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剑霜寒十四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剑霜寒十四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人在江湖,想要登峰造极就绝不能指望小人讲道义,正如身在欢场的人不能奢求伎女为你守身如玉。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大枭雄没有不经历背叛的。重要的是在没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以前,能吃一堑长一智,用最短的时间把经验学到身上。磨砺出一双睿智并锐利的眸子把身边这种小人筛选出来,不再委以重任。

    齐家兄弟的背叛几乎一度把李牧野逼入绝境,直到现在,小野哥也不能断定这哥俩究竟是不夜城的人还是已经背叛不夜城投靠了太平会。

    齐地还是那副忠勇刚直的样子,仅从面相看,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只见他满面堆欢,见面便道:“李兄好清闲呀,小弟特意来给你道喜的。”

    李牧野眼珠一转,问道:“齐兄弟这是从哪来啊?你是听到什么跟我有关的传闻了吗?”

    “李兄你还不知道呢!”齐地大惊小怪的:“大好事呀,泽大爷回城了,今天晚上点了你的将要吃你做的菜,你说这还不是好事吗?”

    “这算什么好事?”李牧野道:“我在这里就是一厨子,做饭给谁吃难道还不是应当的?”

    齐地道:“李兄说笑了,像你这种身具奇能的高人怎么可能一直当个厨子呢,之前森大爷之所以没具体安排你的差事只是因为在泽大爷回来,现在泽大爷回来了,李兄展露才华的机会也就来了,以你老兄的真材实料,相信一定可以进入夜魔,到时候兄弟这个推荐人还要沾你老兄的光得一笔大大的好处。”

    李牧野笑问:“能有多大好处?”

    齐地嘿嘿一笑:“钱不钱的是次要,重要的是泽大爷高兴,我们兄弟的日子就好过,这草原上的大户有几个不是仰霍族人鼻息而活的?”

    李牧野道:“说起这事儿来,我也还要好好谢谢你呢,要不是你们兄弟引荐,我怎么有机会进到这么好的地方来?”

    齐地道:“那要这么说,这件事其实还有博尔济吉特氏的功劳,要不是乌兰珠向我们推荐你,我们怎么会知道有李兄你这样的人物流落到草原上来了。”

    “那倒也是!”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李牧野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分析前后过程的时候忽略掉了一个细节。

    乌兰珠本来是说回家探亲的,却忽然决定留在草原不走了,这个转变十分突然。当时没觉得有什么,但如果把这件事放在太平会正处心积虑对付自己的时间节点中,就似乎有些不寻常了。皮日修的计划里,是让自己想办法混进不夜城去,齐家兄弟这条线是他们本来就知道的,乌兰珠应该不在他的计划内,可如果不考虑乌兰珠的存在,他又怎能断定自己在经历了那一晚的偷袭后,还能搭上齐家兄弟呢?

    要嘛齐家兄弟是太平会的人,要嘛就是乌兰珠被太平会操控了。

    这不是一个可以给出肯定答案的猜测,同时也是个李牧野不想去了解真相的疑惑。

    李牧野果断的放下了这个念头,不管乌兰珠有没有问题,做大哥都不准备跟小妹子计较。

    “李兄一旦进入夜魔,就不必常居不夜城了。”齐地说道:“泽大爷的夜魔组织里有佣兵,刺客和谋士,李兄老于江湖,阅历非凡,又精通驻颜养生之道,届时必然是谋士之列,到时候您手握权柄,还请莫要忘了兄弟。”

    “哦?”李牧野微微诧异的看着他:“齐兄弟,你这话说的未免太笃定了,是不是你已经听到什么具体的消息了?”

    齐地道:“消息肯定是听到一些,但这种事其实根本不用听消息也能判断出来个大概,兄弟这些日子跟别人侧面了解了一下李兄所在的门户,您这门户中出了两位文榜大术士,其中与李兄同为日部虫地师的高月龙更是位列前五,有神鬼莫测之能,连泽大爷都要敬三分的大人物,李兄是他的师弟,就算本事有所不及,也不会差的太多吧。”

    言下之意,霍泽既然十分看重高月龙,自然也会厚待你李三柏。

    “齐兄弟果然不愧是森大爷的心腹人物,对不夜城中的风吹草动都尽在掌握,看来今后咱们正应该常来常往啊。”李牧野抱拳客套道:“如果兄弟这次承你吉言真的进入到泽大爷的夜魔组织,日后必定要报答齐兄弟的举荐之义。”

    齐地跑来卖好等的就是这句话,闻言大喜,赶忙躬身还礼,道:“李兄是世外高人,兄弟不过凡夫俗子,能跟李兄结交一场已经是天大的福气,断然不敢想还报的事情。”微微顿了顿,又道:“只是有件俗气的小事情,需要在李兄进入夜魔后帮帮忙。”

    “说吧,齐兄弟有什么事情是我力所能及的?”李牧野淡然道。

    齐地稍微想了想才道:“是这样,小弟我有个侄子,前阵子给不夜城送货的时候认识了城里一个霍族第三代姑娘,难得两个孩子十分投缘,我大哥有意让他入赘进来,那女孩儿是泽大爷的嫡亲孙女,招婿入赘的事非泽大爷点头才能办,但是泽大爷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除了夜魔的人外,根本不跟其他人打交道。”

    “你想让我帮你侄子保媒?”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齐地躬身施礼,道:“我们兄弟实在找不到能接近到泽大爷面前的人了,只有厚颜祈求李兄相助,如能玉成此事,我们兄弟必有厚报!”

