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珐琅塔上夜话江湖百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二章 珐琅塔上夜话江湖百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种手技必须是童子功,在很小的时候,当手指开始发育时就长时间用浓醋浸泡,至骨软皮皱时用力拉长,直至肿痛不能动弹时,再以紫河车,也就是胎盘晾干研磨成粉再混合芝麻和竹笋的汁液做成的膏来涂抹治疗。功夫未成以前,要用高山牛的奶涵养着,伤势养好后再用浓醋浸泡,膏药涂抹,牛奶涵养,如此反复直到养的手指如蜘蛛脚一般。

    这两根手指敏锐异常,灵巧非凡,出手的时候轻如风拂快似流光,才算彻底练成了。就算是练成了,也还要经常用高山寒地的牛奶来涵养,以保持其敏锐活性。

    这种技术非但是邪门歪道,而且需要忍受极大苦功才能略有所成。小康年代,大家温饱不愁,谁还能舍得自家孩子去吃这份苦,最后只练成一门违法乱纪小偷小摸的技术?所以,这一门的小贼虽然不少,练成这手技的却是凤毛麟角。

    这个燕鸿飞年纪至少也在五旬开外,看上去笑容和蔼,内在里却必定是个狠角色。

    霍泽赞了一句李兄弟果然渊博,又指着最后一个穿灰色中山装,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的男子介绍道:“这位是江秋平兄是咱们天机当中的寿星佬,左道奇门中有鱼龙幻术派,以星、丸、方、剑四门奇术闻名江湖,江秋平大哥可是集大成者,你看皮相不过四十出头,其实比我还大两岁嘞。”

    李牧野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便不由心中一惊,因为曾经不止一次从许道人口中听到这个名字。

    江湖代有人才出,纵然是民智开化的太平盛世里,江湖奇人凋敝的时代,江湖文武榜上的名字也常常会因为时光流逝而更迭,几乎很难出现某人霸榜多年的牛逼情况。而此人却位列江湖文榜四十年,虽然从来不在十大术士之内,却始终占据着第十一的位置。

    许扬尘也是左道奇门中人,对这位门户中的大叛徒知之甚深。

    这江秋平于三十年代在远东出生,父亲是个身负绝技走江湖撂把戏的手艺人,母亲是日本垦田移民,同时也是黑龙会成员。江秋平出生在这个汉奸家庭,从小耳濡目染,完全以日本人自居,后来跟随父亲学了一身左道幻术,却在十五岁那年认为父亲的血统问题玷污了他,亲手杀害了父亲。

    这个大魔头最让人不齿的是害死父亲后,在很多年当中跟寡居的母亲同居一室,并且终生未娶。本来其中内情外人不得而知,直到其母在六十岁那年过世,江秋平不知所踪,工作人员在其家中发现数具幼小畸形的尸骨,人们才知道那些年这个魔头在家中对他母亲做过什么。

    而他干的第二件名扬江湖的事情则是,在八十年代初的时候跟随日本神道学家西村林勋访华,借着学术交流的机会,施展幻术偷走了巴蜀朝天观中的一本重要经卷,乃是葛洪亲笔原著的海内孤本。而后赠予其母族在奈良的黑龙亚洲民俗博物馆。消息传出,巴蜀朝天观的老观主白无尘惭愧自尽。江秋平一夜之间成了玄门大敌。

    此事引来武榜第一的玄尘对其发出江湖追杀令,江秋平在国内无处容身,连在日本的家也遭遇了灭顶之灾,此人却神奇的逃脱过追杀,从此消失在江湖上……

    这些事在心中一闪念而过,李牧野神色不变,道:“久闻左道宗师江前辈威名,想不到今天竟有机会成为同道。”

    江秋平轻轻笑了笑,声音格外尖锐,道:“小老弟不要这么客气,进了一家门便是一家人,都是霍大弟的好兄弟,这前辈什么的就不要叫了,当年我在青海湖被巴蜀朝天观那些杂毛道人追杀,全靠霍大弟相救才苟活至今,从那时起老夫这条命便是霍大弟的,只要是霍大弟认可的兄弟便是老夫的兄弟。”

    这番话说的,政治正确,义气千秋,比起燕鸿飞的简单沉默和张俊义巧舌如簧的场面话来,显然要更符合霍泽的心意。

    酒席宴上,几个人纵论江湖,大谈国际国内形势。霍家兄弟开辟不夜城,成为江湖一方霸主却并不满足。

    霍泽虽然年过七旬却丝毫不服老,雄心不减,言谈之间都是如何扩大霍族在华人世界的实力,怎样提升霍族在西方地下世界主流圈子的影响力,很显然,掌控一个蒙古国的经济命脉完全不能满足他的野心。

    霍族的生意遍及世界各地,除了餐饮食品外,军火和铀矿稀土也是他们主营产业。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的贸易伙伴。不夜城每年春季都会搞一次十分高端的围猎活动,届时会有来自世界各地,名不见经传,却个个手握重权的实力人物前来参与。这些明面上的事情几乎全交给霍森主持,通常情况下霍泽不会露面。

