管家呢,根本就是个任性的小丫头。”李牧野宠溺的把小助理揽入怀中,嗅着少女芬芳的气息,在额头上轻轻一吻,道:“咱们生意越做越大,你要学会用大人物心态来处理问题,用人之长则天下无人不可用,我以前也是眼里不揉沙子,跟外事局合作的时候任性了几次,吃过几次亏以后才懂得这个道理。”

    “你是想说楚老师吗?”

    “还有一个姓金的朝鲜老头儿。”李牧野带着一点遗憾,道:“可惜那时候我太不成熟,有些事错过了就不能挽回了。”

    “金香姬。”小芬嘟起嘴唇,道:“安娜姐跟我说过这个女人的事。”

    “她只是其中一个因素。”李牧野道:“我那个时候缺乏的是雍容和自信的心态,处处对人设防,一门心思想要赚很多钱,导致用人和做事都过于工于心计而失去了人情味儿,白鹏和安德烈对那时候的我口服心不服也是有原因的。”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小芬道:“我会学着放开胸怀的,也不会在生意方面找白鹏的麻烦。”

    “这样才乖嘛!”

    “咱们不说这个人了。”小芬道:“安娜姐那边已下令轮胎帮所有人出动,全城搜索那个尤里和那些意大利人,就在刚才,她来电话说已经发现了尤里的踪迹,还有几名庞蒂亚克佣兵的成员,根据对尤里过往一段时间行程的调查,发现这个人一直在盯着安娜庄园和小安琪的动向。”

    “利维拉尼想要营救回家人,但是他选错了办法。”李牧野道:“想动我的女儿,就该有拥抱死亡的觉悟,这个尤里不用留着了,对意大利人不要赶尽杀绝,捉起来从他们嘴里问出利维拉尼的联络方式,我得跟这个人谈一谈。”

    “谈条件吗?”小芬惊讶的:“咱们杀了他们家族那么多人,他会接受吗?”

    李牧野道:“本来我心里也没谱,但在不夜城偶遇过这人两次,发现这事儿还真有转圜的余地。”又道:“这小利维拉尼最看重的其实只有他自己的直系家人,所以他控制的主要力量才会一直留在远东寻找家人,他没有优先执行尤里的计划,就冲这一点,我就想给他一个接回家人的机会。”

    “想一想真有些后怕,要是小安琪真被尤里给捉了去,安娜姐一定会疯的。”小芬道:“我现在就把你的意思转告给她。”

    “做的干净些,这一次务必要把柳辛斯基遗留下的势力铲除干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