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心里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七章 心里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那遥远的大漠地下深处,有一座没有夜晚和白天的城市,那里住着一群姑娘,她们最大的梦想是看一看初升的太阳,嗅一嗅大海的味道,听一听风儿吹过草地森林的声音。

    当梦想卑微至此,为梦想做任何事都该被原谅。

    围猎开始前的晚上,霍静珊带回来五个女孩子,青春貌美且各具特色,当中年龄最大的也不过十九岁。

    李牧野很清楚她们来找自己的目的,也知道她们准备为了梦想牺牲一切,对任何男人而言这都是个极大的诱惑,小野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拒绝了。面对这样的人和梦想,给出没有把握的承诺实在需要太大的勇气。

    五个女孩子从来到走,什么也没说,泪水像断线的珍珠滴落在地上,砸在小野哥的心上。

    霍静珊愤恨不已的看着男人,问:“为什么?你不是最喜欢这调调吗?”

    “因为我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帮到她们。”李牧野道:“正如我完全可以确定太平会不会为了你们做任何事。”

    “她们还对太平会抱有希望。”霍静珊道:“琳琳对她们说,只要你肯配合太平会的计划,她们就有机会带着各自的母亲离开这座人间炼狱。”

    “人间炼狱?”李牧野愣了一下,轻轻的叹了口气。如果不是痛苦到了一定程度,谁会这么说自己的家?

    “难道不是吗?”霍静珊冷冷的说道:“也许对你来说不算是吧。”

    李牧野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你还是残忍的拒绝给她们承诺和希望。”

    “我会竭尽全力,但前提是你们不要把希望放在太平会那里,我需要你所知的全部真相。”李牧野摇晃着手里的瓷瓶,道:“我现在所知道的是,这是一个酝酿了许多年的局,太平会的这位副会长是个很有耐心的人,我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可怕的对手,而比这更可怕的是,明天这个局就要发酵了,我却对他们一无所知。”

    这是一场跟太平会之间关于信任的争夺战。

    霍静珊沉默着,李牧野安静的注视着她。四目相对,霍静珊忽然轻声说道:“城里的联络人是江秋平,他是太平会的人。”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母亲信任的那个弟弟叫张俊鹏,他不但是太平会的副会长,还是张俊义的亲弟弟,呼雷豹死后张俊义找到我表明了身份,说为了保护江秋平,让我今后有什么情况直接向他汇报。”

    李牧野认真听着,道:“谢谢你选择相信我。”又问:“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没有别人知道,只有我母亲跟他是青梅竹马,张家兄弟跟霍泽有不共戴天的仇恨,这件事只有我母亲知道。”

    “他们处心积虑多年,当然不只是为了解救我们,但我相信如果他们的计划成功,我们至少会比现在生活的更好。”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被卷进来并不在计划内,原本他们另有人选,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换成了你,他们命我设法与你接触,把指令转达给你,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目前为止,整个计划唯一的意外就是霍泽让你进了天机组。”

    “如果没有这个意外,我作为厨子,在原本的计划里应该做什么?”

    “我不知道,他们本来打算在今天通知我的,但因为你身份出现变化才临时修改了计划,但我想这其实不重要,反正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摧毁不夜城。”

    “你相信他们会成功吗?”

    “我希望他们成功,本来我们毫无希望的。”

    “你有没有想过霍泽为什么会忽然让我加入夜魔天机?”

    “我……”

    “你记不记得那天晚上我对你说过,这件事还没完?”

    “你究竟要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他们和你们都太小看霍泽了。”

    “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他已经知道了太平会的计划?”霍静珊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那天齐地先一步来找我,通知我加入夜魔组织的消息,当时我就想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后来霍泽跟我在那小院里单独见面,我们谈了一些关于虫地师门户里的事情,然后他就力邀我加入天机组,从那时起我就意识到齐地的消息是他故意泄露的,目的是让我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接受位置的变化,同时也在不惊动你们的情况下破坏了太平会原本的计划。”

    “我不信!”霍静珊难以接受,道:“这都是你凭空臆想出来的。”

    李牧野叹了口气,道:“因为世"qing ren"心太复杂,所以江湖才会如此险恶,霍泽能走到今天凭的是本事不是运气。”

    “我还是觉得你的推断缺乏事实支撑。”

    “如果我假设他从一开始就瞧破了我的易容术,你就会明白,咱们在那天晚上的酒席上编造的谎言根本没有效果,而他一直在装傻藏拙,等待着太平会图穷匕见的一刻。”李牧野道:“加入天机组这件事对我,对太平会,甚至对霍泽来说都是个十分突然的事情,原本他是想让我去九层珐琅塔的,但因为呼雷豹的死让他察觉到了一些事,所以才改了主意单独跟我见面,目的就是近距离来确认他的猜测。”

    “你的意思是他当时已经看出你是易容的了?”霍静珊质疑:“可他既然看破了你的伪装,为什么不当场把你拆穿,却反而对你委以重任?”