    这几年国内经济发展迅速,共和国正悄然成为世界经济最活跃的区域,这些来自地下世界的大亨们对世界格局变化往往更敏锐。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一直用自己的办法在影响世界格局的变化。霍族早几年便进入国内市场布局。在内蒙和山西购置了大量矿山产业和土地。

    这般大张旗鼓的扩张,自然免不了跟国内近二三十年内悄然复归的江湖势力发生冲突。

    商业资源是有限的,有人得到就有人失去,这种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一旦升级到战争级别,手段往往无所不用其极。

    霍族偏居外蒙多年,前些年一直在西方主流世界开疆拓土提升影响力,全凭的是无孔不入杀人无形的夜魔组织的威慑力,以及霍森出色的商业经营能力,兄弟两个一文一武支撑起霍族在地下江湖的江山版图。此番战略转移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对手,对于敌人,霍泽从来没有手软过。

    霍族势力初入国内阶段,凭着多年积累,几乎是势如破竹的侵入到他们熟悉的行业领域,除了国家队外,一般的江湖势力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直到最近一阵子跟太平会对上才算遇到了真正的劲敌。

    席间他们谈论最多的就是如何对付这个太平会。

    古人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霍族在情报方面向来是舍得投入的,对于太平会,霍泽的了解要比李牧野深刻具体多了。据张俊义介绍,那会长洛珈王起源于南粤黄氏,具体名字不详,长相也没办法核实,只知道此人年纪不大,五年前才异军突起,一出道便登上江湖武榜,并挤掉李中华成为六大天王之一。

    这南粤黄氏本是紫云派黄守恭后裔。乃是潮汕闽南地区一个人脉势力深厚,传承一千多年的庞大家族。

    洛珈王是潮汕黄氏分支之一,家业兴盛于清朝末年,第一代建立基业的人叫黄曦烔,早年间跟随清末南洋工潮去到印尼打拼,最初时凭着幼年学会的剃头手艺谋生活。苦心积累,小翼经营,逐渐有了一点产业,在其妻的辅佐下,起早摸黑,通力合作,精心经营,生意逐渐做大。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中爪哇地区的甘蔗种植业及制糖业进一步发展。洛珈王的曾祖公看准时机果断出手,收购大量蔗田,开办糖厂,兴家旺业,终于得到紫云派闽南黄氏认可和暗中支持,至此走上商业兴家之路。创办银行,电池厂,棉纺厂,产业涉足各个领域,在国内国外的大都会城市建立商埠,几乎成为一时无两的商业大亨。

    直至抗日战争爆发,这黄氏一门被日寇强征战争税,黄曦烔宁死不屈,将日寇占领区所有产业悉数关闭。把三个儿子打发到南洋,自己却留在国内,最终死于抗日战争结束前夕。

    黄氏家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在南洋发展,百年积累下雄厚的实力,整个家族始终不忘祖训,一直等待着回到国内发展的时机。直到这洛珈王横空出世,才又一次回到国内拓展势力。一出手就笼络了数十位百亿级别的商界大亨,联手创立了这个太平会。

    这太平会实力雄厚,只在霍族之上,但其会内高层却只有三人,除了会长洛珈王外,还有副会长和军师二人。那副会长却是个来历神秘的人物,至今无人知道其真实身份,而军师便是当下在国内风头正劲的李奇志。

    在这个级别的商业纷争中,双方多半是先从商场上依照商务运行的规则争斗一番。霍族跟太平会之间这场争斗也没能免俗。不久前双方先在资本市场上明刀暗箭交手了数次,难分胜败的同时也让纷争逐渐升级。

    两个月前,夜魔组织专门针对太平会军师李奇志搞了一次不大成功的刺杀行动。至此彼此间算是彻底撕破脸,拉开架势准备用江湖手段来决定谁是胜利者。

    一顿饭吃罢,小野哥对当前形势有了个更直观的认知。霍泽之所以这么急迫的拉李三柏入伙,也许正是源自对皮日修这个月部虫地师的特殊手段的担忧,同时也是为了增强夜魔的实力,确保不久之后就要举办的那场春季围猎行动不出纰漏。

    而小野哥虽无称霸地下江湖的野心,却因为阴差阳错的际遇先与不夜城结下死仇,而后又在李奇志咄咄逼人的气势下与太平会闹翻,可以说跟两方面都有难以调和的过节,之前避过一劫,才从霍森安排的那场夜袭中脱身,随后便遇到了皮日修。眼下小芬身中奇毒,可谓是把柄落到了人家手里,眼下只能是硬着头皮配合太平会针对不夜城的行动。

    酒席间的话题转到了这次围猎活动上面。江秋平忽然转脸看向一旁服侍的几个霍族少女,冲着霍静珊问道:“珊姑娘,呼雷豹什么时候能过来?”

    天家无亲恩,霍族在地下江湖的地位堪称一方雄主。霍族子弟在不夜城中享有特权,但在霍泽兄弟心中,这些子孙后代如无特别才华和卓越能力,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地位是远不如天机组这几个老家伙的。这当中,霍静珊就算是比较有地位的一个了。

    霍静珊正自担心李牧野是否有变,给江秋平这冷不丁的一问,吓的机灵一下,手里的酒壶溅出几滴酒来!一时骇然,竟说不出话来,下意识的瞥了李牧野一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