    “明白了。”李牧野点点头,道:“我尽力而为吧。”

    齐地闻听十分高兴,连忙道:“不管成不成,都足感盛情,泽大爷这会儿已经上九层珐琅塔,估计这会儿派来传唤你的人都已经在路上了,我就不耽搁李兄的正事了。”

    ??????

    李牧野怀着稍复杂的心情来见霍泽。

    齐家兄弟把自家的孩子都想入赘到不夜城里来,足以说明了他们跟太平会之间没有勾结。也就说明了乌兰珠跟太平会之间是有些猫腻的。这件事让小野哥有些失望之余,又不免猜测起她的动机。

    由爱生恨?还是为了她家族的那些人?又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乌兰珠喜欢自己这件事并不是秘密,她一直都是个直接甚至有点霸道的性子,有的时候受到王红叶的影响行事冲动比较任性。由爱生恨,一时冲动做出些出格的事情并不难理解。从这次见面的过程来看,她对家乡人的感情很深,对这片大草原有着很深刻的归属感,为了草原上那些女人孩子,她在不知深浅的情况下卖小野哥一次也非奇事。

    想到这里,就有些释怀了。

    紧随着一个身着夜魔组织灰色佣兵制服的男子一路走向九层珐琅塔。眼看着就要见到江湖武榜六大天王当中的人物,名垂江湖五十年的杀手之王。李牧野心中也不禁有些忐忑,对方是江湖顶尖人物,会不会看破了自己的易容?还有太平会正针对不夜城有所图谋,他在这个时候回来,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内在关联?

    夜魔佣兵在前,一路来到九层珐琅塔前,却没有推门登塔,而是绕过了珐琅塔,直接来到后院一间静室。

    停住身形,转身对李牧野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一转身站到了院门口。

    李牧野举步往里走,一进院子就看到一个灰白长发,身着古雅长袍的背影。

    “贵逼人来不自由,龙骧凤翥势难收。满堂花客三千醉,一剑霜寒十四洲。”那人悠然转身,那是一张超乎李牧野想象年轻的脸孔,这个人睁着一双神华内敛的眸子盯过来,自我介绍道:“我是霍泽,你可是日部虫地师门户的李三柏兄弟?”

    这也太夸张了吧!李牧野看着这张年轻的脸孔,跟霍森一比,哪里有半点亲兄弟的痕迹。更遑论这个霍泽还是霍森的兄长?难怪许扬尘说,对待那些顶级江湖人,不能以常理推断。如果一个人可以准确知道自己能活到一百二十岁,那么七十岁对他来说也还只是壮年。这种心态就会在精气神方面有所体现。

    在霍泽身上,李牧野看不到半分的暮气。

    这个人的气质就好像一口霜寒十四州的绝世宝剑,谈笑间又有着花间豪客的洒脱。他看人的时候,眼神如和煦春风,温暖又不容拒绝。这就是这座江湖里帝王级别人物的风采吗?

    “在下正是李三柏。”李牧野收摄心神,躬身施礼,不卑不亢道:“拜见泽大爷。”

    霍泽一摆手,道:“李兄弟不必多礼。”

    李牧野故意藏拙道:“泽大爷好文采,刚才那首诗做的很有气势!”

    “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霍泽道:“这是唐代诗人贯休的手笔。”

    李牧野嘿的一笑,挠头道:“我是个江湖浪人,肚子里墨水有限,不懂装懂,倒是让泽大爷见笑了。”

    霍泽温和一笑道:“李兄弟不必这么客气,如果不嫌弃,就叫我一声霍大哥。”

    李牧野连忙推拒道:“万万不敢当!”又道:“您是江湖前辈,年长我二十有余,岂敢与您兄弟相称。”

    霍泽笑着平易近人的说道:“没什么敢不敢的,当年你师兄高月龙三碗仙汤钓金鳌的时候我才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那时候他便已经是赫赫有名的文榜顶尖人物之一,却心甘情愿与我平辈论交,还给了我很多指点和帮助,至今想来仍感温暖。”

    又拍了拍李牧野的肩膀,道:“不许再拒绝了,就以兄弟相称。”

    “原来霍大哥跟我高师兄还是故交。”李牧野上道的接了一句。

    霍泽道:“说是故交其实是我高攀了,高大哥当年的风采威仪,堪称我辈楷模,哪里是我能望其背项的,只是承蒙高大哥不嫌弃,折阶下交还帮了初出茅庐的我一个大忙,至今仍铭记在心罢了。”

    他这番话也不知是出于真心,还是自谦的说法。李牧野对高月龙这个人的了解还只局限于名字,不敢贸然搭话,只好顺着他的意思说道:“霍大哥太谦虚了,以你今时今日的成就地位,早已不逊高师兄。”

    霍泽呵呵一笑,忽然问道:“李兄弟是高大哥的师弟,但不知这日部虫地师的本家手段,你学到了多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