    “自然是因为这么做有可能给他带来更大的好处。”李牧野道:“那天在酒席上江秋平按照他的意思故意点出呼雷豹死在你我手上的事情,其实就是为了让我相信他还没看出我的伪装,稳住我的目的,是为了让你们和太平会的人确信这个计划还可以继续执行下去。”

    “你不觉得你把他想的太聪明了吗?”霍静珊道:“你的伪装在我看来天衣无缝,关于呼雷豹的死因,我们给的理由并不全是编造的,他怎么就能从那件事中判断出你和我有问题?”

    “我只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他。”李牧野道:“你还不明白吗?对于霍泽这种人,如果一个人有问题,只需要怀疑就足够判死刑了,如果没有更深层次的目的,又怎么会容你我继续活下去?”

    “我忽然觉得你甚至比他还可怕。”霍静珊见鬼似的盯着李牧野,道:“如果你这些推断最后被证明是真的。”

    “太平会的那位张副会长也不蠢,他很可能已经察觉到了情况有变,所以才会修改目标,而你们却毫无所觉的继续盲目寄希望于他们。”李牧野道:“假如我百分百按照他们要求的去做了,后果很可能是,我毒死某个大人物,给不夜城带来巨大麻烦,你们继续执行逃走计划,太平会的人及时撤离,根本没有人接应你们,霍泽损失固然惨重,而我得付出生命代价。”

    “江秋平是太平会的人,张俊义也是,如果霍泽有所察觉了,他们怎么会一点都不知道?”

    “可如果江秋平不是太平会的人呢?”李牧野道:“我之前跟燕鸿飞谈了一次,他当时故意跟我说了一些事情,我不确定他出于什么目的,但我通过他说的话,更确知了霍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及江秋平对不夜城的过往贡献,在我看来,没有人能在霍泽身边卧底那么多年,尤其是这个江秋平。”

    “所以你才那么坚决的要知道太平会在不夜城中的主事人是谁?”

    “是的。”李牧野听出来她已经开始接受自己的观点,满意的点点头,道:“整个计划已经暴露,不管是太平会还是不夜城都各有自己的算盘,如果我们遵照他们的意思办,最大可能就是你们和我都将是他们之间斗争的牺牲品。”

    霍静珊不是笨人,李牧野的分析和推测有理有据,是结合了世"qing ren"心做出的客观判断。对她来说,理解起来不难,但接受的过程却有些残忍。

    “江湖,江湖。”霍静珊呢喃自语着:“实在是太可怕啦,正如你之前说的,跟这些老江湖比起来我们太幼稚了。”她的脸上流露出悲伤绝望之色,痛苦的看着李牧野,问道:“李大哥,我们是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了?”

    “只有死了才可以谈绝望!”李牧野决然的语气说道:“咱们都还活着呢!”

    “你愿意帮我们?”霍静珊眼中恢复了一点神采,目不转睛的看着李牧野。

    “我不是神佛,普度不了众生,所以你必须以客观理性的态度做好迎接失败的准备。”李牧野沉声说道:“从你选择信任我,把太平会的底细和盘托出的一刻,我就已经决定不会置身事外。”

    “我们骗了你那么久,你真的还肯帮我们?”霍静珊难以置信,神情复杂,有三分怀疑更带着七分感恩。

    李牧野道:“这么说也许会让你感到不舒服,对我来说不夜城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顿了一下,接着又道:“而最有意思的就是认识了你们这些霍族女儿,我这辈子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扮演着一个无耻混蛋的角色,甚至我自己都已经认可了这个身份定位,毫不夸张的说,我跟霍泽其实是一路人,所以我才能对整件事和他这个人做出这样的判断。”

    “可你还是决定要帮助我们了,李大哥,你是个好人。”

    “你又错了。”李牧野道:“好人面对这些事的时候不可能做到如我一样理性,一开始我对你们并无同情之心,对霍泽兄弟在不夜城的所作所为也并非无法接受,甚至直到现在,我还在想着怎么从这件事当中捞到好处。”

    “我不懂你的意思。”

    “不懂没关系,只要知道我会帮你们脱离苦海就够了。”李牧野道:“记住我的话,不管明天发生了什么,都不要按照太平会的计划去做,把一切交给我!相信我的判断,如果霍泽只是想要你我的命,早就动手了。”

    “李大哥,我宁愿相信你!”霍静珊道:“但请你记住,如果你让我们失望了,我们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